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彼岸回 > 第二十章 着急了
    这是一次盛大的浩劫,一次史无前例的掠夺。

    直到古元拿出了自己的布袋,里面已经没有了“仙人醉”,白草才将古元放出白草居。

    古元没有停留,直接飞奔而去,在山谷中的小路上,绕了几个弯,来到“灵兽院”。

    “给你果子酒,你不要喝那么多,这东西还是很伤人的。”

    “我也很少喝。”

    “那怎么都没了,前天才给你五壶。”

    “刚刚去了三师叔那里,五壶都被打劫了。”

    “三师伯?,完了,师祖规定了,不许我们送果子酒过去,你还弄了五壶,二师伯定不会饶你。”

    “嘿嘿,师尊不会罚我的。”

    “为什么?”

    “你知道师尊怎么罚师兄的?”

    “禁足打坐。”

    “禁足的话,我可以一年都不出门。”

    “啊,那,那,就看不到你了。”

    “也是啊,就喝不到仙人醉了。我想知道,其他师叔那里,怎么没人酿造仙人醉?”

    “费那个事干嘛,想喝过来拿就可以了,除了三师伯,这是师祖定的。”

    “哦,好吧,下次我注意点,再去白草居,仙人醉不能带在身上。”

    古元转身欲走。

    “青元,能常出来吗?”

    “不能,师尊不允许,我也是出来跑腿,顺带着走走。”

    “嗯,知道了,那你以后出来,能来这里吗?”

    “当然会,长时间不见你,还有点想来找你。”

    “真的嘛。”

    “嗯,我回去了。”

    古元轻轻转身,离开了灵兽院。

    后面,青灵从院内走出。

    “傻青瑶,动情了。”

    青瑶看着古元远去的背影,微微失神。

    “师姐,怎么办?”青瑶一脸苦涩,脸色愁苦。

    “青瑶,你快十六了,青元还不到十二,他不懂你的心思。”

    “不懂吗?可是,我看他比青云师兄还要成熟。”

    “我也不知道,也许有些人天生如此,你要真的喜欢,等他长大点吧。”

    “嗯。”

    魔域内,青狼已是遍体鳞伤,不过,战力却越来越强。

    身躯已有半丈之上,脚下已经倒下三只大狼,前面还有一只大狼,身躯也有半丈。

    青狼身上的伤痕多数是被对方所赐,不过大狼也是不少伤痕。

    青狼跃起,快速强攻,不管多少伤痕,无法阻拦前进的脚步。

    大狼也在飞驰,这是狼性的不甘,一跃而起,利爪直接拍向青狼,抓向青狼的左边颈部。

    青狼微微侧头,利爪也是拍向大狼,也就在那微妙的缝隙中,大狼抓在了青狼的左边脸颊,而青狼抓在了大狼的右边颈部。

    大狼伏在地上大口喘息,眼中尽是不甘,却是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最终,还是闭上双眼。

    青狼抖抖身上的血珠,找到四颗魔灵石,轻轻的咀嚼,慢慢的享用。

    无边的幸福感涌上心头,眼神中一丝快乐,又有一丝怀念。

    那是在幼时,一头母狼在给他喂着碎肉,当时,好是满足。

    又是无尽的饥饿之后,古家人给他的一块碎肉。

    () ()  拖着疲倦又满足的身躯,慢慢的走出魔域,又要过一段时间再来。魔域内,魔兽的生长能力太弱了,青狼很是不快。

    又在无尽的黑夜中,古元披着满身白雪来到禁地。

    喝完一壶仙人醉,古元神清气爽,又拿出一壶,却被旁边的青狼轻轻的咬着胳膊上的衣角。

    古元淡淡一笑,将壶嘴对着青狼,慢慢倒下。青狼大口的舔吸着,不断摆尾,又在地上滚动了几圈。

    这只青狼,大了不少,也不知道在后山密林中吃了什么。

    古元继续与青狼喝着酒,两壶喝尽,又拿出一壶。

    “青狼,这可是仙人醉,嘿嘿,可是三师叔的最爱之物。”

    “每次去白草居,都要被榨去几壶,甚是心疼。”

    “不过,师叔也不白喝,与他试剑,也增加了我不少临阵变化的心得。”

    “这一点,正好补了师尊的缺憾。师尊的性子太静,师叔的性子猛,我相信,大师伯性子太刚。否则,他们不可能成为那么好的师兄弟。”

    “我发现啊,性子不同的人,才好相处,比如我们俩,你又不说话,就我说,你在边上听,六年了,我们一直没矛盾。我吃什么,你吃什么,我到哪,你到哪。亲人,我没了,你倒是一个。”

    “还有师尊,师叔,青云师兄,青灵师姐,青瑶,这个小丫头,她每次说的话我都不是很明白,我希望他帮助师兄,可是,又感觉怪怪的。”

    第三壶喝尽。

    又拿出一壶。

    “她应该不知道,我想把她抢回家,给大牛做媳妇,那她对我这么好,又为了什么?”

    “唉,不懂,还有,小狼,你天天呆在后山不出来,身上还有不少的疤痕,皮毛不整,后山里面是不是有母狼?你老实交代。”

    四壶喝尽。

    “小狼,我已饮尽三壶,仙人醉不过如此,不知师叔为何每次两壶就倾倒在地。你且看我,一口饮尽此壶。”

    古元说完,一口喝尽第五壶,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嘴中喃喃,翻了一下,抱着这只早已沉醉的青狼,深深睡去。

    远处,陈南和白草也在慢慢的饮酒。

    “此子聪慧绝佳,从我等性子,来判断师兄是性子刚接之人,心思细腻,好苗子。”白草目有深思。

    “不要转移话题,明知师尊不让你喝酒,为何还要忘了。”陈南淡淡的讲。

    “不饮不快,饮完才能心静。”

    “忘不了就是忘不了,饮了酒,醉了身,能醉了魂吗?”

    “醉不了魂,也忘不了人,这一生也忘不了。”

    “那日,我问青元,如此年纪,都放不下吗?他说,放不下。可是,你见过他忧愁,痛苦了吗?”

    “不一样的,师兄,不一样的。”

    “是不一样?结果呢,大师兄离宗出走,而你呢,从此愁眉不展。”

    “是我害了大师兄。”

    “好好教授大师兄的这个徒弟,他与师兄有缘。”

    “我知道。”白草喝尽最后一壶,起身离去。

    没有醉,心却碎。

    看似无情,心却有痕。

    陈南看着白草离去的背影,心中万分绞痛,“为了一个女子,师兄怒你不争,又对师尊满怀怨念,不该放手你的姻缘。当时,你若争一个天翻地覆,我们兄弟三人浪迹天涯又如何。”

    () ()  “定好过此刻,阴阳相隔,而你又是活在无尽的痛苦中。”

    陈南翻手拿出一壶,一口喝尽,看向古元。

    “还是你好,一人一狼,无尽快乐,不过,青瑶这个丫头,你要如何处置,若是喜欢,为师必帮你娶了。”

    “你这个师兄啊,性子……”

    陈南醉了,一头扎在雪地上。

    远处,一轮红日轻轻的升起,照耀在山谷之上。

    古元打坐在药埔中,距离边缘十丈有余,药埔中的药株,已经有十中之三被其深深的熟悉。

    而在院外,山谷被万般绿色所点缀,百花从中,无尽颜色争相斗艳。

    山路上,一人一狼正在漫步,而人正坐在狼的身上。

    狼是青狼,人是青瑶。

    而天正是春天的大好时光。

    “青狼,青元在干嘛呢?”

    从禁地回来之后,青狼就被古元禁足了,不允许离开山谷,又被青瑶看中,如此半丈有余,如白虎般的青狼,正好成为了他的坐骑。

    青狼摇摇头,对于成为青瑶的坐骑,很是不满,心中对于魔域中的那些魔兽,深深怀念。

    “算了,不管他了,我们去后山密林,摘灵果,回来酿酒。”

    青狼快速飞起,几个跳跃,来到密林,又在林中小径之上,绕了几处,一片极广的范围,都是果子树,形形色色,各种灵果,应有尽有。

    一柱香时间,收拾好灵果,青瑶骑着青狼,又往回走。

    来到了约好的一个区域,聚集着每个师伯,师叔的弟子,送出了果子酒,又骑着青狼来到陈南的院内。

    如自家一般,来到陈南的房间门前,下来,进去。

    “师伯,师尊让我送十壶果子酒来。”

    陈南正在打坐,看向青瑶。

    “许多时间不见你来,以为你不愿意来了,以后有时间就过来,院内,青元在修行,你们年纪相仿,可与他聊聊天,说说话。”

    “好的,师伯。”

    青瑶走到药埔中,坐在青元旁边。

    “你要修习丹师吗?”

    “为何这样问?”青元睁开眼,看着青瑶。

    “只有修习丹师,才需要熟悉这些药株。”

    “也好,若是可以,以后我也想成为一名丹师,如师尊那般。”

    “那多无聊,修习丹师,很枯燥无味。”

    “不修习丹师,修炼也是枯燥无味的,修炼本来就是这样嘛。”

    “谁说的,比如灵兽院,就很有趣。”

    “那是你,你看青灵师姐,是不是也很枯燥无味,很难出门。”

    青瑶静静无语,青灵师姐现在也被禁足了。

    “青元师兄在修炼吗?”

    “嗯,应该快要突破炼气,进入脉境了。”

    “那就好,师姐也要突破了,突破之后,我们就可以再去魔域了。”

    “嗯,这次一定要定好时间,我必须帮师兄解决这件事,你也要下功夫,不能让这件事拖下去。”古元的语气很是严厉。

    青瑶在一旁脸色绯红,害羞不已,口中轻轻低语。

    “你是不是着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