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彼岸回 > 第三十一章 古兄狼弟
    蜘蛛嘴中,一根白丝掀起巨木。白狼抢先一步跃起,右爪中一根藤条甩出,直接缠在巨木之上,身体瞬间倒退,速度极快。

    也就在刹那之间,左爪中另一根藤条甩出,勾住远处的一颗巨树。

    “若不是修炼了归元诀,还不能这么灵活,人族的法决真是巧妙。”

    白狼两爪不断收缩,那边,蜘蛛也在用力拉扯。

    只是力道不如白狼,身体不断向着沼泽外围被扯出。

    蜘蛛尝试着割断白丝,奈何自己的白丝太过坚韧,一时半会无法割断。

    白狼踏出外面,两只手快速抽动,彼此之间一场拉锯展开。

    蜘蛛盘旋着,将几只大脚插入沼泽,也是无济于事。

    蜘蛛在不断嘶吼,数十呼吸时间,白狼将蜘蛛拉出沼泽。

    又用数个呼吸,将蜘蛛甩出。

    将白丝固定在一颗巨树上,白狼对蜘蛛展开攻击。蜘蛛浑身坚硬无比,动作迅速,奈何腹部柔软,又无法逃脱,被白狼几下切开。

    若是在沼泽内,白狼根本捕捉不了蜘蛛,无法立足,发挥不了身体的敏捷。

    吃了魔丹,收了软藤,白狼站起身来,慢慢的向前行走。

    若是远看,倒像是一位修者,只是近看,才知道,这是一只行走的大狼。

    深潭下面,十万丈底部,古元从打坐中睁开双眼,胸口处已经恢复了五成。

    潭底如魔域一般,也是不知年月。

    古元闭上双眼,继续打坐,胸口处的塌陷已经全部封闭,看不到里面的心脏,只能感受那强力的跳动。

    白狼在第二座大山中寻找着魔灵石,在这最后一块区域前,停下了脚步,面前伫立着一朵花,比它还大的一朵花,形容再准确一点的话,那是一朵黑花,只能看到黑。

    花茎需要一人合抱,而花开在顶部,在不断摇曳。

    让白狼停下脚步的,不是花的颜色,而是花的香味。

    这是白狼第一次在魔域内,闻到了味道,很香,能让白狼陶醉的香味。

    这种香味,让白狼忘记了所有的痛苦,脑中尽是回忆着快乐。

    那是从古家村开始,与古元一起生活中的时光,一人一狼在无边的包容中产生的感情。

    先前,白狼称之为“义气”,现在想来,应该是“亲情”。

    “你是我哥。”白狼嘴里嘟囔着。

    只不过,在其眼前,不再是花,而是一个少年站在那里。

    “为什么我是你哥?”少年人在微笑,身体轻轻的摆动。

    “你带着我一起长大,我们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锻炼身体,一起在山里狩猎,山谷内,我们一起偷看女生,一起喝酒,一起去打架,哈哈,可是,我们没有一起死,你应该死了的,怎么又活过来了。”

    白狼双眼无神,只有迷茫中浓浓的回忆,说着人族听不懂的语言,不过,这朵花似乎能听懂般。

    “我都记不得了,哈哈。”少年在笑,在诡异的笑着。

    “你为什么要笑,自从你死后,你可知我是多么的痛苦,你不应该笑,既然活着,就应该来找我,有你在,不管干什么,我都开心。”白狼开始抽泣,这是灵魂中本能的哭泣,是催眠后灵魂的坦白,是麻木后灵魂中最后的悲伤,生无可恋的悲哀。

    () ()  “我为什么不能笑,哈哈,你这只狼,还记得你大哥,对,我就是你的狼大哥。快来呀,快点,等的好着急。”

    “在我的记忆里,你不善于笑,至少,我没见过你的笑容。你是狼?什么?”白狼猛然睁开双眼,无尽的黑中,光芒闪烁,“原来是一只花魔兽,嘿嘿。”

    白狼跃起,藤条直接抽在花朵之上,顿时一声惨叫。

    白狼没有停手,直接又是数十回合,抽的花朵断裂纷飞。

    白狼没有近身,直接从远处,拿来一根巨木,抽在花茎上,反复抽打,花茎应声断裂,一颗魔丹弹出来。

    白狼接住,一口咀嚼下去。

    “好狡猾的花魔兽。”

    白狼朝着第三座大山走去。

    慢慢的走着,就想古元慢慢的从古家村走向青峰城一般。

    白狼也在慢慢的将手甩起来。

    “还不像,手指不够长,全靠指甲握住长棍,不急,慢慢来,总有一天,我会变的和你一样。”

    白狼看着自己的一双利爪,在心里想着。

    一路上,撕裂了几只魔兽,收获了一些魔丹,慢慢的咀嚼咽下,随地坐下,炼化体内的魔丹,吸收魔丹内的灵力。

    身体如同在改造般,体内血液在归元诀的引导下,快速的流动,魔丹内的灵力,分散到全身各处。

    双爪在不断挣扎,伸缩,尝试着握起了拳头,不够紧密,打出去不够力量。

    指甲很是坚硬,锋利。

    还是一只狼,很难改变,没关系,既然没死掉,那么,时间就是永恒的。

    有了一些人族手掌的模样,两条大腿比以前更粗一些。

    口中默念归元诀,继续修炼。

    而在深潭下面,十万丈底部,古元也在默念归元诀,催动丹田处的红光,向着全身不断迈进。

    “丹田处,不知为何会有如此多的灵力,不仅促进身体的恢复,还剔除了体内的杂质,按照修为来看,此刻,我应该在炼气十层的修为,不过,感觉到炼气境并没有到达巅峰。不知何故,从接触到归元诀,一直没有什么事情能够导致这种变化。”古元眉头紧皱,无法理解自己现在的状态,只能确定自己是活着的。

    而在古元的眉心处,一个淡淡的虚影正在闪现,如一枚灵果,红色的,若不是潭底漆黑,根本无法看见。

    虚影与丹田处的红光上下呼应着,此现彼消。

    一会,灵果又在变化着模样,像是一朵小花,在绽放。

    古元感受不到眉心处的变化,只能看到丹田处的红光。

    念力内视进入身体,丹田处如同一个小小的漩涡,不断旋转,并散发出丝状的灵力,灵力也如同红色般,钻入身体。

    白狼起身,开始自己的征程。

    行走了半柱香时间。

    迎面,却有一头大鸟,倒立在一根巨树之上。

    突然展翅飞起,翼长两丈,利爪展开伸直,就有半丈。

    直接抓向白狼。

    白狼轻笑,钻进密林,不与大鸟追逐。

    大鸟回旋,也跟着钻进密林,在树枝缝隙中穿梭,灵活至极。

    () ()  灵活的大鸟,追逐灵活的白狼,不断穿梭在密林中,一狼一鸟,你追我赶。

    白狼不急不慢,密林中,大鸟也快不了。

    这种天上飞的,击杀不易。

    白狼开始在树梢上面盘旋,引诱大鸟上下飞腾。

    实则是找到一根合适的长木,又硬又韧的那种长木。

    不断寻找,也就不断翻腾跳跃,半柱香时间,一柱香时间,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就是这一颗,再绕远点。

    数十呼吸,已到千丈之外,大鸟也是紧紧跟上。

    再绕,拐过去,又是千丈,大鸟紧随其后,不依不饶。

    又是千丈的弯道。

    接着千丈的直道。

    又拐了一个大弧线。

    又是七绕八拐,离那颗长木,两千丈不到距离。

    不到一千丈距离,疾速窜出。

    白狼消失不见,大鸟震惊,疾速窜出,如一道残线,刹那飞过。

    看到了,这只大狼伏在地上做甚,不管了,既然你不动,直接把你抓起来。

    大鸟疾速扑向地上的白狼,百丈刹那而过,临近十丈,伸处双爪,五丈,还不动。

    两丈,双爪展开,嗯?白狼动了。

    只见白狼一个侧身,露出笑脸,双爪放开树梢。

    “呜……”,一阵震鸟心弦的声音疾速扑向大鸟,速度之快,根本来不及反应。

    “嘭…”,一声巨响,长木直接拍在大鸟的翅膀中间,也拍散了大鸟的身体。

    大鸟落在地上,扑腾了几下,化作一团黑烟,留下一颗魔丹。白狼轻轻的走来,咀嚼着魔丹。

    “不怕猎人陷阱多,就怕猎人有文化。大哥,都是你教我的。”

    白狼嘟囔着嘴,轻声细语。

    找到一块合适的大石,在上面开始打坐,这是一块平整的大石,宽半丈,长有半丈多。

    与瀑布潭底的这块大石非常的相近。

    古元正在这块大石上,也在打坐,他所不知道的,是他的狼弟,如今在魔域内,还活着。

    虽然最后,在他的眼中,在他飞起的身形中,最后看到了白狼正在沿着悬崖往上攀登;看到了那个年轻人的咒骂声;也看到了白狼从悬崖往上跃起,一爪抓在那个年轻人的脖子上。

    就因为看到了这一切,古元判断,白狼必死无疑。

    “对不起。”古元轻轻低语,“你应该逃走,死了不值得。”

    而在同一时刻,白狼也睁开双眼。

    “我刚刚做了一个梦,你说不值得,我是你教大的,我若不值得,你又何尝是值得,我和你的选择是一样的,那么,你值得,我就值得。”

    古元微微一笑。

    “罢了,值得,值得,我们终究是一起长大的,非同日生,如今也算是同日死了,从今往后,在心里,你就是我的狼弟。”

    古元轻笑,好像在耳边响起了一声轻轻的呻吟。

    “好的,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