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彼岸回 > 第十七章 念力
    “师兄,你可看见,师弟还是那样的师弟,陈南还是这样的陈南。”

    陈南继续抿着酒,半柱香时间,扛着师弟离开了这里。

    而当红日升起,照射在古元的身上,古元轻轻的动了一下,挣扎着抬起了头。

    面前一块玉碑,中间是竖行。

    “灵元宗李近现之墓。”

    下方还有两竖行,从右向左。

    “师弟陈近南。”

    “师弟白近草。”

    “原来师叔名字叫白草,这是好名字。”古元一阵偷乐。

    古元几个跳跃直接飞出,离开坟地,又是几个旋转,就能看到有师兄出来行走。

    一路招呼,整个山谷内师兄,都能知道这个从瀑布下面爬上来的师弟。

    至于背上棺木里面是谁,老人不允许说出。

    坟地这边也是灵元宗的禁地。

    山谷内范围极广,如同平地一般,被青峰山从外面包围起来,如同世外桃源。

    有数个区域是师兄弟们来切磋场所。

    此时,天色刚亮,不过,对于修者而言,并没有时间上的区别。

    不少师兄弟正在切磋,彼此之间相互交流修行感悟。

    正当古元折向另一个方向,一声大喊。

    “青元师弟,一起切磋一下。”

    “我的修为太低了,不和你们玩。”古元快速回着,速度却没有降下来。

    “古青元,不要跑。”一声女子的尖叫。

    古元一阵大汗,身体没停,也没回话。

    身后,青瑶快速飞来,这是一位炼气六层的仙女,其速度不是古元炼气三层能够媲美的。

    在数十呼吸之后,青瑶拦住了古元。

    “往哪跑?”

    “没有跑啊,师尊催我回去呢。”

    “不可能,师伯的性情我们都了解,不是急性子,你就是在逃避,不敢见我吗?”

    “师姐,真的不是,师兄还在等我呢。”

    “还在骗人,青云师兄正在那边和青山师兄切磋呢。”

    “怎么可能,我刚出来的时候,师兄还在修炼,这么快就出来了?你别骗我。”

    “不信自己去那边看。”

    “我不去,师尊命我快去快回。”

    “你怎么这样,我问你,你出来干什么呀?”

    “师尊命我送三师叔回去。”

    “你送?骗我,三师叔的修为,你起什么哄。”

    “昨夜,三师叔和师尊喝酒,有点醉。”

    “真的?”

    “当然了,我怎么会骗你,你想想,我每次说的话,哪一句有假。还有,青灵师姐为什么拒绝我师兄?”

    “没有拒绝啊。”

    “那怎么就不见面。”

    “一心一意修行嘛,还没突破脉境,怎么可以谈儿女私情。”

    “边谈边修行嘛。”

    “我不清楚师姐的想法,那你呢,怎么也躲着我?”青瑶气鼓鼓的问,脸色有些不高兴,也有些腼腆。

    “我躲着你干嘛,我在忙着呢,上面有师兄,喜欢师姐,都没成功,我这个师弟不能到处招摇,那样就对不起兄弟感情了,俗话说,长幼有序嘛,我得先把师兄的问题给解决了。”

    “对哦,你是师弟,不能跑到前面去了,哎呀,我怎么没想到。”青瑶一边感慨着,又看向古元,“你回去吧,我会劝劝师姐的。”

    () ()  古元疾速快奔,回到院内。

    而在山谷内的一个区域中,青云正在和青山比试手脚,二人修为不相上下,都是快要突破到脉境。

    二人双手握剑,彼此之间银光交错,一送一递之间,修为散发出着波动。

    颤抖数十回合,二人退后。

    “青云,最近进步不小,数十回合不落下风,怎么练得,进步这么大?”说话的是旁边观看的一位师兄。

    青云面色含羞,不能说被女孩拒绝了。

    “最近师尊看的紧,所以进步快了一点。”青云面色微红,赶紧解释。

    “二师伯确实严厉,你能进步这么快,也少不了自己的努力,我比你年长十岁,如今还没有突破到脉境。修行,一定要有感悟,也不能一味闭关,要经常出来与师兄弟们切磋。”青山在对面似有所悟的说道,眼神看向大家。

    “青山师兄说的不错,我们要多切磋,才能增强比斗技巧上的经验。”观看的一位师弟在旁边说道。

    “真正的战斗经验是在对敌中掌握,我等这种切磋,只能掌握一些简单的技巧,还是要尽快突破,去魔域内看看自己的实力。”另一位年长一点的师兄走出来说道。

    “是啊,魔域,九死一生,只有从那里杀出来的才是真正的强者,我等都有点肤浅了。”

    “我们这里应该有几位师兄快要突破了,到时结伴一起去。”

    山谷中的时间是漫长的,没有确切的哪一天哪一月,只有四季的变化,来计算一年。

    古元渡过了第十一岁的年龄,春天还没有到来,不过白雪已经融化了,在这个冬春交替的时间内,新芽不断的从土壤中钻了出来。

    “将这瓶丹药送到你三师叔那里,切记,快去快回。”

    “是,师尊。”古元躬身退后,去向白近草的院子。

    小路之上,也是弯弯绕绕,因为要快去快回,古元就不断的穿梭在树林之上,几个跳跃,就来到了“白草居”。

    很优雅的名字。

    院内,没有灵兽,没有药埔,没有花草,没有林木。

    只有一个大缸,应该说是一面大池,深有三丈,前后,左右,各有十丈,里面一人正漂浮在水面之上,不是躺在水面上的漂浮,而是树立在水面之上的漂浮。

    一柄长剑挥舞,人在水中漫步,一会疾行,一会停顿,一会跃起在空中,连续扭动身体从不同的角度刺出。

    古元在一边惊愕万分,这就是三师叔。

    水中的男人看向古元,“何事?”

    “师尊让我送一瓶丹药过来。”古元赶紧跪拜。

    “放在那边,过来陪我练剑。”

    “青元不敢。”

    “为何不敢?”

    “青元修为低弱,接不了师叔的剑招。”

    “接不了,才要练,接剑。”远处剑架之上,一柄长剑向着古元飞起。

    古元接过长剑,不知如何行事,却被白草右手一翻直接将古元吸入水池内。

    白草一剑刺出,身体在水中疾行,速度极快,却只有炼气三层的修为波动。

    古元一剑架开,身体却在疾速后退,这不是古元自己想退,而是被白草重力击打之后的疾退。

    “师叔,我接不住啊。”

    “废话,青峰山,能接住我的剑招的,能有几人,赶快招架。”

    () ()  白草又是一剑刺来,古元又是硬接,几招过后,古元已经退到水池的墙壁处。

    白草大喝一声,一道剑气劈开水面,直接奔向古元,大有将古元切开的架势。

    古元大惊,直接从水面飞起,纵身一跃,一剑刺向白草。

    “好,就要有这股气势。”

    古元腾空与白草战在一起,拼尽全力,却是越战越勇,不顾白草的力道反弹,也是大开大合的招式,杀的畅快无比。

    而在水中的白草,由于压缩了修为,得不到尽兴,只能耐心的接招。每一次向上重力击打,古元都是被震的右臂发麻。

    施展数个回合之后,古元开始轻碰白草的剑招,不再硬接,几个回合下来,白草大急,却又无可奈何。

    古元在空中翻腾,迅速倒退。

    “师叔,就到这里吧,我要回去了。”古元快速奔向门口。

    “小子,想走,没那么容易。”白草飞剑直接飞来。

    古元赶紧避开,右手持剑,与来临的飞剑交织缠绕。

    飞剑不比重剑,力道上要弱了很多,古元战起来较为轻松。

    飞剑上,灵力波动明显,古元小心应对,这不是简单的炼气三层的修为,而是压制修为的炼气三层,通过念力对飞剑的控制,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念力,为思之力,是你的想法的外延,通过对灵力的感知,间接控制实物。”

    “这我知道,可是没你这么熟练啊,飞剑也没你这么快。”

    “你才修炼多久,祭起飞剑给我看看。”

    古元将手中长剑向上一抛,飞剑稳稳的停在空中,迎向白草的飞剑,两剑交织缠绕,空中银光闪烁,灵力有轻微的波动。

    白草控制了飞剑的速度,慢慢的与古元纠缠。

    又战了数十回合,白草收回飞剑,从水中跃起。

    “炼气三层,能有这样的念力,很是不错,想来,你肯定下了很大的功夫,为何不在那边与师兄们比斗一翻。”

    “怕被师兄们笑话,不敢过去。”

    “有何不敢,别看他们许多炼气五层的修为,都没有你刚才的劲头,修为修的是勇气,就凭你刚才敢临空向我攻击,就很好。”

    “弟子明白。”

    “带酒了吗?”

    古元一愣,瞬间明悟,以三师叔这种性情,平时应该是好酒的。

    古元赶紧拿出一壶仙人醉。

    “师叔,是这个吗?”

    “嗯,很好,就是它,一日不喝,难受的紧,你师尊不让我多喝,说我心志不坚。”

    “酒乃闲情逸致之物,岂能常伴身边。”古元轻轻的说着,话语全是模仿师尊陈南的。

    “嗯嗯,不错,有几分神似,哈哈,还是二师兄有福,身边有你这个小机灵。不像我这,都是一群呆子,这种酒,都不会酿。”

    “师叔,那我回去了?”

    “嗯?身上就一壶?”

    古元又是一愣,看向白草,又转过身去,双手背在身后。

    “这种闲情逸致之物,岂能常伴身边。”

    神情,语气,与陈南极尽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