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彼岸回 > 第二十九章 魔域之内
    “师尊,清点了人数,脉境多了一人,陈近南逃了。”

    “陈近南逃了?两个人都死了?”王克站在平台上,依然沉沁在悲伤之中,那个年轻人,就躺在旁边。

    “追杀他的两个人,都死了。白近草被我们拦在山下,多死了两个人。”

    “那头狼,追的怎么样?”王克眼神凌冽,白狼才是杀他孙子的元凶。

    “逃进魔域的内域,追杀的人,只能回来,一旦进入内域,魔域大战开启,手下弟子不敢进。不过,那头狼,应该活不了,一路上吐血不止,应该被大师兄伤到了内腑。”

    “好一头皮糙肉厚的狼,踏天境巅峰修为,三掌都未击杀,速度却是极快。瀑布那边有没有搜到人?”

    “没有,大师兄亲自去搜了,没有找到尸体。”

    “没有找到。”王克猛然站起,“不可能,如此一掌正中心脉,怎么可能不死。”

    一步踏出,瞬间来到瀑布边上。

    纵身一跃,落入湖面,念力散开,片刻之后,“没有”。

    身体沉入湖底,半柱香时间,“还是没有”。

    浮上湖面,看向瀑布悬崖峭壁,脚步一蹬,沿着湖面,一步一步的上升,整个悬崖峭壁都没有任何藏身之所。

    又奔向瀑布尽头,下面是更深的瀑布,沿着两边的峭壁,仔细搜查,一处藏身的缝隙都没有。

    下面是深潭,落在深潭之上,也没有感应到。

    往深潭下面探入,百丈,千丈,两千丈,三千丈,“没有”。

    再探,五千丈,“没有”。

    潭底五千丈,已是自身下探的极限,慢慢的浮上来,眉头紧锁,再次看向两侧的悬崖峭壁,什么都没有。

    深潭之上,一位黑衣人飞来。

    “师尊,两边峭壁,已查看多时,没有藏身之所。”

    “这就奇怪了,能确定死了吗?”

    “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徒儿全力一掌,胸口明显碎裂,口吐鲜血,不可能活着。”

    “回去吧,把清理干净,你带几个师弟去追踪陈近南。”

    “是。”

    山谷后山,沿着一条小路能直达山后的大湖。

    小路上,不断出现一摊又一摊血迹,若是专业的老猎户能够闻出那是一股狼特有的血腥味。

    血迹一直延伸到湖面,而湖面上,却是干干净净。

    沿着湖面过去,那里就是魔域的边缘,也是外域的边缘。

    外域极大,从边缘向内,经过密林,荒石岭,黑月湖,魔沙地,十万山。

    十万山之后,便是内域的入口。

    站在内域的入口,无尽的黑笼罩了一切,所说外域那无尽的黑烟来源,就在这里。

    这里的黑,不是黑烟,而是黑的本源,修者的修为,有一部分是被无尽的黑所折损,消耗。

    也就是,脉境修为进入内域,十死无生。淬骨境,勉强能活,参与战斗,也是了无生机。

    踏天境,才是魔域大战的主力。

    而踏天境,能存活回来的,才是各个宗门的底蕴。

    归元宗,每次魔域大战踏天境修为,出动五十人。

    这也是归元宗王克在灵元宗强势的根本,也是确立归元宗在这片魔域大战的统治地位。

    () ()  而灵元宗,只是归元宗在这里的一个分支,追溯到很久很久之前,灵元宗本就是归元宗的一处镇守魔域的分部。

    所习功法都是归元诀。

    魔域内,进入内域,首先出现在修者面前的,是一片极广的范围,这里也是十万山的延续,山峰林立,密密麻麻,有百万大山之多。

    各个山峰之间,要么是密林丛生,要么是怪事林立。

    山峰与山峰之间,根本没有路,只有数之不尽的大小魔兽,极其凶悍的魔兽。

    身材各异,大小不一。彼此之间也有争斗发生,但是不多,这里的魔兽,都在不停的修炼,吸收大山内弥漫着的无尽的黑的灵力。

    争斗中受伤后,也不需要丹药治疗,无尽的黑的灵力,就能慢慢的将其治愈。

    白狼明白这一点,因为来到山谷内,在后山的不断战斗中,伤势恢复的慢,而在外域的战斗中,伤势严重了,反而恢复的极快。

    也在逃避归元宗修者的追击,白狼一直向内域跑来,在十万山中,终于找到了这黑的本源之地,一步窜入。

    又咳出一丝血迹,不管那么多了,哪里不好走,就在哪里走。

    伤势不再严重,只能感受自己这几天应该死不掉,那就多活几天吧。

    脑子里开始回忆了,这是人类所说的,死亡之前的征兆吗?

    古元的言语举止在脑子里不断出现,白狼又咳出一摊血。

    想我山中狼王的孩子,你给我喂人族吃的粮食,呵呵,还行,还算讲义气,你吃什么,我就跟着吃什么。

    菜油煎鱼干,兔子肉,野猪肉,有时让我自己去找吃的,拿我当兄弟的感觉。

    我也帮你报仇了,虽然我也快死了,不断,你不要激动,也不要感激我,我也把你当兄弟了,你这家伙身上的味道挺好闻的。

    不过,每次进山找吃的,时间长了,干嘛问我山里有没有其他狼。没有,真的没有。还问我有没有母狼,确定没有。

    我只是喜欢山里的味道。

    白狼躺在那里,慢慢的失去了意识。

    按照外面的时间,这一次睡着了,只有一个时辰,时间不长,醒来的原因,是身体的巨痛刺激了自己。

    呻吟了几声,没办法,太痛了,挣扎了几下,又咳出一摊血迹。

    看来,还是伤的太重了,没有要好的感觉。

    那一击太重了,我看着你飞出了好远,有千丈距离吧。本想去追你的,可是看到那个年轻人如此丑陋的嘴脸,就想杀他报仇。

    我知道,你应该死了,喷出那么多血,那么小的身体,应该死的快,不像我,这么大,死的也慢。

    我听到追我的修者说,灵元宗,全死了,心疼你,不过,这一次,你不用挖坟立碑了,你也死了,我也快死了,咱们都不用挖坟立碑。

    那次在城内,有一个小丫头一直盯着你看,怕是喜欢你,我看你没理她,唉,好可惜。你要是不来找仙人,应该死不掉。

    白狼又一次沉睡,这一次,还是睡了一个时辰。

    我想活动一下,一个姿势躺着,怪难受的。

    还是往前动两步,走走看吧,天杀的,真疼。

    咳咳,全是血,还不错,能走一丈远,唉,就是把屁股挪到头这个位置。

    () ()  还是躺着吧,还不能压着肚子,真是难受。

    上次你说,想走出这颗星辰,去别的星辰看看,到时记得带上我,别忘了。

    白狼又睡着了。

    这一次,睡了两个时辰。

    这么黑,树都是黑的,一点光都没有,还好我是狼,能看清这里。

    嗯,嘿嘿,一块魔灵石,味道不错。

    哎哟,这么多魔灵石,哈哈,那要吃了,虽然没有魔丹味道好,还行。

    连着吃了八颗拳头大的魔灵石,白狼有了一丝饱腹感,困意上来,不是很疼了,睡一会吧。

    这一次睡了五个时辰,白狼起身,有点力气了,又吃了五颗魔灵石,不多了,过一会再吃吧。

    不知道这家伙现在干嘛呢,唉,怎么还在乱想,应该死了。对方修为那么高,唉,无聊啊,当时你还要我识字,哈哈,你真是笨,狼要识字干嘛,好在我聪明,根本就没学。

    不过,你那打坐的姿势倒可以学学,坐着睡觉也好,免得翻身压到肚子。

    还有呼吸的窍诀,你当时要我记这些干嘛,是怕自己忘了,还是你也无聊,只能跟我讲话。

    应该是,你不知道我都能听懂,前所未有的一只狼。

    白狼有模有样的在打坐,在修炼,若是古元在这里看到,一定大吃一惊,这是归元诀的吐纳心法。

    白狼周身,淡淡的灵力波动正在聚集,这一坐,就是六个时辰,白狼睁开眼,心情很是激动,肚子里面的伤势恢复了一些,轻轻的按在上面,不是很疼了。

    打坐的挺有效。不能浪费时间,继续打坐,不过,稍等一下,吃几颗魔灵石。

    魔域内,时间如同静止了一般,没有白日,没有月色,只有无尽的黑,白狼只有睁开眼,闭上眼,重复的动作。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这里,只有感受着,自己慢慢的,伤势恢复了,不再有死亡的威胁了。

    不过,时间真的如流水般划过去了,按照外面的时间记法,白狼在这里已经三月之久。

    山谷内,一片春意盎然,绿叶红花,漫山遍野,无尽生机延绵,瀑布依然轰鸣不断。

    平台之下的湖面,千丈距离,波光粼粼,偶尔,有一些大鱼窜出水面。

    大湖的边沿,瀑布流水的下口不远的地方,一块碎石之上,还残留着点点淡淡的血迹。

    瀑布之下,断裂之中,一处深潭,潭面波光粼粼,瀑布上面的落水直灌而下,在潭内形成一根巨大的水柱。

    沿着潭面往下,百丈,千丈,水温不断下降,寒气上升。

    两千丈处,水温已近冰点,只不过,潭水特异,没有丝毫结冰的迹象。

    三千丈,淬骨境已不可下。

    四千丈,踏天境止步于此。

    五千丈,非念海境不可达。

    而在十万丈下,却有一颗大石,宽半丈,长有半丈多。

    潭底漆黑一片,而这大石却发出莹莹之光。

    大石之上,正有一人躺在上面。

    此人,少年模样,面色红润,丹田处,正在有红光散出,胸口处,却是塌陷下去。

    很是奇异,从面色看,栩栩如生。

    从胸口塌陷处看,又是死寂沉沉,生机尽失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