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彼岸回 > 第十四章 陈南
    在归元宗那面巨大的平台上,靠着一边的峭壁边沿,有一间小小的木屋,屋内陈设简单,只有一面蒲团放在里面靠墙边缘。

    而在蒲团边上,古元躺在那里。

    强烈的巨痛刺激着古元,此刻,昏昏沉沉,过往的记忆片段在脑中不断的盘旋。

    在漫天飞雪中,世界是静悄悄的,大伯牵着老驴车,从城内赶完早集回到村中。古元跃到树上,从高处远远看着,老驴车由远及近,走的极慢,一根竹藤放在手上,而双手背在身后,在前面慢悠悠的向前走,老驴很有默契,在后面静静的跟着。

    雪路难走,老驴却是轻松,再看车后,两个大小孩正在推着老驴车。

    大伯面带微笑,回头看了一下大牛。

    “牛娃,累不累?”

    “大伯,不累。”

    听到这一声问答,古元在树上轻轻的摇晃,“不累。”

    “大熊哥,你累吗?”

    “以前我一个人推,也很轻松,不累的。”

    老驴车来到近处,大伯看了一下树顶上,哈哈一笑,又摇摇头,口中轻语,“长大了,也是一个棒小子了。”

    古元从树上跳下,学着大牛一般,在后面推着老驴车,看着大牛甜蜜的笑着,又看看大熊,还是甜蜜的笑着。

    老驴车来到村内,来到古元家的门口,却是微微的转向,向着村子的西边慢慢走去。

    古元大急。

    “大牛,我们到家了。”

    “大伯,大熊,我们到家了。”

    三人并未答言,依然向前走去,古元紧紧的跟在后面,一步一步,想要上去拦住,却是抓不住任何东西,老驴从古元的身边轻轻的穿过。

    古元看着空着的双手,愣在那里,只能远远的看着老驴车来到村子的西边,那里,是每年祭祖的地方。

    那里也是古元将他们埋葬的地方。

    梦中,古元大喊,“大牛,回来啊!”

    “大牛,回来啊!”

    一声大叫,回响在小木屋内,穿透了木屋,有回响在平台上。

    蒲团上,白发老人正在打坐,睁开双眼,看向古元。

    “醒了,醒了就好。”

    古元双手抱头,在不断抽泣,又看向老人。

    “那两具尸身,是什么人?”

    “阴煞门,人间使者,其中一人修为深厚,收集天地生机,被李山发现,二人交战,最后你也知道了。”老人神色暗淡,看向古元,却面色慈祥。

    古元从身边拿出一柄长剑,“这是我在李前辈身边拿的宝剑。”

    老人抚摸着长剑,轻轻抽出,宝剑轻吟,银光闪烁,老人不怒自威,又插回,轻轻一笑。

    “且放在这里,待你成长起来之后,此剑就送予你了。”

    古元轻轻一愣,又从怀中拿出那个布袋,轻轻低语,“这是我在李前辈身上寻到的,里面有一本书籍,归元诀,我试着练习了几年,身体变的轻盈了很多,上山也很快,此次能够从瀑布下面往上爬,完全归功于它。”

    “好。”

    老人依然慈祥的看着古元,“看着我的手势,跟着练习。”

    老人说完,右手翻腾,掐诀不断,连续翻腾数次,布袋荧光环绕,瞬间不见。

    “在脑中能感受到吗?”

    古元大惊,“能。”

    此刻在脑中,布袋在其中漂浮着。

    想着打开布袋,尝试着拿出里面的东西。

    古元依法,打开了布袋,也看到里面的归元诀,小剑,还有布条。

    古元念头一变,小剑就出现在古元手中。

    又是念头一变,小剑消失不见,回到了布袋之中。

    古元拿出布条,面向老人,跪了下去。

    “这是李前辈最终留下的遗言,老人家收回吧。”

    () ()  老人郑重的收起布条,双眼红润,淡淡荧光,最后长叹一声。

    “小子是山那边古家村的孩子,四年前,除夕之夜,阴煞门挨家挨户,灭了村中所有亲人,爹娘大牛哥似有察觉,去了大伯家埋伏起来,这也是我能活命的原因。”

    “小子无意中寻到石洞,今日才知道,李前辈是我古家村的恩人。小子无才,想在山中为李前辈守灵,以报前辈之恩,以告慰亲人,古家仍是知恩图报,本心不忘。”

    “呵呵。”老人一笑。

    “你能将其送回来,就已报了这份恩情,无须记在心中。”

    “小子想去祭拜李前辈。”

    “嗯,会有人带你去的。”

    此时,门外走进来一人,向着老人一拜,正是那日两名中年人中年长的一人,转身看向古元。

    “可愿拜我为师?”

    古元一愣,瞬间又是惊喜。

    “可以学到仙法吗?”

    “可以。”中年人淡淡一笑。

    旁边,老人也是一声大笑。

    “小子古元,拜见师尊。”

    古元说完,中年人转身走出小屋。

    古元向着老人一拜,跟在中年人身后。

    沿着山路向下,整整两万步,这是古元独自生活的四年中,养成的习惯。

    躺在床上,数着呼吸,从家到山顶八千二百三十六个台阶。

    来到一处山谷,树木茂密,遮住了大部分光线,走在树荫小道,两边还有不少山林中特有的动物。

    只是,古元身后跟着一只青狼,顿时,这些小动物全部惊走。

    小狼却是乖巧,紧跟在古元身后。

    一条小溪顺着小道流淌,小溪内,数条小鱼在不断穿梭。

    行至万步,来到山谷里面,这里如春天般,花朵无数,古元在山那边都未见过。突然,一只大鹤从远处飞来,全身雪白,惊起山谷中数十只大鹤一起飞去空中,与之盘旋飞舞。

    大鹤鸣叫,无比动听,却能看见大鹤背上一位美丽的女子,拿起手中的长笛,轻轻的吹奏,乐音由远及近,美妙动人。

    这一下,彻底打乱了古元心中所想,本在心中数着步数,这下,彻底忘了。

    不是女子动人,而是她在天上。

    “要不要抢回去,可是大牛哥不在了。”古元摇摇头,在心中喃喃,“算了,等我能在天上飞再说吧。”

    突然,一声巨吼,青狼也是大惊,从远处窜出一只大白虎,身长一丈有余,高在半丈之上,全身雪白,站在一颗大石之上,向着古元身后的青狼怒吼。

    四岁多的青狼,已是成年。双眼看向白虎,口中轻轻低吼,也是突然窜出,与白虎纠缠一起。

    山谷内的白虎,胜在修为,常年吸收此地的灵气,也是不需要捕食,没有多少战斗经验,看到青狼,源于兽性的迸发。

    青狼在四年中,可是战斗无数,特别是后两年,青狼一狼独自呆在山中,捕猎为生,并且维持着高个子那群孩子对酒楼的供应。

    虽说白虎压制了青狼,青狼也在不断反击。

    中年人停下脚步,看着两兽相斗,目有深意,又看看古元,点了点头。

    “回来!”古元喊了一声,青狼立马退出战圈,尾随在古元后面。

    中年人在山谷内沿着山路绕了几步,转了几个方向,来到一处院内,这里陈设古朴,处处都透出一抹古色古香。

    常年在山林中与树木交往,古元一看这里的房屋,都是上好的木材,年代足够久,值不少钱。

    院子很大,房间向南,有房间六间,中间一间较大,西边三间,东边两间。

    古元随着中年人,来到东边第一间。

    “以后,你就住在这里。”

    “是,师尊。”

    “随我来。”

    () ()  中年人来到中间一间房间,这里较大,前面有一个大缸,里面放了不少热水,从缸内散发出浓郁的药香,闻一口,都心旷神怡。

    “脱掉衣服,进去。”

    古元照做,脱了衣物,光光的进去,心里在想,是不是师尊太爱干净,自己从山那边过来,身上脏兮兮的。

    “从这能看到外面,白日西落才能出来。”

    “是,师尊。”

    古元在缸内打坐,一会将头钻入其内,一会浮上水面。玩了一会,甚是无聊,开始熟悉平台上,那位老人教给自己的手法,不断熟练。

    这是控制布袋的手法,很是好用。

    待至白日西落,古元从缸内出来,扭扭身体,震掉水分,穿上衣物,来到里间,跪在中年人面前。

    “师尊,白日西落了。”古元轻轻的说。

    中年人点点头。

    “清理干净缸内,每日红日东升来缸内浸泡,白日西落出来,何时足够了,我会叫你。”

    “是,师尊。”

    古元退出里面,来到东边第一间房间,里面只有一个蒲团,并无其他陈设。

    古元就在房间内蒲团上打坐,运行归元诀,一夜无话,青狼趴在旁边。

    如此这般,每日红日升起,古元来到师尊这里,在药缸内浸泡,白日西落后,再回去,浸泡了三月之久。

    这一日,白日西落,古元清理干净缸内,来到里间,正欲辞行。

    中年人睁开双眼,看着古元。

    “身体调养的很好,药浴浸泡三月时间,体内的灵力彻底的稳定了,按照修行,你此刻应在炼气境第一层。”

    “应该是刚刚突破不久,没有师尊指点,你却能坚持四年,将其突破,天赋甚佳。”

    “也是因为没有人指点,才在体内留下如此不稳定的灵力。”

    “天地有玄黄之力,我等吸收之后,用来改造自身,同时排出体内杂质,使自身命格提升,命数延长。”

    “你因不知如何修行,导致体内灵力混乱,空有炼气境一层的修为,却不得用,只会蛮力。”

    “不过,你正年幼,无妨。我用药浴,帮你调整了气息,排出了杂质,你感受一下体内灵力的变化,心中念着归元诀就可以。”

    古元默念归元诀,体内一股气血顺着血脉快速游走,身体各个地方都如同在呼吸一般。

    古元立马伏下身体。

    “谢谢师尊。”

    中年人微微一笑。

    “山顶平台上,为本门宗主,也是我的师尊,我们师兄弟三人,我排第二,李山为大师兄。”

    “三人中,师兄修为最深,却也是最喜欢独来独往,常年不回山,在外面独自行走,专杀奸佞之修。”

    “那日,在石洞中,师兄应该是身有重伤,被人一路追杀至此。”

    “都快要回来了,却是晚了一步,死于山门边上。”中年人说完,神色暗淡,双眼朦胧。

    那是一个下午,一个少年正在与人搏杀,此人白发红颜,杀人无数。爹为公人,和五位叔叔联合追击,才与此人打个不相上下,奈何此人狡诈,用毒药先后毒倒爹和五位叔叔。

    幸好六人抱有必死之心,将其重伤。

    如此重伤,却不是自己能够力敌,爹和五位叔叔一直护住自己,最后关头,即使身死,也要必杀此贼。

    少年也是死战不退,恶贼毒药用完,只能与少年力战。

    少年拼着重伤,终将白发恶贼击杀,自己也是昏倒在地。

    待到师兄赶来,才将我救下,带回宗门。

    “我叫李山,从今以后,我就是你师兄了,你叫什么?”

    少年睁开双眼,看见面前一位中年人,还有一位年轻人,比自己稍稍大点。

    “我叫陈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