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彼岸回 > 第二十八章 灭宗
    红红的喜庆,覆盖在了大雪之上。

    婚礼简单,没有多余复杂的过程,跪拜了天地与师祖,师尊之后,大家嬉闹了一阵,就各自散去。

    在山谷一处僻静之地,古元早早就盖起了一间木屋。

    修者的木屋不需要过多的装饰,除了喜庆之色,就是一张床,几个蒲团。

    当夜色临近,古元离开了木屋,青瑶幸福的依靠在古元的肩上。

    古元送回青瑶,一人带着白狼来到后山禁地,拿出三壶仙人醉,一壶倒在地上,白狼一壶,自己一壶。

    没有喝多,一人一狼,喝完一壶之后,来到了山顶平台上。

    “青元拜见师祖。”

    老人睁开眼,面色祥和,看向古元,“怎么了?不去修息。”

    “今夜是凡人中除夕之夜,徒孙想去瀑布那边看看家长。”

    老人一愣,又开怀大笑,“好,去吧。”

    古元来到瀑布。

    轰隆的流水声,不断的思乡情。

    古元与白狼,又是一壶仙人醉。

    小口抿着,轻轻的晃着头。

    一壶喝尽,又拿出一壶,小口抿着,哼着山中猎户家的小曲。

    “溪水淙淙,流向小河;河流潺潺,流向大河;大河哗哗,流向大江;大江滚滚,汹涌澎湃。山中绿叶,遍地红花;百花争艳,万物生长;我在山中,山在我心。”

    又拿出两壶,白狼一口喝尽,庞大的身躯摇摇晃晃,一头醉倒。

    古元轻笑,睡在白狼的肚子上。

    夜是漆黑,如墨的漆黑。

    山顶平台之上,老人闭目沉思,轻轻的睁开双眼,起身,一步踏出。

    “果然如我猜测的一般,来的真快。”

    张柔说完,一步踏出,手如铁钩般,直接抓向来人,顷刻之间,二人战了数十回合,未分胜负。

    不一会,旁边另有一人加入进来。

    三人战在一起,张柔面色祥和,不紧不慢,与二人缠斗。

    陈南在院外,与一黑衣人正在厮杀,旁边还有一位黑衣人,并未参与进来。

    白草亦如是。

    其他六位踏天境修者,都在与一位黑衣人交手。

    而在其他的区域,数十位黑衣人正在与其他弟子交战。

    淬骨境勉强能战。

    脉境修为,多人合团,只能力战一人。

    青云与青灵联手,正在与两人恶战。

    长剑挥舞中,血花纷飞。

    从交手中,两名黑衣人一直避开青灵,一起攻向青云。

    青灵舍弃了周身的防御,大开大合般攻向两人,这也是战斗能持续到现在的原因。

    两人均是脉境中期,修为高于青云。

    其中一人大力推开青灵,青灵稍退,露出一个空隙。

    黑衣人瞬间一步冲向青云,一剑刺出,青云急退。

    剑快,人快,青灵更快。

    用身体挡在了青云面前,长剑轻微刺破了皮肤,黑衣人一愣,青灵直接刺出长剑,没入丹田。

    后方黑衣人快速射出,准备救援,不料青云从后方快速闪现,两人均是长剑在手,凶猛的刺出,没有一丝保留。

    青云倒下,黑衣人也倒下。

    来不及悲痛,远处又来了一波黑衣人,为首之人面色激动。

    “是你。”青灵娇喝,“你等归元宗,名宗大派,居然行使灭宗之事,可笑,好一个名门正派。”

    来人正是上宗使者带来的年轻人。

    “哈哈,小娘子,早从了我,不就免了今日的痛苦,给我擒下。”

    白草稳稳的站在那里,身下已然躺着一位黑衣人,一个修为也在踏天境巅峰的黑衣人。而在其对面,另一位黑衣人,也是踏天巅峰修为,身上也有多处创伤。

    “想不到你这么强。”黑衣人嘴角鲜血直流,“不过,你已是强弩之末,该结束了,白近草。”

    黑衣人长剑飞起,快速射出,与黑夜融在一起,只能感受到一阵疾风吹过。

    白草静静的,静静的,呼吸均匀,突然快速散发出浓郁灵力波动。

    () ()  周遭的灵力如同被抽空了一般,瞬间消失。

    一步踏出,身形如消失般,快剑闪过,斩断黑衣人的丹田。

    “你竟然突破了。”这是黑衣人留在人间最后的声音。

    “是的,突破了,不是完美的突破,却足够杀你了。”

    又在黑衣人的额头之上,补上一剑,往前一步迈出,一口鲜血喷出。

    “咳,咳,强行突破,遗患很多,不过,今日,我能快活的战一次。师兄,等等我。”

    “师兄,等等我。”一处大河的边上,一位少年,应该有十二、三岁的样子,紧紧的追着一位年轻人。

    年轻人相貌俊秀,瘦削,却是一柄长剑般伫立不动,看向少年。

    突然,又面色温和。

    “你刚刚突破四层,不在房内修炼,跑出来干嘛?”师兄言语严厉,面色却又平静,用手抚摸着少年。

    “你不是说,少年人,就要多出去跑跑,我想随你出去走走,你到哪,我都跟着。”少年人渴求一般。

    “我要去杀一只魔头,他在祸乱人间。”

    “我也要去。”

    “好吧,你要是能跟上,就带你去。”

    “好。”

    “师兄,你慢点啊。”

    “师兄,不要那么快,我追不上了。”

    “啊,李近现……”

    “大师兄,等我今夜杀个痛快,就来见你。”

    吞下数颗丹药,一步踏出,直飞山顶平台。

    平台之上,张柔面色煞白,身上已是数处创伤。

    飞起,又是隔空一掌对攻,灵力在空中撞击,响起剧烈的爆裂之音。

    两位黑衣人已是遍体鳞伤,其中一人,右臂断裂,显然是被张柔一剑斩断。

    另一位也是几处血迹斑斑。

    “如果没有后手,你等想全灭我灵元宗,恐怕很难。”

    而在瀑布上面,平台之下,那个大湖面的边缘,古元正与白狼昏睡在那里。

    不断的灵力撞击,爆裂之音不绝于耳。

    古元轻轻摇头,调整了气息,慢慢爬起,心中疑惑,一步腾空飞起。

    张柔一步踏出,不紧不慢的轻言,紧跟着,身影疾行,一剑快速射出,人随剑走,一人一剑直接飞向断臂黑衣人。

    断臂黑衣人疾速退后,另一位黑衣人执剑上前,瞬间,两人对攻。

    剑光在黑夜中散发出莹莹般微弱的光芒,剑鸣不断,一时慢,一时快,一时拼的是剑招的巧妙,一时拼的是修为的深厚。

    而在一旁,断臂黑衣人操控着飞剑,也在不断的穿梭。

    连出几剑,不断轰击着黑衣人,黑衣人一步一步硬接着,张柔一个闪身,饶过面前的黑衣人,直接飞向断臂黑衣人。

    速度极快,身后黑衣人紧追,面前黑衣人疾速后退。

    张柔左手掐诀,点在眉心,速度瞬间加剧,身后黑衣人大叫“不好”,也是掐诀点在眉心,紧追上来。

    长剑紧跟着断臂黑衣人,一丈,半丈,两步距离,一步距离。

    三人越来越近,突然,张柔一个反身,长剑脱手而出直接射向身后黑衣人。

    身后黑衣人大惊,长剑抬起,一剑挑飞,却不料张柔速度极快,瞬间临近,手中一柄短剑刺向心脉,一剑没入。

    身后黑衣人在张柔转身长剑脱手之时,就已经赶上,配合另一位黑衣人,准备强攻张柔。

    张柔短剑刺入黑衣人心脉之时,身后黑衣人一掌拍在张柔的后心。

    忍着巨痛,一口鲜血喷出,借着这股气势,拔出短剑,反身刺向后面。

    三人均是心脉受损,已然崩溃。凭着一身修为,勉强挣扎。

    “二位,没有援手了吗?”张柔满身是血,杀意凛然。

    “你我三人,都已心脉崩溃,生机尽失,回天无力,你的宗门存活,我有没有援手,都不重要了。”

    “只是没想到,你的实力如此强横,我二人联手,才与你拼个同归于尽,哈哈,佩服。”

    平台入口处,一位年轻人慢慢上来,身前身后,有数位黑衣人环绕,中间押着一位少女。

    () ()  走在前面的,正是王克。

    “两位老弟,修为高深,能与这位老家伙力敌,令王某佩服。”王克远远的看着三人修为枯竭。

    “不用浪费时间了,答应我等之事,要记得。”

    “当然记得,你等宗门,此次魔域大战,淬骨境以上,出十六人即可。”王克大笑。

    “那么多谢了。李超兄,我先走一步了。”说完气绝身亡。

    旁边,断臂黑衣人浑身颤抖,“郑谷兄,弟来了。”

    “张柔,这一切来的是不是太快了。你的两个好徒儿,此刻也都走了,拼了我不少好徒儿。”

    “是很快,很畅快。”张柔呵呵一笑,眼神中尽是沧桑。

    “现儿,我的好徒弟,为师终究选择了你认可的路。”

    张柔淡淡的喃喃自语,心中洋溢着愉快的歌声。

    “师尊,大师兄唱的真难听。不知道在哪听来的山歌。还是二师兄唱的好听,您让二师兄唱嘛,二师兄,你唱嘛。”

    “杀了他。”王克一声令下。

    身后,一位黑衣人手持长剑,疾速奔来。

    却见瀑布那边,一名少年,修为只有炼气八层,却也是如此,手持长剑,疾速奔来。

    “愚子。”张柔大叫一声,瞬间,又是大笑,“现儿,你选的好徒弟,如你一样,一模一样。”

    王克身边,年轻人看见古元,大笑一声。

    “退下,让我来,今晚我还没有出剑呢。”

    手持长剑,迅速窜出,飞向古元,二人瞬间战在一起。

    年轻人,脉境初期修为,也才突破没多久时间,自知不敌,夜里一直被保护,没有出手。

    此刻见到古元炼气八层的修为,大喜。

    后面一位黑衣人也是赶紧上前,隔着不远的距离,保护着年轻人。

    双方斗了数十回合,古元拼着杀招,不做防御,一心进攻。

    倒也拼了不落下风,又是数十回合,年轻人心绪不耐,有所松懈,被古元一剑挑中左脸。

    年轻人大叫一声,疾速退后。

    “你去,杀了他。”

    身后黑衣人疾速向前,一步踏出,身影极快,上一眼还在远处,下一刻,就来到了身边,一掌击在古元的心脉处。

    掌力之大,直接将古元击飞出去,跨出平台,落向下面的大湖。

    年轻人赶紧追上去看。

    “不用看,被我击中心脉,决不能活。”

    年轻人站在平台的边缘之上,哈哈大笑。

    “怎么样,最终还是死了吧,哈哈哈哈。”

    黑衣人慢慢转身,向前走了两步,第三步正在落脚,身后传来一声惨叫。

    只见年轻人的头颅飞起,高高的在天空中旋转,平台边缘,一具无头躯体正在鲜血狂喷。

    “哈哈哈哈,也死了,王克,满意吗?”张柔说完,一口鲜血喷出,气绝身亡。

    远处,王克疾速奔来,只见一只白色大狼正在临空跳起,身形正在下落。

    黑衣人已然临近,一掌击在白狼身上。

    白狼惨叫,凶猛嘶吼,又爬起来,双眼中,血红一片。

    黑衣人又至,白狼爆起速度,直接冲向黑衣人,利爪展开。

    奈何黑衣人修为太高,又是一掌击飞白狼。

    白狼又是爆起,速度不减,依然是一声巨吼,身体在空中不断翻滚,双脚直立,猛然抓向黑衣人。

    黑衣人又一次将白狼击飞。

    “好一只皮糙肉厚的白狼,连中我三掌,却依然能战。”

    远处,白狼爬起,肋骨已然多数断裂,今日已经不可能为古元报仇。

    双眼中,血流不止。

    一声巨吼,转身,朝着后山平台直接飞下,那里有一条小路,直通魔域。

    “追回来,杀了它。”王克愤怒到极致,双手捧着年轻人的头颅,老泪纵横。

    远处,数个黑衣人飞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