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修真小说 > 彼岸回 > 第四十九章 思念
    古元一阵恍惚,念海内,老翁垂钓的身影浮现出来。

    而在面前,是一位白发老者,面容尽显憔悴,双目神色凄然。

    “难怪湖底无鱼,老翁依然在垂钓了一天,又或许,前面几天就在这里了吧。”

    不过,古元依旧一动不动,面色冷峻,两眼一抹淡然。

    “恐怕,你等没有资格。”

    “没有资格?哈哈,我的修为已是第二重巅峰,你家长辈为了给你历练,生生将我修为压制到踏天境中期,好厉害的功法,老朽今日算是有所见识,并未照面,却能如此施法,好深的修为。”

    “厉害吗?”古元淡淡的问。

    “何止厉害,简直就是我等触摸不到的境界。罢了,既然不见,那就接招吧。哪怕身死,小友,你可小心了,老夫还是有所反击。”

    “请,最后,我想问下,这里是什么地方?”

    “老夫,阴煞门北羽湖门主,陈峰,小友,接招吧。”老者一步踏出,风声大起。

    古元快速闪动,不断回避老者的杀招。

    老者的速度极快,并不弱于古元,古元仗着“天月”长剑的锋利,近战之下,也不落下风。

    十来个回合下来,老者面色冷笑,一步跃起,右手一扬,一枚飞剑疾行。

    古元大惊,速度太快,疾速后退,长剑在胸前挥舞,剑盾在前,堪堪护住周身,将飞剑绞碎。

    “念力不如对方,飞剑很难奏效。”

    古元面色低沉,小心应对。

    飞剑没能奏效,老者一步跃起,长剑不断变化招式,又与古元近战。

    害怕古元长剑的锋利,每一剑都没有落实,虚无缥缈,又招招全力,直奔要害。

    虽说,速度不弱,不过终究是战力不够,飞剑不敢轻出,每一剑,古元都是慎重,也在控制修为,不使剑招变老,不能回撤。

    颤抖十余回合,老者又是一柄飞剑使出。

    古元一直预防着飞剑,一个闪身,借着闪避的回转,也是一柄飞剑疾行,不过,被老者轻松避开。

    抬剑上前,一剑刺出,老者闪开,也是长剑虚点。

    古元未躲,而是闪身上前,步伐极快,长剑开始大开大合,虽是险境,反过来,对于老者而言,“天月”长剑也是步步杀招。

    既然都是威胁,不如自己主动出击。

    一剑接着一剑,剑剑直奔要害,老者的长剑不敢硬碰。

    速度上,两人都没有绝对优势,只能通过不断回避,寻找机会。

    又是数十回合,老者一掌拍出,周遭灵力剧烈翻腾,修为散出,一股浓郁的灵力波动涌向古元。

    古元一步跃起,依然是长剑斩下。

    老者很是无奈,长剑已被古元斩碎,只能依靠闪避,来与古元周旋。

    身上的宝物不能乱用,一招不慎,死无全尸,而老者持续这样周旋,是给古元身后之人看的,希望身后之人,看在自己一直忍让的情分之下,给自己留一线生机。

    修为注入长剑,灵力波动开始加剧,不断斩向老者,不时有飞剑疾行,老者不断回避,数十回合,依旧不能将老者斩杀。

    古元深知,这种战斗,很难奏效,如此这般,已经没有意义。

    () ()  对方迫于身后之人的压力,一直未敢全力出手。

    “如此太过乏味,你也不敢全力出手,我又斩不了你,罢了,我先回去,待我问过师尊,看他是否留你性命。”

    古元说完,一步后退,直奔出口而走。

    数个呼吸,来到湖底出口,直飞湖面,垂钓的老者正在湖面,身边站着两位年轻人,一位年长,一位年幼。

    年幼的,正是蛟浩。

    古元一愣。

    “是不是抢了你的历练?”古元羞涩的问出来。

    “嗯,抢了我的,没抢我兄长的。”蛟浩看向古元,又看向身旁的兄长,“兄长,你去吧,杀了就好。”

    身旁年轻人一步跃起,直接进入湖底。

    “只有一个踏天境中期的修者,我打不过,他也没下狠手。”

    “他不会有机会下手的,我爹在看着呢。”

    “他说,你爹压制了他的修为。”

    “当然,第二重巅峰境,你怎么打?我兄长也够呛,不过没事,就是一种历练,不会太困难。”

    “好吧,隔这么远,你爹怎么控制修为?”

    “水中捞月,可以捞走他的修为,不过我爹没用全力,只是压制了他的修为。我兄长下去了,我爹放开了压制。”

    “水中捞月。”古元在心中喃喃。

    半柱香时间之后,蛟浩的兄长浮上湖面。

    “杀了。”话不多,不像蛟浩。

    老翁点点头,向着另一个方向,缓缓走去。

    蛟浩看向古元。

    “我走了,以后再见,你要小心,一个人出来历练,万事谨慎。”

    古元点头,目送三人离去。

    “对我这么好,想干嘛?”古元轻笑,脸色有丝绯红,一点腼腆。

    “想你了,小狼。”古元口中喃喃。

    眉头微缩,念海内,一点思念,一点不安,又是一点悔过。

    思念如同穿梭了空间一般,魔域内,波动猛的剧烈起来,长枪十寸处,红芒疾速大甚。

    长枪散发出一声尖鸣,如惨烈的呼喊,火炉剧烈震动,灵力被大力的抽取,涌向长枪。

    长枪如同在火焰上煎烤,又如同沐浴在灵力的温泉之中,不过,没有光亮散出,却有一丝灰暗在隐现。

    红色丝线光亮持续半柱香时间,一只到占据了十五寸距离,才慢慢趋于平淡,枪尾宝石趁机光亮大甚,开始了争夺。

    深山中,有一条小溪,溪水从山顶流下,经过山腰,有一处裂缝,裂缝内,有一个洞穴,洞穴内,有一面深潭。

    潭水深有千丈,古元正在里面漂浮,一会躺在潭面,一会深入潭底,控制修为,散出灵力。

    “天元掌”不断打出,飞剑在潭水中不断穿梭。

    “血煞诀”,控制修为,吸收灵力在体内运转,激发体内煞气,修炼煞气。

    古元盘坐在潭面上,“血煞诀”修炼了半月之久,才凝炼出一丝煞气,而煞气有何用,古元并不知晓。

    收起这一丝煞气,将其凝固在念海内。

    双手错开,拉出心火,开始凝炼心火变化,火焰不断升腾,随着体内灵力的变化,来增加火焰的强度和威力。

    () ()  心火开始加剧,不断变化颜色从青黄色慢慢有一丝变化血红色,加入万枚灵石,不断融化。

    灵力注入,心火血红色慢慢变多,灵石消耗殆尽,血红色终究到了两成。

    在经过淬骨境中期的强行突破后,古元在灵石的消耗上面,变的缓慢,细致。

    “强行突破,带来了太多的隐患,还是要慢慢来。”

    清晨,红日升起,古元站起身来,修为精进不少,眉宇之间,英气散发。

    又开始了荒野之行,漫步行走,不紧不慢。

    “小哥哥,你是一个人赶路吗?”

    小径上,一个小女孩大声的喊道。

    古元一愣,很久很久没有听到这种稚嫩的声音。

    点点头。

    “那你吃果子吗?刚刚和我娘一起摘的果子。”

    古元看了一眼,隔着有十丈远,一位年轻的女人,牵着小女孩。古元又点点头,来到小女孩身边,拿起一粒白色的野果,放到嘴里,清心爽口,滋润着心田。

    “谢谢你们。”古元轻轻的说着,“你们住在附近吗?”

    “嗯,是的,果子成熟了,我和我娘出来摘果子,一会我爹就回来了。”

    “家里只有你一个孩子吗?”

    古元笑了一下,样貌甜美。

    “是的,就我一个,以后还会有的,我娘说,会有很多。”

    “是的,会有很多的,那你就是大姐姐了。”

    “咯咯咯,我是大姐姐,可以揍他们。”

    “哈哈,嗯,是的,不听话的,可以揍他们。”古元跟着开心的笑。

    “那,他们会疼吗?”

    “不疼,会和你一样,很开心。”

    “真的吗?好棒,那就天天揍他们。”

    “也不能天天打,打多了,你会疼的。”

    “我会疼?娘,是不是打人,会疼?”小女孩望向身旁的年轻女人。

    女人轻笑,点点头。

    “好吧,那就不听话才打,听话就不打。”

    小女孩说完,又是开心的笑起来。

    古元摸摸小女孩的额头,又面向年轻女人,抱手一揖,离开这里。

    远处,小女孩依然在挥手,年轻女人也在轻轻的微笑。

    古元向着远方,大步向前,身影极快,慢慢的,慢慢的,如同一道残影般消失了。

    如此疯狂的疾行,约有一个时辰模样,一头扎进远处的一面大湖,伏在湖底,佝偻着身体。

    隐约能看到古元身体在不断的抽搐,如同剧烈的颤抖一般。

    如此剧烈震动,修为也在不自觉中,轻轻的散出,灵力也是不受控制的流逝,进入湖底的水域中。

    周遭,鱼虾不断游走,大鱼,小鱼,不断穿梭,在灵力波动中,感受意念中的回忆,感受意念中的沉醉,感受意念中的甜蜜,感受意念中的酸楚,感受意念中的疼爱,感受意念中的那一抹极致的痛苦。

    也感受到了意念中的,那极致的疯狂。

    修为极致的涌出,灵力快速波动,湖面上,一股浓郁的灵力迸发出来。

    那是意念之中,极致的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