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彼岸回 > 第三十四章 那年秋月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四个少年小子拦住了古元的去路,匪首年纪稍长,应该二十出头,手持一柄长刀,另外三人,年岁与古元相近,手中有一把镰刀,一柄长枪,一柄长斧。

    四人上下均是两件破烂的衣物,身材不大,面色却是黑瘦。

    古元拿出一个钱袋,这是青瑶在青峰城买东西的时候,高个子送来的钱袋。

    扔出里面的银钱,将钱袋收回,银钱堆在一块大石上。

    “拿了钱走吧。”

    四人哈哈大笑,为首一人走上前来,收起银钱。

    “二弟,去搜身。”

    身后上来一个稍小的一位少年人。

    “银钱都给你们了,为何还要搜身?”

    “谁知道你身上有没有好东西,小子,还敢有疑问,胆肥啊。”匪首声色严厉。

    “你四人应与我一般年纪,为何干此等卑劣之事?”古元继续问道,二大的少年越过了为首的少年。

    “哟,今天碰到一个不知死活的,碰到兄弟几人,还想打听底细,告诉你,爷在这条道上已有三载,手上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条人命,今天多你一个,又何妨。”

    匪首说完,越过二大少年,长刀直接招呼到古元身上,一刀劈下。

    古元闪过,长刀横向切过来。

    古元退后一步,长刀刺来。

    古元再退一步,贼首向前紧追急刺。

    古元侧身,长刀又是横切。

    古元跃起,左脚点着长刀,下沉,右脚踢向匪首。

    一声惨叫,匪首整个身体倒飞出去。

    匪首爬起来,“兄弟们,一起上。”

    二大少年在前,手持长斧,一步跨越,长斧挥出。

    古元将身体后仰,长斧从上面挥过去。

    迅速弹起身体,右手抓住长斧,用力一送,长斧直接切入二大少年的胸肺。整个斧头,从后辈透出一抹银光。

    也就三个呼吸时间,二大少年一命呜呼。

    这时,匪首看情形不妙,脚步稍顿,待后面三大少年上前,假模假样的走了几步。

    三大少年手持镰刀,镰刀锋利,不是砍柴的镰刀。

    镰刀木柄长两尺,前面装的镰刀两尺,与普通的镰刀模样相通,开刃反过来。

    三大少年拿在手上,如砍刀一样。

    一道白光照射之下,如银光闪烁,一刀下来,大开大合的战法。

    古元一脚踢出,力量不大,踢出了两丈距离。

    三大少年蜷缩在地上,久久不起。

    四大少年不甘示弱,眼神凌冽,长枪如银蛇般刺出。

    古元侧头,让过长枪,身体向前加速,利用肩膀上的力量,猛击四大少年。

    四大少年也被撞飞出两丈,与三大少年挨在一起。

    匪首惊恐,退也不是,进也不是。

    进,打不过,退,以后这条道就不好混了。

    “你可以走了,爷今天累了。”匪首大喝,声音带着一丝颤抖。

    古元轻笑,脚尖挑起一颗碎石,直接飞去匪首嘴中,从后脑勺透出。

    后面,两位少年伏地颤抖,请求饶命。

    古元只是静静的向前走去,约莫十丈距离,手中弹出两颗石子,将另外两名匪徒击杀。

    () ()  为何要杀了他们?

    古元尝试着放过他们。

    如果,我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之人,那么,他们会不会放了我?

    也许他们是生活所迫,也许他们是被逼无奈,也许有很多理由。

    可是,谁没有生活中的理由呢?

    你没吗?

    我有,我有杀尽天下人的悲愤。

    古元静静的走着,没有风,只有那日落的余晖,还有那寂寞的落叶。

    从日落走到晨光,最终消失在茫茫的尘埃。

    只是,总是有人不希望你消失,亦或许,这个人生就是杀戮的人生。

    空中,一道飞剑疾驰而来,破开空中,撞击着周遭气体,“嗖”一声来到古元面前。

    古元一闪,身体向前疾行,没有任何停留,长剑在手,直接斩去。

    来人也是如此,见飞剑没有命中,果断弃了飞剑,也不作停顿,长剑挥舞,两人战在一处。

    两剑相加,一丝火光还没泛起,就消失在夜空。

    两人错身,分别回头。

    未问,也未答。

    两人飞起,长剑笔直的刺向前方,剑尖相抵,两道修为直接在长剑中疯狂的迸发。

    “嗡嗡”的剑鸣之声,不绝于耳。

    两人落到地面,姿势未变,又是僵持了数十呼吸时间,来人疾速后退,同时伴随着一声响亮的剑鸣之声,长剑断裂。

    古元右脚一蹬,身体直接飞起,追着来人,两人相距不足半丈。

    来人又是拿出一柄长剑,只是左手同时甩出,又是一柄飞剑急射而来。

    古元长剑轻轻一弹,长剑大开大合,几招下去,来人不能力敌,却又是逃脱不掉。

    数十回合之后,古元斩下来人之头。

    挑开此人的储物袋,只有一些散碎的灵石,还有几柄普通的飞剑。

    收起灵石继续向前走去。

    行至一地,秋风萧瑟,望着夜空中那颗明月,却又是醉人心头。

    只不过,醉的不是身,而是神。

    那年秋月,你为爹,你为娘,你为师,开启我人生智慧。

    那年秋月,你为兄长,引我行走在这混乱的人间。

    那年秋月,我背着你,你蒙住我的眼,在我耳边说着,“此生不负”。

    那年秋月,我为兄,你为弟,随我上山下河,随我穿梭在密林,只为彼此相伴,不再孤单,不再寂寞。

    可是,今年秋月,月下只有我一人。

    月下一人,却是两身形。

    另一道身形,伴随着秋风,响着沙沙的落叶,一只铁钩之手,疾速抓向古元。

    古元跃起,双眼赤红,同样是铁手如钩,两人在空中不断交手。

    修为灌注在双手,在秋风中随风飘摇,却又是招招全力,直奔要害。

    来人一身白衣,在明月之下,特别耀眼。

    古元一身青袍,左手直抓咽喉。

    来人左手挡住,右手掐诀点向古元心脉。

    古元单掌隔开,顺势直接向前切入,斩向来人前胸。

    来人猛地加速急退,顺势一道飞剑疾驰。

    古元侧身,左肩在后,右手在前,疾速前行,一指点在来人胸前。

    “兄弟停手。”来人急切喊道。

    () ()  古元铁手如钩,继续抓向咽喉。

    几个回合下来,来人越战越弱,已无脱身的机会。

    储物袋中,依然只有一些碎小的灵石,也没有飞剑。

    收起碎小的灵石,古元就在原地打坐修炼,运转修为。

    这大半年,就是在这样的拼斗中,打发了时间。

    修为精进了不少,脉境初期已然稳固,左手张开,一朵淡淡的火焰在静静的闪烁。

    这是一抹心火,修者修炼到淬骨境后,灵力在骨骼中淬化,就能修炼出心火。

    大修为者,可以用心火炼丹。

    古元也不知为何,能在脉境初期就能凝炼出心火。

    “或许是炼气境的积累,导致的变化。”

    念力内视,丹田处有一团红火在不断旋转,一时如雾状,一时化作红色火龙。

    全身经脉散发出微弱的蓝光,这是脉境后的变化。

    肌肉中,也有淡淡的蓝色,连接着全身骨骼,也有蓝色的细丝,隐隐的连在一起。

    念力感知也就百丈距离,控制着飞剑,在山林中不断穿梭,来回疾驰,飞剑如寒芒,不断加速,刺破长空。

    打坐修炼,提升修为。

    锤炼心火,控制念力,反反复复。

    修炼不仅仅是反反复复,还有无尽的打打杀杀。

    魔域内,古狼已经走过了一百七十二座大山。

    在扫荡了内域入口处的大山后,沿着一条笔直的方向,杀入大山。

    而在古狼身后,数十位修者正在大山中奋力拼杀。

    这些修者,在外域大战中,损失了十三位淬骨境修者。

    而此时,在内域中,已有三月之久,淬骨境只剩下六十八人。还有踏天境十三人,分别为三宗带领之人,归元宗十人。

    其他三宗心中都有一些诧异,归元宗此次为何少了那么多踏天境修为。

    他们不知,只有王克知道。

    在灭杀灵元宗之时,死了二十八人,还有部分重伤,这些都是王克能指挥的弟子。

    王克也是归元宗一大长老,掌握着不小的权力,也是一个宗门派系的核心人物。

    在灵元宗之战,王克一派死伤惨重。

    借此次魔域大战,来化解不利的影响。

    而在古狼身后,两名淬骨境修者慢慢的走来。

    没有问答,只有长剑疾驰而来。

    两柄长剑大开大合,直接斩向古狼。

    古狼一步踏出,身影疾行,长剑泛起银光,侧身闪过,一剑挑开左边的长剑。

    同时,左手点向左边的修者。

    此人立马闪身,避开古狼左手,同时长剑下切,斩向古狼。

    右侧修者调转长剑,也是疾速刺来。

    古狼退后一步,拉开距离,迅速窜出,长剑贴着右侧修者的长剑,擦肩而过,却是瞬间飞起,如同消失了一般。

    两人一愣,这是进入内域以后,第一个如此灵活的魔兽,速度如此迅速。

    接着再战,却是困难很多。

    古狼的速度极快,忽闪忽现,飘忽不定,二人慢慢的背靠一起,如临大敌。

    却不料,古狼在远处现身,微微一笑,朝着远方慢慢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