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彼岸回 > 第十六章 仙人醉
    院外,夜黑风高,古元轻轻的落在院外。

    陈南在房间内闭目打坐,脸上一丝微笑,又看了看隔壁房间那个一脸紧张的青元,脸上又换了一副苦笑。

    古元几个跳跃,轻轻的落在枝头,学着仙鹤一声轻鸣。

    灵兽院内,一个身影也是轻轻的飘落出来,飞向声音来源的地方。

    古元落下。

    “青云师兄想约青灵师姐出来见面。”

    “嗯,我回去和师姐说,怎么通知你?”

    “我就在这等,你快去快回。”

    稍等了一会,青瑶又飘了出来。

    “师姐不同意,说了,要一心求道,不想分心。姻缘之事,随缘吧。”

    “见一面也不行吗?”

    “不行,师姐说,等师兄修为突破了再说吧。”

    “好吧,我回去了。”

    “你就是来传话的,没什么要对我说的?”黑暗中,小丫头脸色微红,余光看向古元,静待回话。

    “你要好好修炼,师兄们都在等你修为突破脉境之后,找你呢。”古元说完,疾速飞起。

    小丫头很跺一脚,嘴里念叨,“臭青元,笨青元。”

    青云在沮丧,古元只是静静的看着,百无聊奈,走到院内,开始数着药株。

    还是一百六十二种,不多不少,这些天,也每人采走药株。

    古元很是纳闷,但师尊说的肯定没错,必有一些药株,形态相近,却不是一种药效。

    古元怕了下去,仔细的从茎部开始往上看。

    “果然有不同。”

    “十二种药株,叶形一样,茎不一样,分两类。”

    “七种药株,叶形一样,茎不一样,分三类。”

    “十五种药株,叶,茎都一样,颜色不一样。其中,两色六类,三色五类,五色三类,七色一类。”

    “二十二药株,外形完全一样,只是栽种的水分不一样,估计药效也不一样。”

    “师尊,弟子仔细探查,按照现在的分类,应该有二百二十五种药株,弟子就观察到这么多。”

    古元在里间向师尊描述了自己探查的结果。

    陈南面露笑容,“很好,从外形上看,确实如此。”

    陈南停顿片刻,“有没有想过挖开土壤,从里面观察药株的根茎?”

    古元一愣,“如此麻烦?”

    “呵呵,丹道哪是你看几日就能了解的。”

    “都挖开,会伤了药株的生长,徒儿想,等药株收获的时候,再观察他们的根部。”

    “你先去西边的药房,看看那些药草,再来决定,去吧。”

    “是,师尊。”

    古元躬身退后,来到西边三个房间,从第一间开始。

    药香扑鼻,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大部分药草都有认识。

    “形态一样,药效不同,共有十一种,是属于之前的哪一类?”

    “药效相近,形态却相差太远,共有七十二种,这又是哪一类?”

    “师尊,徒儿有点晕了,太迷糊。”

    “既然不是很懂,那就慢慢的熟悉他们,从他们出芽开始,仔细的了解它们的作用。”

    “是,师尊。”古元退出房间。

    “好聪慧的孩子。”陈南在房间内感叹,又看向隔壁的青云,轻轻摇头,“痴儿,怎可陷入进去。”

    古元来到院子内,从东边开始,看向面前的药株,那是几颗刚刚露出新芽的药株。

    () ()  双手掐诀,点在眉心,再次看向新芽,土壤下的部分也能看的轻轻楚楚。

    根部以极其缓慢的速度伸展,缓慢到极致,古元耗尽一天的时间才感受到这种变化。

    古元闭上眼,感受周遭的灵力变化。

    这种药株,也会吸收周遭的灵力来促进自身的生长。

    待至天明,一夜过去,新芽长大了一点。

    如此五日,新芽散出一丝沁心的气息,古元感受这种气息在体内引起的波动。

    “能够促进血液在体内流动的速度。”

    古元记下这种感受,又过三日,新芽从翠绿,变出一丝红色,芽儿也变成了一片叶。

    这三天,生长的速度极快,其上散出一丝明快的气息。

    “能够促进身体对灵力的吸收,不过有些缓慢。”

    又过五日,叶中红色不断变多,茎部也在不断伸长,从原先的一点,长到现在的一寸有余。

    散出的气息也有一丝浓重,淡淡的药香扑鼻而来,双眼睁开,双眼之间一股锐利直射。

    “能够促进双眼对灵力的吸收。”

    又过三日,红叶生长开始停滞,生机慢慢的沉淀,散出的气息不断厚重。

    三日后,厚重的气息依然在增加。

    五日后,厚重的气息不减。

    如此又过十日,气息不断减少。

    “开始收敛药力,藏精。”

    叶子开始枯萎,五日时间,枯叶掉落。

    古元看向茎部,灵力波动没有停止,土壤中的根部开始收缩。

    又过了半月,根部枯萎脱落,只剩下茎部在插在土壤中。

    古元伸出左手,轻轻的提出来。

    “师尊,生长过程中,每一个时间段,都有一定的药效,先是促进血液的流动,而后促进身体对灵力的吸收,最后是明目。”

    “促进你的血液流动,还是促进它自己的血液流动?”

    古元一愣,难道?

    “难道是药株自己促进自己对灵力的吸收,加速自己的生长。”

    “懂了?”

    “弟子懂了,每一株都有自己的一生,每个时段,都有特有的药效,看我们如何选择,师尊,是吗?”

    “是的,看你如何选择。”

    古元退出房间,“虽说在于我的选择,若是中间时段,就被采集,岂不是可惜了。”

    “可惜了,但是……”

    古元猛地转身,又跑进内间。

    “师尊,在中间时段采集了药株,甚是可惜,我可以用其他成熟的药株替换,这样,所需要的药效也会更加的有效,是吗?”

    “哈哈哈哈。”陈南大笑,看向古元,又轻轻点头。

    “那样,我就要熟知每株药株他们的生长过程,然后才能有更多的选择。”

    古元再次跑出房间,又来到院内的药埔,打坐下去,心念散开,感受周遭药株对灵力的变化,感受他们的成长过程。

    五日,七日,半月,一月,两月。

    雪在轻轻的下着,药株也在慢慢的生长。

    有的在吐芽,有的在散叶,有的在藏精,有的收缩进土壤。

    在不断的感受灵力波动中,古元也在不断的吸收周遭灵力,与药埔中的药株一起,慢慢的生长,也在吐芽,散叶,也在不断的藏精。

    终于,在雪停了之后,古元的修为到了炼气三层。

    () ()  屋内,陈南面露笑容。

    屋内,青云看着院内的师弟,感慨万千,“谢谢你,给师兄做了一个榜样。”

    此刻的青云,在其身上不断聚集着一个又一个小小的漩涡,身体内不断吸收灵力。

    又过几日,大雪依然纷飞,月色越来越淡,最后沉寂不见。

    古元睁开眼,走出院门,山里是没有过年的,只能在内心深处思念着亲人。

    仰头看向空中,无边的黑暗。

    “这么黑,应该是人间的除夕了吧。”

    古元轻轻点头,“应该是的。”

    又微微一笑,口中轻喃,“我过得很好,你们好吗?有一个小女孩傻傻的样子,我想着抢回去给你做老婆,可是,我们却阴阳相隔。爹娘,小元开始修道了,能在天上飞了,虽然时间不长。”

    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滴落,被地上的雪给吞没。右手一翻,一瓶白酒握住,轻轻的倒在雪地上。

    “阴煞门,不灭了你等宗门,誓不为人。”

    手中酒瓶爆裂,周遭灵力波动也在翻腾。

    轻轻的迈出脚步,慢慢的走向前方,这是一条小路,很小的一条小径,平时无人前来。

    行至千丈有余,来到一座坟前,这是一处很少有人知晓的地方,这一代弟子中,也只有古元经常来这里祭拜。

    修道之人,没有饮食的需求,却对酒有些情有独钟的喜爱。

    当然,普通的酒,是不醉的,而此刻,这些酒不是普通的酒,是山谷内的灵果酿的果子酒。

    仙人喝了也会醉,酒名:仙人醉。

    这是古元起的名字,山谷内都称为白云仙。喝完之后,感觉在白云中飘飘欲仙。

    在这里,没人认为自己是仙人。

    古元跪在坟前,拿出一壶仙人醉,又翻出两只酒杯,倒满。

    “灵元宗青代弟子古青元,拜见师伯。”古元将一杯酒倒在雪地中,举起另一杯,一口抽干。

    又倒满第二杯。

    “弟子古青元,感谢师伯报仇之恩,大恩不言谢,弟子粉身碎骨,也要阴煞门,宗门断灭。”一杯倒在雪地,一杯抽干。

    “师伯,不多说了。”将一壶酒倒在雪地,手中在拎出一壶,一口一口的抽着。

    一壶喝完,轻轻一笑。

    “仙人醉,不过如此。”

    又拿出一壶,一口喝干。

    “仙人醉,不过如……”

    一头栽倒在雪地中。

    而在不远处,正有两人也在饮酒。

    “师兄,怎的如此小气,学学你那徒弟,一口喝干一壶,那才是喝酒。”

    “喝完一头醉倒。”陈南轻笑。

    “他是修为不够,我等修为,岂是他能比的,师兄,你也抽了这一壶,这个,叫什么来着,仙人醉?”

    陈南举起手中的酒壶,一口一口轻轻的抿着。

    “在他心中,我等都是仙人,所以为仙人醉。”

    对面的中年男人,哈哈一笑,举起酒壶,学着古元,将剩下的半壶一口喝干,“仙人醉,不过如此。”

    中年男人又拿出一壶,又学着古元,一口喝干。

    “仙人醉,…不…过……”

    陈南大笑,依然在一口一口的抿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