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彼岸回 > 第十九章 四层
    二人一狼出现在湖泊上,漫步回来。

    与来时的快速疾行相反,回来的不紧不慢,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哎呀,这么巧,你们也来魔域了,历练的怎么样?”说话的正是青瑶。

    “师兄,真是巧啊。”青灵向着青云抬手一揖,面色清秀,楚楚动人,如一朵花一样,正在绽放,又如蝴蝶般,在翩翩飞舞。

    青云抬手一揖,“师妹也来历练,真是巧合,一起回去吗?”

    “也好。”青灵飞舞起来,落在青云身边,花香四溢,在盛夏的白光照射之下,更是美丽。

    青云呆滞着,一动不动,险些坠落湖底。

    “师弟见过师姐,说来真是巧合,怎么没有一起进去呢,那样岂不是更美。一次,师姐能否带着师弟一起历练,和师兄一起太过乏味。”

    “好啊,我们四人一起,历练也会轻松许多,有个照应,也会有趣很多。”青瑶赶紧附和。

    古元会意一笑,露出一副感激的模样,说到底,这次进入魔域的时间也是青瑶通知的。

    古元告诉了青云,在外面等几日。

    青灵会意一笑,“好是好,不过,好像有些人并不乐意。”

    “谁不乐意?”

    青云大喝一声,“青元,是你吗?”

    “师兄,都怪师弟。最近,师弟观你一直沉沁在修行之中,怕你分心,所以,并没有等两位师姐一起历练,都怪师弟自作主张,请师兄责罚。”

    “这次就饶过你,下次一定要一起行动,你的修为最弱,两位师妹都可以护卫你的安全,师兄身上的担子也会轻一点。”青云说完,又看向青灵,“师妹,如此说好,下次一定要结伴而行。”

    “嗯,师妹记得了。”

    风吹着冷风,轻微的摇摆着树叶。

    落叶轻飘而下,又被轻风扫起,轻轻的漫天飞舞。

    秋天来了。

    秋风扫着落叶,吹动着古元鬓角的长发,吹起长衫的衣角,吹起周遭气体的流动。

    山顶上,那处瀑布上面,古元在感受着流水的轰鸣。

    在这里,已经站了七天,这是在冲击炼气四层,而这里也是古元特有的修炼之处。

    灵元宗,青字辈,只有古元能够在这里打坐修炼,这是老人特别的允诺。

    “炼气四层,是炼气境的壁垒,一旦突破,才是真正的进入炼气境界。”

    老人也在这里陪着古元。

    “天地之间,自有玄黄之力。吸收天地之间玄黄之力,纳入体内,藏于肺腑,历经脉入体内各处,淬炼自身,凝练体内元力,升华自身。”

    “最后归元于丹田,名为归元诀。”

    此刻,古元的全身皮肤上,分布着大量的灵力,慢慢的渗透进入。

    灵力晶莹透亮,又泛着微黄之色。进入体内之后,循着血脉流动,进入身体的肺腑之内,滋润着五脏。

    在五脏之中,云游一圈,被吸收之后,余下的灵力顺着血脉流动,汇聚在丹田。

    到此,方为一个循环之力。

    “将灵力锁住丹田,慢慢沉淀,形成自身的元力。元力不断积累,在日后的修炼中,会不断反哺自身,形成自身的内循环,循环不断,精元不断,修为不断。”

    秋风卷着落叶开始在漫天飞舞,在白日的照耀之下,带着金黄色的彩带直冲而上,飞去云霄。

    又在月色朦胧中,轻轻的飘落到峡谷深处,瀑布下的碧潭之上。

    () ()  风卷着落叶,带着冰冷的水汽,吹打在身上。

    冬天来了。

    而在后山密林深处,青狼在等待,等待灵元宗的弟子进入魔域内历练。

    远处,青山带着一名师弟疾飞而来,踏着湖面,飞速过去。

    待二人身影消失,青狼立马腾空跃起,也是踏在湖面,疾速奔向魔域。

    这是青狼随着古元从魔域回来之后,第二次进入魔域。

    循着二人散发的气息,追了上去,在一处树丛之中,一颗晶莹透亮的魔灵石躺在那里。

    青狼快速扑上,叼在嘴里,深吸一口气,慢慢的在嘴里咀嚼,又品咂两下,慢慢的咽下。眼神迷离,面色祥和,又在地上翻滚两下。

    片刻之后,起身离去,继续追踪青山。

    “突破了?”老人在旁边轻轻的微笑。

    “嗯,丹田之处,一股气机在旋转,元力磅礴,全身上下,精力充沛。”

    “呵呵,炼气四层,会带有生机再生,所有一切都是外在,内在的,就是生机延绵,炼气四层,已突破人之常寿,寿长增加一成。”

    “一成?太少了!”

    “哈哈,小子,贪心,你才不到十二岁,活的很长了吗?哈哈。”

    “弟子只有有感生命太短。师祖,您多大岁数?”

    “我嘛,记不得了,应该有四百岁了吧。”老人一副迷茫的样子,又似在回忆往事般。

    “您的亲人还在吗?”

    老人一愣,“亲人?”

    “呵呵,都不在了。”

    古元不再说话,仿佛碰到了老人柔软的深处,不便打扰,又仿佛是碰到了自己柔软的深处,内心元力在不断翻腾,刺激着五脏深处,一股心火不得不发。

    “啊。”

    瀑布上面,古元大喝一声,体内灵力爆发,口中一团火焰喷出,双眼赤红。

    良久,良久,不再言语。

    又过片刻,双膝跪下,朝着山的那边,深深的伏下身体。

    身体在剧烈的抖动,轻轻的抽泣。

    青狼回来了,留恋不舍的离开了魔域,这种享受美味的感觉,太过美妙,以至于,对灵元宗历练的弟子的渴望,成为青狼活下去的动力。

    身体,比第一次进入魔域前,大了三成,对于青狼族而言,这是无法想象的庞大。

    古元踏着飞剑,在天空快速飞行。进入炼气四层,体内的元力形成,灵力爆发性大增,有足够的灵力来支撑踏剑飞行。

    这是一种畅快淋漓的舒爽。

    飞下云头,落在院内,进入内室,跪在师尊面前。

    “突破了就好,能这么快就回来,心境很好。青云可是玩了两天才回来。”

    “师尊又在笑话我,当时高兴嘛。”青云面色微红。

    陈南看向青云,“你也准备,我看你应该要突破了,这几日,调整好心态和气息。”

    “是,师尊。”青云退了出去。

    “体会如何?”陈南轻问。

    “谢谢师尊的教诲。”古元轻轻的跪下。

    陈南一愣,轻轻的抚摸着古元的脸颊。

    “你才十二岁,还放不下吗?”

    古元一愣,静静的思索,不到六岁,就孤独的一人生活。

    一个六岁的孩子,一个人,一只狼,埋葬了整个村子的亲人。

    一个人上山,砍柴。

    () ()  一个人捕猎。

    一个人养活着自己,孤独成为内心中永恒的习惯,哪怕进城以后,遇到高个子大小孩他们,即使有他们的陪伴,也没有驱散内心中的孤独。

    哪怕此刻,在山谷中已经度过了将近两年,还是没有驱散内心中的孤独。

    “师尊。”

    眼泪从脸颊往下垂落。

    “弟子放不下。”

    古元全身伏下,身体却在颤抖。

    陈南轻轻的抚摸着古元的后背。

    “放不下,那就放不下吧,不要去想,也许有一天,你会放下了。”

    “嗯。”古元双眼朦胧,退出房间。

    走入药埔内,来到距离边缘五丈处,在那里打坐修炼,感悟药株的生长变化。

    雪又在微微的下着,落在山谷内,落在古元身上,落在后山密林中,落在青狼的身上。

    从青山离开魔域之后,没有其他弟子来魔域历练,青狼很失望。

    百无聊奈,又想着那美味的魔灵石,思考再三,轻轻的踏着积雪,走上了湖面。

    古元漫步在积雪覆盖的山谷中,沿着小路,又来到了“白草居”,院内,三师叔也在打坐,下首坐着两人。

    青和,青城,两人看向古元,面色温和,带着一点期待。

    又见古元两手空空,失望之余,还是起身。

    “青元师弟,你来了。”小一点的师兄,青城小开口。

    “青元见过师叔,见过两位师兄。”

    “今日来这何事?”

    “师尊说,后山积雪太多,会压坏了林中松木,让我等修为低弱的弟子去清理一下积雪。”

    “甚是,青城你去吧。”

    “师尊,弟子也想去清理一下积雪,最近都没有活动筋骨了。”青和也在旁边说道。

    “想要活动筋骨,可以在院内陪我练练,不必要去外面。”

    三师叔轻轻说道,突然,又眉头一皱。

    “不过,也好,你和青城去吧。青元,你留下来,陪我练剑。”

    古元一愣,正想退出院门,不料,被后方的青城一推。

    青和大喜,立马向前一步,踏出院门,关上院门,一气呵成。

    魔域内,青狼正在与一只魔鹿激战,青狼胜在灵活,魔鹿胜在勇猛。

    魔鹿的尖角不断刺向青狼,青狼在不断翻腾,利爪不断撕裂着魔鹿的皮肤,却又无济于事,这点伤势,无法触动魔鹿。

    找到合适的机会,利爪撕开了魔鹿的颈部。

    院内,只留下古元还停留在刚才的一愣之中,转而一想,不如痛痛快快的硬接下来。

    “师叔,弟子刚刚突破炼气四层,也正想让师叔检验一番。”

    古元亮出长剑,并未用飞剑,而是长剑直接刺向白草。

    白草呵呵一笑,也是亮出长剑,二人互相试探,挑,撩,劈,刺,砍,招招全力,剑剑刁钻。

    数十回合下来,古元也是脸有微汉。

    白草连劈几剑,如刀似剑般攻向古元。

    古元连接数招,气力用尽,一下蹲坐在地。

    白草上前一步,剑尖顶在古元胸前。

    “小子,今天你自投罗网,本师叔也不为难你。”

    “还不快快交出仙人醉,免受皮肉之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