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彼岸回 > 第十章 七祭
    “不就是想吃饭吗?等我卖了这些干柴,你们就有饭吃了。”古元站在平板车上,大声喊道。

    又过半柱香时间,两拨人马之间没有语言交流,高个子那边一众小孩就在不远处看着。

    “现在卖不掉的,早市都散了,没有人,谁买你的。”

    古元怒目而视,不过,内心思量,确实如此。

    “你过来,我问你,城内最缺干柴和腌肉的,是哪家?”

    高个子慢慢挪过去,仔细想着,“城内酒楼应该最缺,我经常看他们家买干柴,我还给他们搬过货。”

    “那好,前面带路,去卖给他们家。”

    “他们家今日买过了。”

    “那把明天的货卖给他们。”

    一众小孩带着古元在城内转悠了几圈,来到一个酒楼。酒楼三层,中间一个大门牌,“春香楼。”

    “春香楼,这是城内最大的酒楼了,看你的了。”高个子指着春香楼,神情有些忐忑,他也希望能卖掉,身后这一群小孩有一天多没吃饭了。

    古元从平板车上拿起几串腌肉,来到酒楼大堂,此时还是刚过早市不久,酒楼内并没有客人。

    古元径直向前,来到柜台。

    “掌柜伯伯,您在忙吗?”

    柜台内,一位老者正在算账,抬眼看向古元,不是富家子弟,穿着朴素,更像是农家的孩子,只是奇怪,这么小的孩子,敢来酒楼。

    “小公子来此做甚?”

    “您看这些腌肉,您是大行家,看一眼就懂了。”古元并没有夸耀自己的腌肉。

    老者拿过来,看了一眼,只一眼,就满眼惊讶之色。

    “野猪肉?”

    “嗯,年前三天,村里抓回来一头野猪,做了腌肉,您这要不要?”

    “小公子,你家大人呢?”老者还是一幅客气的模样。

    “爹,娘都生病了,我要卖了这些腌肉,还有一些干柴,回去给他们看病。”

    “那你家在哪?”

    “城外古家村。”

    “哦,听说过,山里的孩子,老伯伯也不欺骗你,腌肉和干柴,我都要了,给我看看有多少。”

    带着老者来到外面平板车上,老者看后,来到柜台,拿出二两银钱,还有二十多个小钱。

    “这二两银钱,能换两百个小钱,你不可弄丢了。”

    古元眼圈微红,低头鞠躬。

    “谢谢伯伯。”

    古元牵着老驴,小狼跟在后面,不远处,一群小孩远远跟着。

    老者摇摇头,看了一会。

    行至不远处,一个包子铺,古元手一挥,一个肉包子一个小钱,还有馒头,一个小钱能买三个。

    古元拿出二十个小钱,自己吃了四个肉包子,剩下都换成馒头,然后牵着老驴,慢慢的走向城门口。

    老者微微一笑,点点头,“不错,是个善良的孩子。”

    古元出了城门,自己坐在平板车上,平板车颠的厉害,还是下来牵着走。

    出了城门口一会,高个子从后面跑来,远远的大喊。

    “大哥,下次什么时候再来。”

    “不清楚,你们可以在城门口等我。”

    “好,我们每日都来这里等你。”

    () ()  回到家中,午时已过,古元弄了一些饭食给小狼,自己来到门口,练习了每个动作。

    然后修息一会,待至夜色渐黑,起床弄来晚饭。

    配了几根大蒜,城门口,有一位老人正好售卖,余石买了一些。用腌肉裹着青蒜,放在嘴里不断的嚼,很浓重的辣味。

    大伯和爹都爱吃,自己却有点咽不下去,忍着辣味,咽了下去,再接着吃几口米饭。

    借着月色,从家里拿出抓鱼的笼子,来到河边。也不知道怎么弄,只能凭着感觉,将笼子放在水中。

    感觉一只笼子不妥当,又在大伯家,拿出笼子,放在小河道中。

    然后回家,关上门,躺在床上,一会起来,将身体倒立,忍着辛苦,坚持了一会,跌倒下来,修息一会,再起来倒立。

    累的气喘吁吁。

    清晨起来,和小狼在外面跑步,小狼的速度也在不断加快,古元感觉自己如风般快速,却被小狼轻轻赶上。

    做了简单的早饭,面糊糊配上青蒜,面糊糊做的天衣无缝,就是面糊糊,和娘做的完全不同。

    小狼都抗议般叫了几声,无奈之下,还是吃了干净。

    吃完早饭,在门外开始练习动作,自己开始调整,怎么做更有威力。

    做完动作,开始练习倒立,尝试着翻了几个跟头,动作也是一般,摔的也挺疼。

    一个上午都没有修息,反复练习这些。

    午时,做了午饭,还是腌肉包了青蒜。饭后,修息一会,起床,背上竹篓,带着几根绳索,背上镰刀,别上尖刀,手拿尖叉,上山去了。

    山上,树木开始吹出嫩绿的尖芽,快要春天了。

    找到那些粗壮一点的树木,爬了上去,将其部分枝干砍倒,再削掉细枝,如此这般,弄了七八根,用绳索系好。

    放在山路上,背上竹篓,继续往山里去。

    察看周围的环境,寻找动物的足迹,找了一圈,就是没看到。按照时间,山里的这些猎物应该都出来了。

    没找到,就算了,学着爹和哥哥每次在家练习的样子,砍下几根藤条,做了几个陷阱,就下山去了。

    身后拖着树干,万般辛苦的带回家,一路磕磕碰碰,身上还摔了几跤。

    白日开始西落,把树干放在门前角落。吃了一些晚饭,慢慢的啃着青蒜,用辣味来刺激心中的苦寂。

    眼中闪烁着光芒,似乎有热乎乎的眼泪在里面,要下不下的。

    青蒜太辣了,爹怎么就不怕,哥哥也吃的挺有滋味,娘不让我吃,说我还小。

    晚间,又在朦胧的月色之下,练习跑步,快速的跑步。

    睡前,又在练习倒立。

    清晨起来,先是在河边检查了鱼笼,有几条小鱼在里面,那就是好事,鱼笼放的没有问题,看看有没有要改正的地方。

    收拾好鱼笼,还是如昨日这般,砍柴,找猎物足迹,检查陷阱。

    往复几日,均是这般过来。

    这一日,月色大亮,古元多跑了一会,温度开始回升,流了不少汗水。

    来到河边,清洗着自己,温度虽说回升,还是没有摆脱掉寒气。

    要习惯凉水洗澡,爹和哥哥就是这样,虽然冷,抗下,就过去了。

    () ()  回到家中,练习倒立,然后修息。

    白日照耀,上午练习跑步,各项动作,吃过午饭,修息一会,然后又去上山。

    今日有了一个大收获,抓到一只大兔子,还有一只山鸡。

    古元犹豫不绝,山鸡在山里晨叫,以前讨厌,现在越来越靠这种叫声来把握时间了。

    不管了,先吃了再说。

    回至家中,剥了兔皮,鸡毛,清洗内脏,都弄干净后,把一些不吃的内脏扔给了小狼。

    小狼闻了一下,看看古元,有点疑惑,不过,还是慢慢的吃了下去。

    把鸡和兔子都剁碎了,在铁锅里面烧熟,也就放了一点盐。蒸了腌肉,这次蒸的多一点。

    满满的三个大菜,找来一个菜蓝,放入其中,又放了三碗米饭,三个小酒杯,三双筷子,在大伯家找到果子酒,没找到白酒,估计除夕喝完了。

    拎着去了坟地。

    摆好了菜和饭,倒好果子酒,古元重重的跪了下去。

    “头七,我给忘了。”眼泪滴落下来,哪是忘了,一个只有六岁的孩子,哪能想到做这些。

    “最近才想起来,你们都不要怪我。”

    “菜,酒都在这,三叔,四叔,五叔,六叔,七叔,八叔,你们都在一起吃吧,我就不挪了。”

    “我把野猪肉卖了一些,吃了一些,以后我要经常去城里,先和长辈们说说。”

    “今日是七七,你们先吃点吧,需要什么东西,就托梦给我,我再烧下去。”

    古元磕头,然后调整方向,对着大山,也是摆好了饭菜。就倒了,重新倒满。

    也是跪下,叩头,感谢大山对古家村的照顾。

    收拾回去,热热这些菜,慢慢的吃着,倒了一点果子酒,一口下去,嘴里没有任何反应,拿起一根青蒜,咬了一口。

    这个晚饭,吃了半个时辰。

    有点微醺,收拾碗筷,倒床睡去。

    清晨起来,收拾好老驴,带着一车的干柴,腌肉,往城里走去。

    小狼在身后跟着,长了不少,比刚来时,大了不少。

    走出村口,回头又望向坟地,又是两行眼泪流下。

    扭过头,又继续往前走。

    又在早市过后,进了城门,还是上次那个守门的伯伯兵丁。

    古元深深的鞠了一躬。

    城门口,就有两个小孩在等着,看到古元,立马跑了过来,大哥,大哥的喊着。

    古元没有表情,只是看向二人,“在前头带路。”

    另一个小孩中途朝另一个方向跑去,“大哥,我去找大个子。”

    待到古元来到春香楼门口,一众小孩都在门前等待,高个子大小孩没有说话,只是笑笑,露出一口白牙,微微带点黄色,笑得很腼腆。

    “大哥,都一位你不来了。”

    大哥两个字,喊的不是很清除,古元怒目一瞪,没有理他,径直朝着春香楼走去。

    一会出来,牵着老驴,来到包子铺,坐在那里,要了六个肉包子,慢慢的吃着,小狼也坐在板凳上,啃着一个肉包子。

    高个子大小孩带着一众小孩,在边上吃着馒头,扔了小钱,离开了包子铺。

    “你们在哪里落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