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彼岸回 > 第二十七章 隐忧
    青峰山外围,两个年轻的少年正在疾行,一会升空,踏剑而去。

    半空中,相视一笑,快乐的嬉闹。

    正是青春年华,光芒万丈的年纪,相约一起在外历练。

    两人一身脉境修为,历时半年,斩杀周边散修奸佞,情感极好。

    “师尊,我想带着近娴回家一趟,见见爹娘。”

    “宗门内,女弟子众多,可以考虑其他弟子,近娴不合适。”

    “我只喜欢近娴,其他师妹,我没感觉,师尊,近娴师妹一直都很优秀,您为什么不同意?”

    “不同意,以后不许再见近娴,不得再出院门。”

    “师尊,师弟与近娴师妹情投意合,一起长大,您为何不同意?”大师兄李现闯了进来,“师尊,弟子不懂,请师尊解惑。”

    “不同意就是不同意,你等休要多言。我与陈师叔已经商量好了,退下吧。”

    “师尊,为了宗门,牺牲师弟一生的幸福,值得吗?您舍得吗?”二师兄陈南安静的跪下,“请师尊三思。”

    “何意?”李现瞪大双眼,看向陈南。

    陈南跪在那里,全身伏下。

    白草也在看着陈南,又看向师尊,“请师尊解惑,徒儿想听您解释。”

    张柔闭上双眼,一言不发。

    陈南抬起头,眼神中尽是红芒。

    “师尊,难道一定要让师妹嫁与上宗,才能换来宗门的一时安逸?魔域不可怕,大不了我等师兄弟,进魔域而已。”

    “师尊,就让我等去魔域,换师弟一生幸福,可好。”陈南又言。

    “原来这样?”李现明悟般,看着陈南,“我是大师兄,怎能让你去。”

    “师尊,让弟子去魔域吧,弟子修为最高,应该可以应付。”

    “此次魔域之战,脉境之上,全部参与,为师不得已,才换来宗门一时安逸,将修为提高到脉境巅峰之下,无须参与魔域大战。”

    “魔域大战,百年一次,百人者,生还不足一成,若是你们去了,能活着回来吗?”张柔极其温柔的说着。

    “若是以师弟和师妹的幸福换来的安逸,李现不取。”

    “弟子李现,今日拜别师尊,从此后,天涯海角,不再回宗。”

    李现向着张柔,跪下磕头,起身,右手飞剑刺向心脉边缘,一股心头之血如剑般流出。

    “大师兄。”陈南大喊。

    白草颓然的坐在那里。

    沉默片刻,陈南看向白草,“意欲何为?”

    白草冲出房间,找到“丹霞岭”,这是青峰山内一处特殊的区域。

    “师兄,师尊不让师姐见你,你回去吧。”一位小师妹出来说话。

    “不见吗?”白草惨笑。

    “师兄,还是不要见了吧,师姐快要去上宗了。”

    “这么快吗?”白草颓然倒退几步,“也好,你告诉她,我等师兄弟,谢谢她。”

    伸出右手,手中握有一物,一块小石头,二人在人间游玩时,看到的一块白玉石。

    “把这个交给她,就说,天上飞来飞去的那只鸟,飞走了。”

    “鸟?”

    “呵呵,谢谢。”

    白草静静的走向远方。

    “师兄,你看,那只鸟真好看。”

    “是的,不过只有一只。”

    “是啊,不知道它在飞来飞去干嘛?”

    () ()  “应该是找她的情人吧。”

    “好像找不到的样子。”

    那只飞来飞去的鸟,飞走了。

    可是,在山谷内,多了一只飞来飞去的草。

    陪伴他的是一只不再飞的二哥。

    还有在那山谷外,多了一只飞来飞去的大哥,大师兄。

    “我一生只有三个弟子,都是深得我心,两百年前,你为了你儿子,抢走了马近娴。你可知,直接灭了我三名弟子,一个出走宗门,一个不再问事,一个走不出心魔。如今,你还想毁了我的徒孙。你可知,这个丫头已经许配给我的徒孙了,我做的主。”张柔面色淡雅,语气却是有力,没有多余的闲话,也没有如两百年前的那一丝犹豫。

    “张兄哪里话,姻缘天定,既然没有在一起,就是缘分未到。我观这个丫头还是处子之身,既未成婚,哪来的许配。张兄,你要考虑清楚。”老者轻微一笑,淡淡言语。

    “考虑的非常清楚,这个丫头,就是为我的徒孙的,别人不许碰她。”张柔也是温柔一笑。

    “难道宗门你都不要了吗?”老者言语激烈。

    “宗门当然要,不就是去魔域嘛,灵月宗遵循就是,大不了宗门覆灭,”

    “恐怕没那么容易。”老者站起身来,面色恼怒,“这个丫头,我要定了。”

    “哈哈哈哈。”张柔狂笑。

    “王克,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若不是想在这里抢人吗?”张柔怒极,不留丝毫情面。

    “好,今日我就出手看看,你如何拦住我。”

    王克一个剑步踏出,直接飞向远处的青灵。

    张柔也是怒极,同样一步踏出,却被王克身后的一人拦住了去路,两人交战在一起。

    而在远处,灵元宗的八位踏天境都在注意着这里,看到王克出手,百花阁的妇人也是一步踏出,瞬间将青灵护在身后,口中急言。

    “还请王前辈三思。”

    “李近玲,这也是你能问的。”王克并未停手,一掌抓去。

    李玲一步冲出,“既然你为老不尊,晚辈就来试试。”

    也是一掌拍出,轰隆一声,一声巨响,李玲口吐鲜血,巨大的修为差距,不是她能承受的,身体直接飞到平台边缘。

    “区区踏天中期,也能阻我,不自量力。”

    王克又往前一步。

    另一边,张柔气急,大力一挥,毫不留情,一掌拍飞阻拦的中年人。

    瞬间一步挪移,接住王克,二人战在一起。

    彼此之间毫不留手,片刻之间,数个回合交手,周围灵力散发出浓郁的波动。

    “张柔,你敢阻我。”

    “王克,废话少说,如此抢人之事,你都能做的出来,无知可笑之辈。”

    另外两人也是一步冲出,想去联手攻击张柔,被陈南,白草截住,四人战在一起。

    两人修为也是踏天之境,但是并未到达巅峰。

    数十回合之后,两人均是败落下来。

    陈南,白草并未停手,直接一掌拍出,震飞一人,空中残留一片红色。

    白草也是如此。

    三人均是重伤在身。

    王克眼见如此,愤怒至极,怒吼一声。

    “张柔,所有后果,看你如何承受。”

    “走。”

    王克带着三人,还有自己的孙辈,匆忙离开灵元宗。

    () ()  “所有弟子回去修炼。”

    张柔来到李玲面前,点住身上几处脉络,又喂了一颗丹药。

    “回去打坐,不要动,需要一段时间修整。”

    “是,师叔。”李玲双眼泪流。

    山上陷阱捕获了一只野鸡,古元将其清理干净,散了一点盐颗,用荷叶包住,外面包裹了一层厚泥。

    在山间挖了一个小洞,散上枯木,在里面燃烧起来。

    过了半柱香时间,将火扑灭,等待了一会,用小棍将其拨弄出来,等凉了一会,敲破厚泥。

    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古元轻笑,撕下一只鸡腿,递给青瑶。

    “好吃,你怎么会做的?”

    “那你想想,我一个人过了四年,怎么不会弄这些。”

    “还有什么我没尝过的,赶快露出来,最近食欲不振,真好吃,好多年没吃食物了。”

    “时间过了,山间好多虫子,都是好吃的东西,不过,现在进入冬季了,虫子都没了。况且,要回去了,再有一段时间,师兄和师姐就要婚配了,不能回去迟了。”

    “好吧,总感觉没有玩够,以后我们要多出来历练,太好玩了。”

    “嗯。”

    又玩了几日,二人怀着恋恋不舍的心情,离开了这片大山,离开了古家村。

    不到半日,回到了山谷。

    山谷内,静悄悄的,古元在平台之上,拜见了老人。

    张柔抚摸着古元,没有说话,目中带着不舍。

    又看向青瑶,微微一笑,“好丫头,回去你师尊那里吧。”

    古元,青瑶遵命,回到各自师尊那里。

    陈南微笑,也是抚摸着古元。

    “你很聪明,我很欣慰,好好修炼,这一段时间,心情应该放松了不少,人生本应该如此,带着爱侣,游历天下。”

    古元开心的笑着,“我们以后也会经常出去历练。”

    “嗯,好,等你师兄的婚事结束,你们就出去游历看看。”

    “好。”

    古元退出房间,走进青云的房间。

    “师兄,怎么了?脸色不好。”

    “有吗?还好吧,很长时间没见吧,玩的好吗?”

    “嗯,魔域出来后,你和师姐出去历练吗?”

    “不知道,事情都不是很确定,到时再说吧。”

    一丝不好的念头在古元心中慢慢的升起,回来后,所有人都有一丝丝的不安。

    古元呆坐在房内。

    带着不安与期待,迎来了大雪纷飞。

    雪下的很大,很厚。

    连续几日的大雪,几乎封住了山谷,古元带着白狼,开始在山谷内清理树上的积雪,有不少树枝都断裂开来。

    回来后,古元开始布置“不惑居”,这次从青峰城买了不少喜庆的贴纸,门对,红花。

    又去了灵兽院,也给这里贴上了喜庆的红色,只是青瑶脸色绯红,眼神之内似有一些不安。

    “是不是感觉到有一丝不对的地方。”

    “没,别瞎说。”

    “那你怎么不开心?”

    “师姐要嫁人了,当然会不开心。”

    因为这个吗?古元在心里轻轻的问自己。

    不是因为这个,那又是因为什么?

    看向院内的百花阁,那里,妇人不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