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彼岸回 > 第十一章 归元诀
    高个子大小孩在前头带路,一路曲折,几经穿梭,来到城墙边上一处大院。

    “这里是我家,我爷爷还在时,这里是我家一个分院,城内的大院被官府收回去了。”

    高个子停顿片刻,“以后你也可以住在这里,房间多,随便挑。”

    古元也没说话,院子中,有一个大梨树,把老驴拴在梨树上,扔给高个子二两银钱。

    “去买点粮食,锅碗回来。”

    高个子大喜,“锅碗不用的,家里有,买点粮食就可以了,黍,稷都买一点。”

    转身,高个子飞奔而去,身后跟着几个大一点的孩子。

    古元察看了院内结构,房间挺多,房门多处损坏,屋顶也是破烂不堪,不露的房间更少了。

    不一会高个子回来,一众小孩生火做饭,旁边一个女孩,用腌肉炒了青蒜,很是好吃。

    古元看了一眼那个女孩,还算清秀,心灵手巧之类。

    吃罢午饭,古元找了一处房间,还算干净,原先是几个小孩睡的地方,和古元差不多高,加上古元,也不算挤。

    几个小孩准备出去,被古元叫回,说道,一起挤挤。

    下午,古元去了城内转转,高个子带着古元,就两人在外面游荡。

    看到一处房屋,也算旧房,里面有朗朗读书的声音。

    古元看了一会,高个子在旁边说道,“这里读书还算便宜,买一点束修就可以了。”

    古元给了高个子一两银钱,“去买点来。”

    高个子飞奔,不一会,就赶了回来。

    古元拎着东西,在外面等着,半柱香的时间,里面的读书声停了下来,里面走出一位老先生。

    “何事?”

    古元深深鞠躬,“我想识字。”

    “爹,娘何在?”按照常理,孩子识字,应有爹娘出面。

    “爹娘都久病在床,不好见人,打听到您这里收了好多穷人家的孩子,特让小子来您这里读书识字。”

    “嗯,态度还算恭谨,虽不懂礼,可以慢慢学,进去吧。”

    “老师,爹娘久病,我还要照顾他们,弟子想上午来您这读书识字,下午还要去干活。”

    老先生沉默片刻,又看看古元的双手,已然懂了,心中凄然,“多懂事的孩子?”

    “多大了?”

    “再过几日,就到六岁了。”

    “嗯,难为你了,进来吧。”

    古元进入屋内,在客堂摆放了十几张小桌,有十名孩童正在抄写,古元全是小一点的,还有一位与古元差不多年纪,最大的,也就十二三岁般。

    古元安排在侧面前排,开始练习写字,有供誊写的模本。整个下午,古元都在写字。

    晚间回到高个子大院内,古元练习着各项动作,倒立,又在外面带着小狼跑步,由慢及快。

    第二日,上午,先是跟读,后面自己单独写字。

    下学后,和先生告假,要回去劳作,先生点头应允。

    与一众小孩吃过午饭,修息一会。古元起床牵着老驴,离开青峰城。

    至傍晚,白日西落,古元带着小狼,去各家转悠了一圈,寻得一些银钱。回到家中,又做了一些晚饭,与小狼吃罢,去坟前轻轻跪下。

    “古元又干了不孝事了。”古元轻轻的说着,在每个坟前点了一柱香。

    这是今日在城内买的,除夕之夜,看到大人们祭祖的时候点过,今日问过高个子,于是买了一点。

    () ()  在坟前跪着,等香燃尽,再磕头回去。

    在外面小径之上,疯狂的奔跑,小狼在后跟随。

    一人一狼如同比拼般你争我赶,交替着前进,如此跑了一个时辰,大汗淋淋。

    古元来到河边,清洗了一番。

    回到家中,先是练习一番动作,然后锻炼倒立,疲倦之后,才沉沉睡去。

    第二日,起了大早,吃了早饭。来到城门处时,红日也才刚刚升起,慢慢的来到先生这里,在外面练习写字。待到学生都来之后,古元在后面跟读,之后,先生讲了一篇文章,古元不甚理解。

    不过,古元最重视的,还是写字,只能模样相似。

    下午,来到马市,从各家找到的银钱放在一起,买了一匹瘦小的马匹,配上马鞍,马蹬,骑上之后,离开青峰城,一路小跑,回到古家村。

    时间还早,背上竹篓,镰刀,绳索,别上尖刀,手拿尖叉,上山去了。

    砍些树干,再去看看陷阱,收获几只猎物,检查一下陷阱,准备下山。

    看看天色,时间尚早,把竹篓放在一旁,别上尖刀,手拿尖叉,带上小狼,慢慢的走向山顶。

    来到大石处,在上面站立,遥遥远望,古家村一览无余,八户房屋历历在目,哪户是谁家,都能很清晰。

    古元笑笑,从大石上跳下,还是向上走去。

    来至前山山顶,却看不到古家村的模样,往后看,后山也显的巨大巨高。

    举目望去,这一条通向后山的山路,已有一些青草正在发芽,夹杂着一些小树苗。

    而在近处青草之下,碎石之上,却有一片血迹斑斑,古元一惊,双眼微皱,看向周围,没有多余的动静。

    古元抬步向前,慢慢的向前挪去,尖叉紧握在手。

    走近草丛,用尖叉在前,山路的草丛本就不深,都是短草,一眼望去,也是一目了然。

    循着血迹不断向前,来到第一个断裂之处,血迹渐浓。在断裂处看向断裂的另一面,还有一片血迹,范围较大。

    “血迹新鲜。”古元双眼微合,在心中慢慢的盘算。

    “难道是野兽搏斗的痕迹,可是不像,野兽不会跃过去。”

    古元站立不动,断裂之处很深,山脚外围极广,天色也是渐渐暗了。

    古元倒退而去,从山路往下,回到家中。

    依然是吃饭,练习,跑步。

    在河边洗完,夜深之后,躺在床上,脑子里面还在思考着山上的血迹。

    待至天明,吃过早饭,并没有去青峰城,而是看向大山,背上平常带的东西,先把陷阱都改成活扣,不容易至死。

    然后带上竹篓,绳索,镰刀,别上尖刀,手握尖叉,带上长棍,继续向上走去。

    还是来到前山山顶,一目望去,还是如昨日一样。

    来到断裂之处,依照上次跃过断裂之处的动作,重新做了一遍,最后来到上次止步的地方,也是断裂之处有十丈之余。

    在此处,能看到下方有一摊血迹。

    卸下竹篓,将绳索连接,一头系在一块大石凸起的部位。另一头系在自己的腰上,慢慢的往下探索。

    下到刚刚看到的血迹之处,看了下周围的环境,并没有特别的地方。

    又下探了一段距离,还是没有发现,不过目光所及,能看出下面还是有一些血迹,那也就是下面可能会有所发现。

    不过绳索太短,已经下到尽头,古元只能往上。

    () ()  目测了下方深度,断裂之处很深,只能下次多带点绳子。

    回到上面,只能下山,血迹具体止步在哪,以后再说吧。

    又砍了一些树干,拖下山。

    时间也到了午时,小狼在周围环绕,这是它与古元相处的方式。

    吃罢午饭,修息一会。

    起床,继续练习每个动作,待至白日西落,拿起镰刀,将树干截成一段一段,上部削尖,手臂粗细。

    削了二十余根,正好塞满了竹篓。

    又去河边,把鱼笼收起,里面已经聚集了不少小鱼,都不大,胜在量多。

    古元全部倒出来,又把鱼笼放下去。

    回到家中,收拾了一份小鱼干,晚饭就是鱼干就饭。

    剩下的小鱼,全部收拾好,用一点油脂刷锅,将小鱼干全部煎熟,撒上一点碎盐,轻炙一会,就盛起来。

    晚上继续在山里跑步,然后在河边洗澡,练习每个动作,倒立,吃了一些小鱼干,最后修息。

    起个大早,骑上瘦马,一路小跑来到城门口,红日也是正好升起。

    来到高个子大院内,栓好瘦马,给他们一些小鱼干吃,小孩子都挺开心。

    古元去了先生那里,说明昨日匆忙,没有来得及向先生告假。

    跟读,听讲,练字,下学。

    午时过后,在集市买了四捆麻绳,每捆近十丈,不知道连在一起,够不够长,先回去试试看。

    骑马回到村里,上山,并没有去断裂之处,只是察看了陷阱和鱼笼,砍了几根树干。

    如此几日,待至三月中旬,先生吩咐,后日休沐两日。

    下午,古元骑马回家,高个子带着两位个子不矮的乞者,牵着老驴车跟着古元回到山村。

    到家后,把干柴堆上老驴车,带上几只活的猎物,就让他们回到城内,并未让他们进屋。

    第二日来临,一切照常,没有变故。古元在河边洗澡回去,早早睡下。

    待至天色大亮,背上准备的,来到最大的断裂之处。

    栓好绳索,一根接着一根的接下去。

    拉紧绳索,身体开始下探,来到上次止步的地方,血迹已经被露水侵染变淡,中间又下了一点小雨,不管如何,还是要继续下探。

    下探中,在合适的地方插入木尖,将绳索打个结,固定好绳索,不至于太过摇晃。

    继续下探,有几处的血迹明显增多,沿途,用镰刀砍掉碍事的树杈。

    一直下落,三捆绳索用完,接上第四捆绳索,下探了不多距离,正好有一处凸起的石头可以落脚。

    站稳之后,面前一片树枝遮掩,用镰刀砍掉树枝,剪除干净,是一方小洞。

    古元抽出尖刀,往里走,先是一片黑暗,用尖刀的反面反射一点光线进去,近距离判断没有危险。

    待双眼适应了里面的黑暗,大致可以看到里面的陈设。

    这是一个小方洞,四四方方,和家里的客堂一般大小,里面躺着三个人,门口处,一个中年人模样,不过,须发全白,应该是老者了。

    在其胸口处,有一个布袋,接口松散,古元等待一会,用镰刀勾着袋口的丝线,将其拉出。

    打开袋口,里面有一本书,书上写有三个字,“归元诀。”

    不过,古元看到这本书,心中有一个猜想,“这应该是仙人的练功秘籍。”

    不过,接着,就是一丝烦躁涌上心头,“爷爷的,不识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