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彼岸回 > 第二十三章 白狼
    古元直上云霄,一剑斩下。

    金铁之声不绝于耳,长剑在手却不能削铁如泥。

    数十回合下来,古元退后。

    “全身坚硬如铁,长剑破不开,速度太快,飞剑很难命中软肋。”

    古元说完,一步踏出,直接飞起。

    身后,青狼不断啃食着魔灵石,周身泛起丝丝红润,青色的皮毛散出一丝白光。

    双眼荧光环绕,不断闪烁。

    古元上前,不断跳跃,只攻双眼。

    黑虎敏捷,双爪不断飞舞,护住双眼。

    一人一虎不断变化身影,辗转腾挪,变换不断。

    又战数十回合,古元退到一边,黑虎也在旁边残喘。

    身后青狼周身红润更甚,皮毛上白光散发的更多,双眼荧光消失,开始变得有一丝淡淡的黄色,一张大嘴不断咀嚼。

    古元上前,继续与黑虎战斗,念力操控着飞剑,快速射出,不断环绕在黑虎的双眼之间。

    黑虎大声咆哮,周遭灵力波动明显加剧,飞剑有些不稳。

    古元双手掐诀,收回飞剑,手持长剑直接飞出,继续环绕在黑虎双眼之间。

    黑虎一掌排出,古元长剑抵住,只觉一股大力袭来,震动古元快速退后。

    黑虎瞬间前扑,利爪直接抓向古元。

    古元疾速下落,长剑从右侧,直接切向黑虎腹部。

    腹部较软,长剑划出一条长长的剑痕。

    身后青狼周身红润开始消失,白光开始甚起,双眼中,黄色不断浓厚,昂起头颅,一声大吼,其声雄浑,直接震散周围的黑沙。

    青瑶看向青狼,周身皮毛大部分已是白色,双眼微黄,身躯快近一丈,只是,依然在低头啃食着魔灵石。

    古元变化位置,不断斩向黑虎的腹部,黑虎跳跃,速度极快,表面腹部被攻击,不断腾挪,正面攻向古元。

    数次将古元击退,好在黑虎的攻击不是太高,一身修为全部集中在身体的速度和坚硬上。

    古元避开黑虎的攻击,与黑虎缠斗,找准机会,在腹部和双眼之间不断变换身形。

    身后,青狼全身皮毛全部变成白色,双眼荧光再起,一股浓郁的精黄色泳起,身长一丈有余。

    一声大吼,雄浑有力,一步踏出,周身黑沙翻滚,灵力波动明显加剧。

    一步窜出,直接抓向黑虎。

    黑虎猛然加速撞向青狼,双双跌落在黑沙之上,青狼连续翻滚,落于下风,虽说不敌,却也不差太多,相对于以前的青狼,已有天翻地覆的变化。

    青狼爬起来,应该说,此刻已是一只白色的大狼,身长一丈有余,全身白色皮毛,双眼精黄之色,荧光环绕。

    白狼一声大吼,猛然加速,撞向黑虎,黑虎也是跃起,与青狼厮杀。

    数十呼吸时间,白狼全身多处撕裂,黑虎也是状态惨烈。

    白狼爬起,双眼精黄之色更浓,一声长吼,灵力波动瞬间加剧,一步窜出,与黑虎继续厮杀。

    古元疾速飞行,手握飞剑,瞬间切在黑虎的腹部。

    腹部柔软,而飞剑锋利,只是一瞬间,便撕开了黑虎的腹部。

    古元从黑虎的后身疾速窜出,黑虎轰隆一声,跌倒在地,努力挣扎,却无济于事。

    () ()  白狼轻踏几步,一爪抓在黑虎颈部,撕裂开来。

    撕开身体,没有魔灵石,白狼一震,望向古元,面色大急,围绕在黑虎周围,似乎在等待黑虎的尸体散开。

    古元也在寻找,看到一边的头颅,飞剑切开头颅,在里面弹出一物,却不是魔灵石,一粒白色丹药般跌落在地,如同大拇指般。

    白狼用两根指甲,夹住白丸,疑惑中望向古元。

    “这是魔丹,修为高深的魔兽才能在头部凝炼出一颗魔丹。”青云从后面走来,面色严重,“不能再进去了,里面的魔兽只会更强。”

    古元望向魔域深处,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白狼。

    “吃了吧,富贵险中求,你的修为都是吃来的,魔灵石已经不能满足你了,以后我们就吃魔丹。”古元微微一笑。

    白狼一声大吼,吃了魔丹,咀嚼数次,吞咽而下。

    跟在三人后面,往回而去。

    回到山谷,古元来到山顶平台上,拜见了老人。

    “青元拜见师祖。”

    “修为精进不少,知你来意。”老人拿起旁边的长剑,触手抚摸着,眼神中满是回忆,轻轻的闭上双眼。

    片刻之后,睁开双眼,运转修为,剑柄握手之处,“近现”两字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出现了“青元”两字。

    “从今起,它便是你的佩剑,世间不再有李近现,只有古青元。”

    “去吧,不要埋没了这把剑。”

    古元拜退。

    背着这把剑,来到了“白草居”。

    白草一愣,抽出长剑,双手触摸着自己的长剑,双眼朦胧。

    白日当空,却又漫天飞雪,师兄弟三人在苍山绝壁上恶斗邪贼。

    邪贼使一口精铁大刀,半丈有余,虎虎生威,舞的密不透风。

    大师兄淬骨境修为,二师兄脉境巅峰,只有自己修为才到脉境中期。

    邪贼淬骨境中期修为,大师兄拼的重伤,三人才将邪贼击杀。

    回宗之后,老人将精铁大刀融了,打造出三柄长剑给三人。

    白草飞起,在空中不断变换身形,只是在变换身形中,那一滴一滴的眼泪散了出来。

    古元一剑接着一剑,连续攻出三十六剑。

    出了“白草居”,回到师尊这里,看向院内的师尊,也是手持长剑。

    古元也是攻出三十六剑。

    又纵身一跃,连续几次疾行,来到后山禁地。

    在坟前,手持长剑,剑招不断翻腾,身形不断变换,最后跪立在碑前。

    在墓碑下方空白处,刻下一行小字。

    “古家村,三十六口,感谢师伯报仇之恩…古青元叩首。”

    转过身来,身后,陈南,白草,静静的看着。

    古元跪下,一拜到底。

    陈南点点头,走了。

    白草点点头,走了。

    古元收起长剑,静静的走在山谷小路上,极其安静的走着,身后跟着白狼,一只长有一丈有余,高有半丈的大狼。

    古元坐在药埔中,这片宽广的药埔,还有十中之四没有悟透。

    白狼走了,没有大吼,也没有依赖,它能明白古元心中的孤独,这也是属于它的孤独。

    () ()  这一坐,一直到了冬天,雪在纷纷落落,一尺厚,三尺厚,五尺厚。

    今年的雪特别大,在冬日里最黑的夜里,雪积累到了七尺厚。

    古元睁开双眼,站起身,离开了小院,走向后山禁地,一身炼气六层的修为慢慢的散出,又慢慢的收敛回去。

    墓碑前,拿出一壶仙人醉,慢慢的倒在雪地上,一壶倒完,又拿出一壶,轻轻的倒下。

    白狼也来了,卧在古元旁边,一身白毛和白雪已然分辨不出。

    拿出一壶仙人醉,放在白狼旁边,白狼伸出爪子,一把抓起,学着人的模样,仰头倒下,一口喝尽。

    轻轻的呻吟,在地上滚了几圈。

    一夜之间,古元就是在墓碑前静静的坐了一夜。

    “不要再去魔域,随我回去,不许离开我身边。”

    一人一狼,静静的走回了小院。

    古元又打坐下去,静待白昼与黑夜的更替,静待药株生与死的轮回,又或是死与生的转生。

    白日照在山谷上,雪已彻底融化,滋润了这片药埔,升华了每一株药株。

    十三岁了,古元轻笑。

    春日太短,青瑶来了一次,小丫头很是不满,却又开心,靠在古元肩头,两人不言语,就是静静的坐了一夜。

    天明时,青瑶亲了古元,离开了小院。

    夏日又长,古元起身,带着名贵的花卉十六株,来到了灵兽院。

    “青元拜见师叔。”

    “师尊命我前来,花卉十六株,都是师尊静心培养的,师尊看花,比看我们师兄弟都要重,说是师叔喜欢的,要用命护住。”

    “你小子,嘴甜,若真是你师尊来,我还不一定愿意呢,既然是你这个小机灵,师叔就同意了吧,只是,我很好奇,以后,谁替你出头,来我这说你的亲事?”

    古元抬头,看了一眼师叔,看了一眼旁边的青灵,最后又看了一眼青瑶。

    “弟子,不需要来求这门亲事。修为到了脉境,就把师姐抢回去。”

    “哈哈哈哈。”妇人大笑,“好,比你师尊强多了,哈哈,嗯,臭小子,师叔都有点喜欢你这小人了,这个回答,我满意,等你过了脉境,不需要你抢,本师叔亲自去,把你从不惑居抢到我这百花阁来。”妇人双眼迷离,眼神朦胧,眉头微缩,似有一腔愁怨。

    旁边,青瑶已经面红耳赤,青灵倒是大方,来到妇人身边。

    “师尊,不可给他好脸色,说不定啊,哪一天,不到脉境,你连青瑶都找不到在哪了。”

    妇人又是一阵开怀大笑,侧脸看向青瑶,“丫头,你会私奔吗?”

    青瑶满面春风,又如血般的害羞。

    “师尊,羞死了,我才不跑呢,我要守在这里,一辈子都不离开师尊。”

    “那不行,不能学师尊,一辈子呆在这里。”妇人轻声说着,“既然找到了,就去喜欢,这小子看起来冷漠,但是嘴甜,而其内心,他的师尊,你的二师伯说了:心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