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历史军事 > 新婚夜,大佬调戏娇妻上瘾了 > 第199章 199,你是我女人
    最快更新新婚夜,大佬调戏娇妻上瘾了 !一典舞罢,君织夏赢得了所有人的鼓掌,更有不少舞者,发出了尖利的口哨声。
    君织夏跳下舞台,到边上喝酒。
    小厉和小蝶就守在附近。
    她们看得出来,君大小姐心情很不爽。
    跳舞只是为了发泄情绪,虽然她说,她要找帅哥玩玩,可是四周帅哥那么多,都对君大小姐感兴趣,她的眼睛根本没往他们身边瞟一下。
    她们知道,君大小姐对小白脸、小鲜肉,完全不感兴趣,在这夜场,放眼望,没一款是她看得上眼的。
    君织夏喝了好几杯酒,期间,每每会有年轻男子来搭讪,都被她推开了。
    妈的,她觉得这里的男人,一个个都太嫩了。
    本来嘛,以她财力和地位,想招几个小白脸来玩玩,太容易了,只要她愿意,二十出头的小弟弟,要多少有多少。
    但是,只要和他们聊上一会儿,她就觉得特没意思——一个个都浮浅的很。
    看来姐弟恋与她是没缘份的。
    她又喝了一杯酒,决定回家睡觉去。
    就这时,又有人过来搭讪了。
    “美女,睡你需要花多少钱?”
    一个娘娘腔走了过来,笑着打量她,那眼神是待价而沽的。
    “我们家少爷对你很感兴趣。”
    说来,这个夜店还是很正规的,绝对没有色情服务,现在居然有人胆敢跑上来问出台的价码,还真不把人当人看。
    君织夏莫名来了气,斜了一眼,醉眼一眯,支着脸蛋咯咯一笑:
    “回头你去问问你家少爷,他的命值多少钱,想睡我,就得拿命来换。他得先为我死了,得让我看到诚意,我才可以被他睡。否则,滚他妈的蛋……”
    最后一句,可太有气场了。
    娘娘腔骂了一句:“神经病”,走开了。
    没一会儿,一个喝得醉醺醺的紫衬衣男人跑了过来,指着君织夏,笑得色眯眯地:
    “妞,老子我就是看上了你,今天晚上,你陪也得陪,不陪也得陪。在这圣京,还没有我得不到的女人。把她给我拿下,送去……我……我家……马上……”
    舌头都捋不直了。
    可见这人一定是喝大了。
    偏这个人身后跟了好几个保镖,居然真的跑上来要拿君织夏。
    小蝶和小厉见状,连忙上前帮忙。
    七八个人对上二人。
    小蝶和小厉被拖住了。
    对方另有两个保镖直冲君织夏而去,拖了就要走。
    她顿时傻了眼。
    靠,这也太横了吧!
    这里可是圣京,治安最严的地方,居然有人胆敢公开抢人,这也太无法无天了!
    君织夏不会打架。
    眼见得他们就要把自己架走了,有人跳了出来,一脚一个,生生就把那几个家伙全给踢翻了,现场直接就混乱了起来。
    稳住身形后,君织夏抬头看过去时,整个人晕晕的,眼神当场就直了:
    谢长风。
    怎么又是谢长风?
    他拉住她的手,一边护着她,一边杀出重围,只扔下一句:
    “少磨蹭,快跟我走。”
    那光景,就好像回到了六年前,每一次她遇险时,他都会如神人一般冒出来,牵住她的手会说:“少磨蹭,快跟我走……”
    而她本能地会跟他走。
    没一会儿功夫,她就被他从夜店带了出来,坐上一辆出租车,轻轻松松就躲开了那些人的围追堵截。
    可她出来消遣,是为了忘记这个男人的。
    为什么再次得了这个男人的帮助,又和他搅在一起了呢?
    “君织夏,你又欠我一次……”
    坐在出租车上,谢长风呵呵一笑,一股浓浓的酒味喷了过来,“你欠我的,怎么还也还不清了吧……”
    君织夏瞟了一眼,压下躁动的心脏,不再像昨日那边激动,只淡淡落下一句:
    “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来干什么,我就来干什么?不过,你现在的穿衣风格,还真是够浪啊,怪不得他们以为你是可以随便睡的……”
    谢长风上下一瞄,她的身材是真的好,而这衣服穿得是真的惹火,再配上那妖艳的舞步,的确能让男人们为她蠢蠢欲动。
    “怎么,你也想睡吗?”
    君织夏挑眉打量,这个痞帅痞帅的男人,比以前更帅了。
    “想是想,但怕以后甩不掉,还是算了吧!”
    他笑白牙,对司机叫了一声:“师傅,到隆裕商场。谢谢。”
    君织夏跟着拍了拍驾驶座:“师傅,前面放我下来,谢谢。”
    谢长风立刻纠正:“师傅,直接到隆裕商场,不用停。”
    君织夏瞪了一眼:“我在哪下车,轮得着你管?”
    谢长风闲闲靠着:“那你试试,有我在,你能不能下得了车?”
    君织夏郁闷极了。
    的确,他身手好,真要不让她下车,她估计是够呛。
    “小姑娘,要不要我报警?”
    好心的司机师傅转头问。
    “不用了,那就去隆裕商场吧,正巧,我饿了……”
    她懒得和他争下去。
    司机瞟了一眼:
    明白了,就是一对在闹别扭的小情人。
    他没再多说什么。
    车子很快到了隆裕商场。
    君织夏见车子停下,就要借机遁走,哪知谢长风早一步扣住了她的手腕,牢牢抓着她下了车。
    “谢长风,你干什么?放手。”
    “不放。”
    “谢长风,你再这样,我喊救命了。”
    “你喊啊!你想今天继续上热搜,接着喊。我一点也不介意。”
    “谢长风,你抓疼我了。”
    “疼不死的。”
    “谢长风,你到底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你跟着就是了。”
    “谢长风,你爱管我的毛病,怎么一点也没变。”
    他不搭理了。
    “谢长风,你放手。”
    “谢长风,我真生气了。”
    “谢长风,你是不是有病?”
    “谢长风……”
    她一边跟着,一边叫着,恨恨地,就是甩不开他。
    嗯,也有可能是不想甩开。
    谢长风把她拉到了一家品牌女装店,走过去随意抓了一件T恤和一条半身长裙,塞到她怀里,命令道:
    “马上去换上。”
    他这是嫌她穿得太暴露了?
    她就爱穿比较露的衣服,大热天的,没必要把自己裹得像修女,但是,这个男人,在西非的时候就爱管她穿什么。
    当时,这个男人说过这么一句话:
    “这是一个战乱国家,到处都有娶不到老婆的流浪汉,你又是个漂亮小姑娘,我说,君小姐,你是嫌麻烦太少,想福利更多单身男同胞是不是?”
    在西非,她一直被要求穿得中规中矩的。
    “为什么要换?这里是国内,大家都这么穿……”
    她才不愿意。
    “换不换?”
    谢长风盯着她,邪气的眼神变得越来越危险:
    “你要是不换,我就亲自动手!”
    “你是我谁?我要你管?”
    她哼了一声,转身要走。
    被他拉了回来,一起进了试衣间。
    “换不换?”
    “不换。”
    两个人对峙着。
    谢长风把她逼到墙上,双手扶上了她的腰,看样子是真要给她换了。
    君织夏紧张了,“你干嘛,想非礼吗?”
    浓浓的酒气扑面而来。
    这个男人喝了不少酒吧!
    他若想非礼,她可打不过他。
    “你可以喊,但这衣服,你必须换。”
    谢长风的态度显得无比强硬:
    “你是我的女人,你的身子,不许给别人看……我不许,你听明白了吗?”
    他哑着声音,压住了她。
    一双手牢牢扣住了她的细腰,以强而有力的臂力表示着他的决心。
    这一刻,他的眼神显得无比的热烈,灼烫的气息,在鼻唇之间掠过时,撩拨着她心里那根蠢蠢欲动的情弦。
    这一刻,她的心脏不断地紧缩着,狂跳着,欣喜着,又恼怒着。
    最后,她又无比倔强地叫了过去:
    “我怎么就成你的女人了?谢先生,我们连男女朋友都不是……唔……”
    话没说完,他直接就压下来,咬住了她的唇,如恶狼扑食一般,恨不得将她整个儿囫囵吞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