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网游小说 > 打小游戏升级的魔剑法师 > chapter105:莉莉安小姐的分析(上)
    谢罗姆·汀恩说完,身后涌来的重重云雾便将她彻底吞没。
    她昏昏沉沉的,直至感觉到一束光,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空气里有一阵安神的淡香,自己身处于温暖之中,感受到厚实的玻璃灯罩后递来模糊陈旧的光。
    她这是在哪?
    尚有些许茫然,身侧一点阴影落入视线。
    “小姐。”一直守在旁边的少年靠过来,与她对视了一眼,见到她虽有些茫然,精神倒是还好,不觉松了口气,然而还是问,“您觉得怎么样了。”
    莉莉安动了动僵硬的身体,垂头将掌心一收,捏着拳头沉默了一阵。
    “……”
    想了想,她开口“好像没什么了。”
    说完想撑着床面坐起,不料手臂没什么力气,眼看着要往旁边歪倒,亚修眸光一闪,将她扶起来,让人靠进怀里“小心。”
    她先是一怔,等嗅到丝丝缕缕的金灯花香,又放松了下来。
    “要喝水么。”
    她点了点头,就着他手递来的水喝了一口,小姑娘人窝着眯了眯眼睛,声音有些懒“这儿是哪……我躺了多久?”
    “蒙特利尔,王国最边境的城市……您昏迷了一天。”亚修轻搂着人,默不作声地将手落在少女脑后,缓慢地梳理着她那点有些乱的金发。
    “后来怎么了。”亚修的指尖递来一阵阵温暖的触感,捋得她心底发颤,人忍不住往他怀里缩了缩,声音愈发含糊。
    “魔雷让树人损失惨重,那几个赛提人趁乱逃掉了。索特人总体而言没有多少伤亡……”亚修低声说,“算是很好的结果。”
    莉莉安听到最后才松了口气,但又捕捉到了某个字眼,倦意一扫而空,整个人猛地窜起“魔雷?”
    是她想的那个么?
    “嗯,魔剑法师的魔雷。”他点了点头,垂下头与她平视,“小姐……还记得些什么?”
    她什么都不记得。
    铃声响起后她就与世隔绝了,头痛得要死,接着不知怎么的就见到了谢罗姆·汀恩,再醒来,便在这儿。
    看她神色茫然,亚修知道她真的什么也不记得了,只默不作声地用额头抵着她的,安抚性地拍了拍她的背“不记得那就不记得吧……小姐没事就好。”
    被这么一安抚,莉莉安缓慢回过神来,却反而更有些头痛。
    “他们是不是都知道了。”
    自己不仅是圣者,还是魔剑法师的继承者。
    亚修点了点头。
    “亚尔林先生让我等您醒来后去找他。”少年垂眸,“大概是想问您这些事情。”
    “问什么?怎么成为继承者的么。”莉莉安感觉那一阵要死的头痛又回来了,嗷了声往后仰。
    别说其他人震惊不震惊,会怎么想,她本人是非常茫然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是……讲道理我是被那群赛提人找到才知道这件事情的。”想到这,她莫名有些委屈。
    她打开了这个小游戏后就成为了魔剑法师的继承者,可在大陆的“现实”里,她压根没有机会接触与之相关的东西。
    你为什么会是魔剑法师的继承者?
    ——我也不知道啊,开了个小游戏就这样了。
    这还能这么玩儿的么?会有人信这个鬼?
    小姑娘的表情委屈且懵逼,或许是太难出现在她脸上,亚修一时有些心软,不轻不重地垂头蹭了口她的唇瓣,哑声道“魔剑法师虽统治了王国数十年,可那时是王国最混乱的时期,加之本身神秘,大家对他的了解不多,都以为这力量失传了……赛提人的一面之词未必可信。但您使用了魔雷便证据确凿,魔剑法师的继承者重现不是小事,亚尔林……或者帝都的贵族知道后必会采取一些行动。”
    想了想,他又安慰道“别担心……不会对小姐刨根问底的。至少,您不需要再担心谋杀国王的罪名。”
    少年的吻自然而缱绻,一时让她有些失神,等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忍不住打量对方,却发现他只是一脸无事发生般温和地等着她说话。
    这人似乎根本没有着急的时候,之前没觉得有什么,现在想起来又让她有点来气,抓着那只手拉到嘴边咬了一口,瞪他“我那个罪名怎么来的,你没点数?”
    亚修微怔,旋即苦笑道“是我的错……”
    这些事情上他承认得很爽快,完全没点真凶的自觉。
    “不过……至于您‘为什么会成为魔剑法师的继承者’这个问题……如果小姐自己也不清楚的话,问题会变得很复杂。”也没抽出手,任由着莉莉安抓着,等她松手后默不作声地瞥了眼手背上的牙印,低笑了声,用指尖蹭了蹭她的唇角,“谢罗姆·汀恩没有子嗣,继承王位的汀恩家族人与谢罗姆的关系不亲,都没能继承到这份力量”
    ——谢罗姆·汀恩为人神秘,有没有继承人是个未解之谜。
    但就“为什么会是莉莉安·波立维”而言,就令人头大。
    莉莉安撇了撇嘴,直勾勾地看着他“可我真的不知道。”
    她未必什么都不知道,但多是零散的片段,根本构不成“真相”——
    谢罗姆·汀恩作为魔剑法师,拯救了危难中的汀恩王国,成为了国王,与赛提人签订了和平协议,一手创造了如今的和平。
    可他本人却很神秘,传记里对他的描述寥寥,人们极少提起他,甚至有人怀疑他出身自汀恩家族的身份……留存于世的画像甚至只有一幅。
    赛提人知道她的身份,不顾一切地深入王国找到她,要将魔剑法师带回赛提人王的部落。
    查特解锁了她魔剑法师的职业,苏铃唤醒了魔剑法师的“状态”。
    “梦境”里那个谢罗姆·汀恩说“去寻找答案吧。”
    ……
    她还缺一些关键的,能够将这一切串联起来的线。
    闭了闭眼睛,莉莉安重新看向亚修“你知道些什么。”
    她随口一问,却不想亚修嘴角轻扬着笑了声“是有些想说的。”
    “有一些疑点……对谢罗姆·汀恩这样的魔剑法师而言,法术传承是大事,在选择继承者时需要十分的慎重考虑……我想这大概不是直接传承……小姐了解法术传承么?”
    莉莉安摇头。
    这不是她的业务范围。
    吟诵法术因为简便而使法师丧失了大部分对法术原本的了解,而传承不传承都不影响她打小游戏。
    “我和您说过法术师徒的关系,那是最直接的传承。但有些法师的继承人不会在生前就定下……他们会留下传承物,等待最合适的那个人。”亚修说,“小姐出生时魔剑法师已经去世了,因此您会成为继承者,有一半的原因是接触过传承物。”
    少年想起了些东西,冲她眨了眨眼“小姐见过这类东西么,常常是石碑、书籍或者别的……”
    莉莉安“……”
    问题就是没有。
    她就是以魔剑法师继承人的身份来到这个世界的,要找传承物得往前追溯,而她并没有上一个莉莉安小姐的记忆,接触过什么那都是未解之谜。
    在那之后,唯一有些微妙的东西就是谢罗姆的画像以及汀恩国王的冠冕宝石海丽思之心。
    前者让她看到了一段烈原复仇的画面,后者似乎与此关联不大。
    “没有诶。”莉莉安抿了抿嘴,视线闪了闪,“另外一半原因呢。”
    “血缘传承。”亚修看出她想起了些什么,但却没说,自己也只是继续。
    莉莉安“卧槽”了声“波立维家和汀恩家族没什么关系吧?”
    “理论上是没有的,波立维家获得贵族身份如今三代人,是魔剑法师出现后的事情。”亚修摇头。
    “……你怎么那么清楚。”莉莉安听着觉得没什么问题,可意识到他平淡语气里的一丝笃定,忍不住问。
    亚修怔了怔,缓缓抿了抿唇,弯起的琥珀色眸子里流溢着光“为了找到一个合适的替罪羊,事先有仔细调查过……所以小姐的事情我都知道——很合适。”
    他最后这个合适说得暧昧,莉莉安老脸一红,白了他一眼,问得极为犀利“那你怎么没查出来我是魔剑法师的继承者呢。”
    亚修像是被问住了,笑容淡了一些,沉默良久。然而他开口时却不是“确实没想到”之类的话,反而道“小姐是最近才知道自己是继承者的……对吧。”
    莉莉安点头。
    “传承物带来的反应很强烈,如果真的接触过,您会在第一时间察觉,另一种间接的血缘传承会在血脉里流传,但会潜伏着,直到在某个机会中复苏。”
    顿了顿,少年的眼眸里的光一点点凝固“魔剑法师没有子嗣,但或许有个人接受了他的传承,但这个传承者却一直没发现,反而通过血缘将这种力量带到了……小姐身上。”
    房间里头暖光微弱,像在安静地拉扯着少年的影子。
    “太奇怪了,就算真的有这种东西,以波立维家的情况,未必有机会接触吧,这种传承怎么会落在波立维家……”安静当中,莉莉安看着那一道阴影,忍不住小声嘀咕,“这种东西不应该肥水不流外人田么,找我这种小角色做什么。”
    “如果……获得这种力量对自己没有好处呢。”
    莉莉安一愣。
    少年的侧脸浸在微弱的光下,眸色深深“传承,有时候不仅意味着获得力量,还意味着需承担一个法师所承受的诅咒。”
    ——如果这些力量捆绑着一个常人难以承担的诅咒,那么这传承就不是人人争抢的香饽饽,而是……烫手山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