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彼岸回 > 第三十三章 行天下
    深潭七万丈,体内血脉中的灵力不断冲击着内壁,而在肌肉中蕴含的灵力,也在不断压制着血脉外壁。

    而在魔域内,古狼已将大块魔灵石吃了两成,归元诀在疯狂的运转,将灵力向着全身不断冲击。

    好在古狼身体韧性十足,若是一般修者,这种灵力的冲击,早就破体而出。

    深潭内,待到体内灵力被脉壁吸收,重新达到平衡,古元再次攀升了一万丈。

    六万丈处,归元诀引导灵力在体内运转,脉壁从内外不断吸收着灵力。

    一丝荧光开始在脉壁上绽放,初始之时,只有那么一丝,随着脉壁不断吸收灵力,荧光不断增加。

    古狼也在不断消耗着魔灵石,三成,不仅是魔灵石消耗三成,更多的是体外的狼毛脱落了,只剩下三成。

    利爪只剩下一寸,皮肤白皙,手掌更加坚硬了,身高反而开始下降了。

    头上尖耳也在微微圆了一点,头骨也在变化。

    “大哥,我是越来越好看了。”古狼摸着自己,开心的乐着。

    六万丈处,身体内在再次平衡,脉壁的荧光更甚,亮光似要透体而出,又像是点亮了这里的潭水,如一盏明灯一般。

    又向上攀升一万丈,来到五万丈处,这里的压力要小了很多,不过体内灵力的吸收却没有降下来,反而更加的疯狂。

    灵力对脉壁的充斥力更大。

    古元双手掐诀,点在眉心,心口,丹田。

    灵力开始平缓,慢慢的逐渐趋向于平衡,脉壁逐步显露出淡淡的蓝色。

    魔域内,魔灵石已经被消耗了五成,身高已经下降了两成,利爪彻底消失,手臂以及上身狼毛全部退尽,一身健硕的肌肉。

    举起双手,古狼哈哈一笑。

    “大哥,我的手,已经和你没有区别了。”

    摸摸全身,头部骨骼还没有完全变化,脸部的毛发退尽了,嘴部也全部收缩回去。

    獠牙不显,双眼明亮,在黑域中,银光闪现。

    又挖出一大块魔灵石,放在嘴中慢慢的咀嚼,神情恍惚般,又有一丝兴奋之色。

    六万丈处,明灯开始变蓝,脉壁中,蓝色不断覆盖其上。

    脉壁也在荧光中,慢慢的出现了剔透般的晶莹之光。

    平衡又一次来临,古元将压制过的灵力释放出来,体内,脉壁被疯狂的冲击,这一次,古元不再压制,任由灵力去冲击脉壁,去洗礼脉壁。

    魔灵石还剩下四成,腿部狼毛已然全部退尽,全身上下光滑洁白,却是肌肉嘭起,一双大脚,苍劲有力。

    整个身体,除了头部还能看出狼的影子以外,其他部位,已经与人族没有任何区别。

    六万丈处,灵力逐步趋近于平衡,脉壁蓝色已然显著,晶莹透亮般,灵力在脉壁上如水花一样不断拍打,然后被脉壁吸收。

    古元向上攀升到五万丈处,压力变小,体内灵力波动加剧,这一次没有去压制灵力,任其冲击脉壁。

    汹涌澎湃般从内,外拍打在脉壁上,如擂鼓一般,体内传出轰轰声响。

    蓝色从内,外不断向内挤压,整个脉壁,近乎七成成为了蓝色,只有中间还有那么薄薄的一层,还保留着原来血红色。

    () ()  古狼站立起来,全身伸展开来,身高只有常人大小,头部只有头发还能看出原来的白色,骨骼也如人族般,不再有狼族的任何痕迹。

    魔灵石只有三成。

    五万丈处,灵力达到平衡,没有停留,直接攀升到三万丈处,脉壁内,蓝色已近八成。

    三万丈,灵力在体内沸腾,万马奔腾般,全身各处,擂鼓轰鸣,如战场上,灵力与脉壁之间展开大战。

    灵力疯狂的拍打和撞击着脉壁,脉壁包容着灵力,不断吸收脉壁,无论多少,全部包容。

    脉壁蓝色,已近九成,周身蓝光极致般闪烁。

    “冲击力不够,脉壁已经能够承受,那么,就来的疯狂一些。”

    古元一步窜出,直接来到潭水表面,没有停留,来到旁边崖壁上,曾经那个洞穴,在这里,古元曾经吃了一枚灵果。

    体内疯狂的沸腾,短短数十呼吸时间,脉壁中蓝色已近十成,灵力如潮水般冲击脉壁。

    只在那刹那之间,脉壁发出极致的蓝光。

    脉壁如玉石般晶莹透亮,鼓声不断。

    灵力还是疯狂,最后的冲击不断加速,古元全身开始颤抖般。

    脉壁继续吸收灵力,如饥渴的大牛在疾速般饮水,又如地陷般,灵力如强大的湖泊突然消失一样。

    双手掐诀不断,点在丹田,压制体内灵力,开始吸收周遭灵力进入体内,控制体内灵力,积累灵力。

    又是掐诀点在心脉处,使心脉缓慢,平和。

    蓝光开始隐退,周身不再颤抖,一切又回到平静如水的祥和。

    如此静静的打坐,调整了整个身体的气息。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半日,一日,又迎来第二日的红日升起。

    古元睁开双眼,微微一笑,嘴角处,一抹淡雅。

    右手掐诀,依次点在丹田,心脉,眉心三处。

    体内,压制下去的灵力瞬间开始沸腾,万马齐奔,鼓声大作,灵力开始疯狂乱窜,从外拍打着脉壁,从内冲击着脉壁。

    轰隆隆。

    周身开始剧烈颤抖。

    轰隆隆。

    蓝光开始绽放。

    轰隆隆。蓝光又开始退去。

    在不断绽放与退去之间,蓝光诡异至极,时隐时现般照亮着这个洞穴。

    轰隆隆,轰隆隆,鼓声极致般响起。

    突然之间,体内传出咔嚓一声脆响,不是断裂,而是脉壁发出极致的蓝光,冲破了身体的束缚,洞穴之内如一片蓝色的世界。

    脉壁,蓝色已然十成。

    灵力慢慢平静,蓝光又开始收缩回去。

    古元睁开双眼,一抹蓝色正在隐退。

    脉境,成。

    魔域内,魔灵石只有一成,古狼已经没有了任何狼的痕迹,俊俏的脸庞,白静皮肤,修长的身姿,长长的白发,幽黑的眼神。

    挖出最后的魔灵石,慢慢的咀嚼,不浪费任何一块魔灵石。

    左手拿着这最后的一大块,边走边吃,边走边咀嚼,一边走,一边蜕化,最后,一个翩翩少年出现在洞穴之内。

    摸着饱饱的肚子,古狼站立在大山之中,呵呵一笑,迈着稳健的步伐,踏步而出。

    () ()  如一阵疾风般扫过一片大山,又如同一柄利剑,轻轻的出鞘,却是激烈的斩杀。

    如此这般,走过了百座大山。

    百万座大山,这里无时无刻都是战斗。

    这第一百零一座大山,却又是枯萎的如同一个老人的脸庞,除了最原始的大石,上面没有任何其他物件。

    没有大山的黑木,这种魔域内原始的生物,死后不会化作黑烟的生物,在这里,却找不到任何踪影。

    无木,无草,无藤,无水,只有大石。

    古狼踏进这座大山,背上的长棍和软藤已然不再。

    现在的修为,已经如修者般,长剑在手,天下横走。

    挡在古狼面前的,是一只大熊,不一样的黑熊。

    “看招。”

    黑熊手持长剑,打了一个招呼,瞬间飞起,朝着古狼刺出长剑。

    古狼也是快速飞起,长剑架住长剑,火花迸发,巨大的灵力撞击之下,爆发出极致的白光,点亮了这片大山。

    “好小子,你的战力不弱,能与我熊本有一合之力,看来,你已有淬骨境的中期实力,不过,你一人来此,是不是太莽撞了。”

    黑熊紧跟着持剑上来,古狼不多话,迎剑相战。

    数十回合,不分上下。

    再战,又是数十回合,黑熊稍显迟钝。

    “想不到,你不仅有如此劲力,接着再来。”黑熊又是雄起。

    古狼轻笑,身形一闪,瞬间如消失了一般,黑熊一愣,立马长剑舞起,银光闪烁,顷刻之间,如同一个剑盾,将周身护住。

    身形疾速后退,稳住在一块大石之前,面色严峻。

    “你不是淬骨境中期,你这修为,绝对是后期,身形怎么会这么快。”

    黑熊说完,持剑向上一窜,长剑旋起,似要将上空来敌彻底绞碎。

    两柄长剑又在空中交汇,火花迸发,又是一阵脆响,黑熊的长剑从中断裂,古狼又一脚点在黑熊的头顶。

    黑熊坠坐到地上,迅速窜出,将短剑护在身前。

    古狼踏出身影,慢慢的走近,又是片刻的沉寂,突然之间,快步加速,长剑在手,如一道残影般,直接从正面刺向黑熊的眉心。

    黑熊面如死灰,不躲不闪,却将短剑刺出。

    不料,古狼长剑疾速偏转,刺在黑熊的持剑手腕上。

    短剑应声而下,坠落在地。

    紧跟着,长剑斜向斩出,划过黑熊的下颚。

    只见黑熊那个大头,匆忙中坠落在地。

    一阵黑烟环绕,一颗魔丹坠落下来。

    古狼看着魔丹,似笑非笑。

    而在魔域外,山谷外,古元迎着清风,在如墨的夜里,向前走去。

    手中一壶仙人醉,一路走,一路喝着。

    白日已经在民间打听了,时间过的还是挺快,过了十六岁了。

    这个十六岁的少年,穿着一袭长衣,行走在这无尽的黑夜里。

    背后,数十个身影相随。

    有古大牛,有林青瑶,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