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彼岸回 > 第二十六章 上宗使者
    两人一狼,从瀑布上面飞跃直下,落在外面大湖的湖面上,疾行而去,向下飞跃,踏着长剑,直接飞向山的那一边。

    古元将长剑变大,带着白狼,虽然飞的慢了一点,却也很平稳。

    从天空看向下方,一路之上看向山脊,断裂之处无数,有大有小。

    不到两个时辰,来到当时的那个小洞。

    古元落下,和青瑶进了小洞。

    这里是爹娘灵魂消散的地方,古元朝着洞内跪下,又朝向外面,跪下磕头。

    转身,再次飞起,不到半个时辰,来到了此行的尽头,那个凉亭。

    “亭中悠然观碧水,人前无意逐虚名。”

    青瑶口中喃喃,“好深的意境,好像一个隐士。”

    两人一狼慢慢的下山。

    步伐轻便,沿着熟悉的山路,慢慢的回忆,心随路转,情不自控。

    来到家门口,屋檐下,那个棚内,堆满了干柴。

    轻轻的推开门,屋内陈设依旧,却很是干净。

    正中的小桌,四张凳子,还是曾经那样摆放。桌上放着一个茶壶,两个喝水的茶杯。

    在桌子旁边,锅灶内,还有燃烧过的灰烬,小锅内,洗的干干净净。锅灶旁,那个水缸,其内,满满一缸水,旁边还是那两只水桶,能提水的那两只水桶。

    走到在屋门的另一侧,推开小门,里面还是那张木板床,淡红色,房内上有一床厚厚的被褥。

    双手捧起被褥,把头埋入进去,眼泪流进棉被里面,双肩颤抖。

    青瑶从后面抱住,静静的抱着。

    良久,古元放下棉被,整理好,还是按照原来的位置放好。

    在床的旁边,有一个木箱,里面放着一些木匠的工具,在墙上挂着一把木剑。

    古元拿起木剑,抽出。木剑也是擦的干干净净。

    将木剑举起,在手中飞舞,轻旋,很有当年的威风。

    “我乃古家村古元是也,来者何人,可敢与我一战?”

    “无知小将,连我大将古乐都不认识,吃俺一锤。”

    古元吃吃的轻笑。

    在墙壁一侧,还有一个小门。

    古元推开小门,里面也是一张床,上面铺着被褥,也是整理的整洁干净。

    床上两个枕头,古元轻轻的抚摸着外面的枕头,看着枕头上面一块水印,脸上浮现淡淡的红润。

    “大牛哥,你睡觉流口水了,你看这里。”

    “昨晚是你睡在我这的,口水是你流的。”

    “是我吗?不记得了,我人小,你不要骗我。”

    又拿起被褥,在手中反复的抚摸,人已逝去,终究是蹉跎了年华,熬过了岁月,回头时,物是人非,只留下忘不却的回忆。

    古元来到客堂,安静的坐在小板凳上,不言不语。

    青瑶也在安静的陪着他,眉目传情般,又有一丝忧愁。

    她在担心,古元内心又一次沉沁在痛苦的回忆中。

    她在焦虑,生怕古元会一蹶不振。

    而这时,古元坐了一夜,直到第二天,白日当空之时,古元才慢慢的爬起来,向外面走去,朝着那片坟地走去。

    白狼起身跟在后面,坟地修剪的很是整洁,已是初秋,草叶开始枯黄,不过还在倔强的站在地上,虽然只有矮矮的一层。

    () ()  在每座坟前,摆上一壶仙人醉,轻轻的倒在地上。

    跪下去,伏下身体,磕头。

    “古家村古元,年过十四岁,今日带着心爱的女子,拜见爹娘。”

    青瑶也跪在旁边,“青瑶拜见伯伯,婶婶。”

    白狼一声长啸,惊走了周围的鸟兽,也伏下身体,如做磕头般。

    好像在说,“小狼感谢活命之恩。”

    然后,来到老驴坟前,倒出半壶仙人醉,将剩下的一口喝尽。

    也在坟前静静的坐了一夜,待至第二日天明,白日正中,古元起身,拿出长剑,在坟前飞舞起来。

    一会踏剑飞行,一会用念力操控长剑,一会上,一会下,一会盘旋,一会翻转。

    待至夜色临近,古元牵着青瑶,来到河边,找到竹笼,将其起出。

    不少小鱼在竹笼中翻腾,还有一些个头大点的,在水边清理干净。

    古元回到家中,起锅烧火放油,小火煎着小鱼。一个个香脆可口,清香无比。

    青瑶笑着,“真好吃。”

    白狼也在大口朵硕。

    又在客堂静坐一夜,待至红日升起,古元牵着青瑶,沿着进城的小路,一路飞奔。

    白狼无聊的走进了大山。

    来到青峰城,古元沿着街道寻找曾经的足迹。

    早市上,人声鼎沸,有卖菜,有卖肉,卖油,卖柴,布店,粮店,形形色色,各式各样。

    琳琅满目,眼花缭乱,这是青瑶没见过的色彩斑斓的人间。

    小姑娘到处看,到处跑,想买各式各样的头饰,发簪,衣服店有各式各样的小女子的青春的服饰。

    只是,没有凡人能接受的银钱。

    两人身后,高个子开始续了胡须,手捧着一只布袋,在古元进城以后,他就知道了。

    现在,整个城内,所有乞者都聚集在一起讨生活。

    “回来了?”高个子笑着。

    “嗯,你们都安好。”古元也笑着,“谢谢你们。”

    “是我们该谢谢你,没有古家村,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有手有脚,怎么会活不下去。”

    “大嫂好漂亮。”旁边的乞者笑着。

    青瑶一阵娇羞,古元没有要钱袋。

    “她不需要这些,一时性子。”

    “这些钱不算多,我们在城内开了一个木匠铺。手艺都是跟你学的,当时,大家都是靠你活命的,这点学费,本应该是孝敬你的。”

    “好吧,应该要不了这么多。”古元接过钱袋。

    青瑶一路欢愉,头饰,服饰,买了很多,也吃了很多点心。

    一直玩到早市结束。

    高个子也一直跟在后面。

    又走到先生那里,不少孩童正在诵读。

    远远的朝先生鞠躬一拜。

    夜色渐黑,古元带着青瑶离开了清峰城,回到了古家村。

    往后几日,古元带着青瑶,白日上前打柴,下河捕鱼,晚间打坐修炼。

    如此半月时间,体会着大山中,猎户家的味道,体会着爹娘的生活,体会着古家村祖祖辈辈们的艰辛。

    而在山谷内,平台之上,此刻,天空中,正有几人,悄然飘落。

    () ()  而在平台之上,老人正带领着八位中年人,静静的等待。

    陈南,白草正在其列,连同百花阁的妇人。

    来临的众人中,有一位老者,三名中年人,还有一名年轻的修者。

    一共五人,全部青白色长袍。

    “灵元宗张柔拜见上宗使者。”老人在一旁躬身一拜,身后八位中年人一起跟着一拜。

    “张兄客气了,我等也是例行公事,来与张兄筹划明年的魔域之战。”老者哈哈一笑,接过老人的话。

    “多年不见,灵元宗越来越气派,后辈都起来了。近南,近草又精进不少,已到了踏天境的巅峰,不错。”老者不断说着,又转头看向身边的三位年轻人。

    “你等也要多多努力才行啊。”

    “遵长者令。”三人一起说道。

    “使者客气了,劣徒根基不稳,哪能和三位使者相提并论。”老人又客套了一句。

    “不提这些,年后,各宗聚集一起,脉境以上弟子的将进入历练,灵元宗脉境以上共有几人了?”老者开口问道。

    “现有脉境六十七人,淬骨境四十六人,洗髓境二十八人,踏天境都在此处,八人。”

    “很好,这些年,灵元宗潜心修炼,进展很大,待我等一观,如何。”

    “使者辛劳,请。”

    张柔领着老者来到平台高处,平台入口处,陆续上来灵元宗的弟子。

    片刻时间,分修为队列。

    “我等灵元宗弟子,拜见上宗使者。”

    “好,后生可畏。”老者远远看着,面色愉悦。

    其身后,那位年轻人正在不断打量着队列中的灵元宗弟子。

    “爷爷,男弟子八十九,女弟子五十一人,少了一个女弟子。”

    张柔在一旁,不动声色。

    老者看了一眼年轻人,轻轻一笑。

    又转头看向张柔。

    “让孩子们耍几式看看吧。”

    张柔抬手一挥,一旁的洗髓境队列脚踏长剑,疾驰飞行,迅速远去。

    数十呼吸时间,又飞回来,落下平台,再手持长剑直冲云霄。

    又是数十呼吸之后,落回平台。

    淬骨境队列也是如此,脚踏长剑,疾速飞行,只是速度上,要弱了许多。

    又是直冲云霄,长剑在手,挽着剑花,煞是好看。

    最后,脉境依然如此,脚踏长剑,疾行而去,并未远行,而是飞剑抬起,向上而起,在空中环绕了一圈,再落回平台。

    青灵,青云,刚刚突破脉境不久的,只能排在队列的后面。

    一番飞行,各自又飞回自己的队列。

    “都是好后生。”老者面色愉悦,赞叹一声。

    “爷爷,后面那个脉境女弟子,看起来不错,很漂亮。”年轻人在老者耳边说着,面色激动,眼神看向青灵,尽是亮光,炯炯有神。

    “哦,你这孩子,哈哈。”老者打个哈哈,又和张柔攀谈起来,老者一脸和煦,白日打在身上,一脸慈祥又是温和。

    “那个女弟子,我想带回归元宗,你看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