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女生小说 > 魏晋干饭人 > 番外 现代(完)
    钱砸下去后,机器很快在医院安家落户,主刀莫德也很快飞过来。
    一见面,他就热情的朝傅长容伸出双臂。
    傅长容接受良好的和他抱了一下,反倒让莫德惊喜起来,叽里咕噜的说个不停。
    这在以前,傅庭涵根本不跟他抱,最多愿意伸个手。
    傅长容听懂了,冲他友好的笑了笑,并不掩饰自己和原身的不同的。
    傅长容这段时间在众多同事的帮助下已经“回忆”起来英语和德语,虽然说起来还有些磕磕绊绊,但听一点问题也没有。
    俩人瞪着大眼睛看着彼此,慢慢接受了梦中所见,然后释怀,都不由一笑,看着彼此的眼中好似盛着星星一般闪耀又开怀。
    活动奖励
    本活动无任何粉丝值要求~
    发布的活动帖通过初步筛选(管理员在帖子下回复通过)即可获得雨竹周边礼物一份~
    入选官方优秀贴有额外奖励哦~如有任何疑问可加群咨询~
    活动说明
    干饭人番外即将结束,在大家看书的过程中,有哪些内容让你印象深刻?哪些方面值得让人深思?哪些情节让你感动?
    赵和贞也不遑多让,她已经辞掉学校的工作,但没有离开学校,而是从老师转成学生,每天不是泡在图书馆里,就是去教室里旁听。
    交换庚帖,两家便算正式定亲了。
    傅长容虽然醉了,脑子却还在,他歪头想了想,许多未解之处一下就通了,“出事前,我们两家正在议亲?”
    她去冰箱里拿酸梅汤,一边还叫傅长容看她,“你看我是不是走得特别直?”
    因为她曾是学校的老师,又是这个学校毕业的,老师们对她很宽容,学校也愿意给她便利。
    赵和贞很快反应过来,这是“她”和傅长容的身体,他们的魂魄在另一个世界,那在他们身体里的是谁?
    傅长容含糊的回了一句道:“都不好喝。”
    傅长容张了张嘴没吭声。
    课,随便上,图书馆的书,随便看。
    赵和贞一顿,问道:“骑马?你梦到你自己回去了?”
    对于回家,赵和贞从不怀疑,她觉得她既然能来,就一定能回。
    傅长容接过酸梅汤喝起来,心中腹诽,走的是直的,但能问出这话来便显见是醉了。
    来这里两年多,赵和贞从未提及过此事,都不在那个世界了,傅长容本人又不知情,提它作甚呢?
    一道声音响起,吓了赵和贞一跳。
    他就像一块干枯的海绵一样吸收这个世界的知识。
    祷告完毕,她又忍不住多说了一些,“列祖列宗,保佑我家含章能夺得豫州之地,当上刺史,最好能和公爹一样成为朝廷栋梁,其实和东海王一样也可以,皇帝无能,就应该我儿这样能干的人管理天下,当然,含章一定不会像东海王那样无能又恶毒的……”
    听说她想要重新规划自己的职业,学习更多的知识,大家都愿意帮忙。
    赵和贞没喝过酒,想要试一试。
    “含章,”赵和贞喃喃,“真的是她,竟真的是交换,那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在军营大帐里?看位置,这分明是中帐。”
    傅长容见她伤心,就转开话题,问道:“我们两家进行到哪一步了?”
    结束的最后,起点还有个名场面活动,大家可以选择性参加。
    不会有比此时更好的处境了,就算是她回来,也不会有此成就的。
    这还是一个同事教她的,“赵老师,你以前就总是这样学习,以前还会在app上讲课赚外快,现在怎么不上传课件了?”
    赵和贞,“听我阿娘说,两位祖父已经说定,交换了信物,只等交换庚帖了。”
    俩人面色都没什么变化,让莫德稀奇不已,私下问沈岩,“他们这是算在一起,还是算不在一起?你们华人不是都含蓄矜持吗?不脸红也就算了,脸上竟然一点喜悦和担忧的表情都没有。”
    迷迷糊糊间,她似乎看到繁星闪耀,天地广阔,荒野之上火把连成繁星,连营一片,一看便是军营之中。
    她抬头一看,竟是赵氏祠堂,而祠堂中正跪着一人。
    哪怕在记忆里看到过,但与自己真正用眼睛看到是不一样的。
    她扭头看去,就看到了傅长容。
    看清楚人,赵和贞瞪大了眼睛,连忙上前,“阿娘——”
    但当傅长容研究的深入,俩人对是否能回去开始怀疑。
    但今夜,赵和贞却胸怀敞开,什么都不做隐瞒,包括赵家内部那些肮脏算计。
    赵和贞见了又乐起来,干脆也盘腿坐到地上去,“你这酒量不行啊,我祖父爱酒,你这酒量怎么上我家提亲,过我祖父那关?”
    赵和贞一腿撞在椅子上生疼,就忍不住去踢它,眼泪哗哗的流,“连个椅子腿都欺负我,当我好欺负啊!”
    毕竟,他们房子买在了对门,上班一起,学习一起,隔一段时间就凑在一起说悄悄话,连俩人在一起的气场都跟人不一样,这不是在一起是什么?
    只有俩人知道,他们只是朋友,只是在密谋回家而已。
    赵和贞已经酒劲上来,又累又困,顺势就躺到地上,含糊的道:“前尘往事,前尘往事……阿娘和二郎也不知如何了,再不回去就真的晚了……”
    可祖父还是选择让她和傅家联姻,就是为了要借傅祗的手庇护他们姐弟。
    念头闪过,山河快速褪去,连营大军瞬间消失,她一下出现在了祠堂之中。
    她一下瞪大了眼睛。
    活动时间
    4月25日-5月8日
    身边的朋友,老师和学生们都默认俩人在一起了。
    赵和贞也接受良好,反正说的也不是她。
    虽然是 番外更新到这里就全都结束了。
    他们就没怀疑过自己不能回去。
    学校的教授老师们看他们如此好学,既欣慰又心疼,“虽然失忆了,两个孩子还是这么好学。就是太惨了,学了多年的知识就这么忘了。”
    “怎么了?”
    她没有接触到人,而是穿了过去。
    而这个世界学习真的很便利,有耳机,有电脑,即便不去教室上课,他也能学习,连走路都能用耳机听。
    赵长舆手中的势力,赵仲舆继承不到的,他都会过渡给傅祗,由他带领着对抗东海王等权贵,保护皇帝。
    傅长容终于问道:“你出事,具体是谁下的手?”
    两年后,俩人重新入职学校,最常去的地方是当初他们发生意外的商场,据说每周都要去一次,只要去一次就要坐当初那个电梯,来回好几趟,多年不变。
    希望通过大家发布的内容可以给其他读者认同感,让新读者通过你的安利有看下去的冲动~
    活动要求:
    傅长容也醒了,揉着额头爬起来,迷迷糊糊地看了她一眼后道:“难怪我昨晚梦见我趴在马上疾跑,压着胃疼,原来是你压着我的肚子。”
    “我,我有点冷,我怀疑是我念叨太多,有祖宗回祠堂了,我们快回去。”
    赵和贞大力的拍着他的手臂道:“文人爱酒,你怎么能不爱呢?你有这么多愁绪,更该爱酒不是,怎能不知?”
    王氏小小声的道:“其实她可以做女曹公。”
    听说时光机和平行空间的研究目前还是外国走在前列,所以他必须学会外国的语言。
    想学的知识,想带走的知识太多了,得分开学,尽可能多的把知识带回去。
    有些许记忆,加上傅长容是真的聪明,他大概继承了祖父和父亲语言的天赋,这陌生的语言听过一遍就耳熟, 王氏跪在蒲团上恭敬的祷告,“列祖列宗,请保佑我儿含章和永儿平安无事……”
    在发觉回不去之后,那个世界的事一下变成了前尘往事,甚至说是前世。
    “是很惨,但我听说他们还是有些记忆的,只要一上课,从前学过的东西立刻就想起来了,所以我觉得现在和他们一起上课的学生比较惨。”
    赵和贞就大力拍着他的肩膀道:“你羞什么,我都没羞呢,我们都死了,不能回去,这些皆是前尘往事。”
    赵和贞的手术进行得很顺利,恢复得也很好,等她休养过来, “可惜了,我祖父这个打算,你祖父知道,叔祖父也有默契,但我那大伯和大伯母太蠢笨了,哦,还有我那些堂姐妹,也极蠢,他们还以为祖父让我们结亲是为了扶持二郎做世子呢,殊不知,我祖父所求,也不过是我和二郎平安而已。”
    赵和贞有种恍惚之感,念及记忆中那人的性格和能力,却又觉得极对。
    赵和贞对理科更感兴趣,最后去专修数学和物理。
    一个和她长得极像的女子正坐在大帐之中,在蜡烛下认真的写着什么。
    傅长容被拍得生疼,抬起头来看她一眼,确定了,“你也醉了。”
    傅长容却对天文和航天更感兴趣,于是也改了自己的研究方向。
    赵和贞什么都知道。
    而且,他们的灵魂又要怎样脱离身体呢?
    真到实行这一阶段时,才发现前面还横亘着一座大山,搬不开,一时也越不过去。
    赵和贞:……阿娘怎么老念叨爵位?
    不过……连营大军不是傅庭涵做统帅,竟是她。
    赵和贞:……
    别说赵和贞,就是傅长容都有心灰意冷之感。
    俩人确认了他们做了同一个梦,不过,她看到了前半段,而他看到了同一个场景里的后半段。
    虽然已经放下心来,但她也下意识的想跟出去看看,但才走到门口,她便眼前一黑,然后就感觉到一股凉意抚过周身,身下硬邦邦的,周身全都不舒服,只有脖子和头还暖和舒服些。
    请以「安利名场面」为题,发帖参与,创作本作品的名场面内容,仅限文字形式。
    最为美妙的是这个世界不一样的政治和律法。
    赵和贞没有在医院住很久,确定可以出院后便立即出院回到学校。
    莫德不是 她还有堂姐,上蔡伯下一任继承人是大伯的话,那堂姐的身份更尊贵一些。
    坐在明亮的教室里和她曾经的学生们一起上课,傅长容和她一起,但很快两个人就分开,很有规划的分开学习,一人学习几科。
    “这个恋爱模式倒是新奇,就是对我们理工人太不友好了,你不知道,我上个月追一个学妹,她就问我以后会不会也这样带她去坐商场电梯,教授他们谈恋爱就不能换个地方谈吗?”
    案前的人摇了摇头,“就是觉得怪怪的,刚才好像有人在看我一样。”
    赵和贞一下放下心来,再去看碎碎念的母亲,她一下释然了,忍不住露出开心的笑容来。
    傅长容一愣,扶着额头看向她,“你说什么?”
    很多东西都只在猜想阶段,即便有些发现,目前也没有技术能达到穿透两个时空。
    傅长容没想到他们已经到了这一步,一时踌躇。
    傅长容呆愣地看着她,点头,赵和贞把酸梅汤给他,笑得特别傻,“所以我没醉吧?”
    1、请以安利本作品名场面为主题发帖,发帖形式为文字,字数不少于200字,正文带上话题#安利名场面#以及#魏晋干饭人#,标题需含有关键词「名场面」,发布在本书友圈内。【不能照抄原文!!!!】
    她已经有所猜测,果然,很快听到他喊她的名字,“含章”。
    傅长容连忙递给她纸巾,又要去看她的腿,结果才起身走两步就眼前发花,一下倒在地上。
    惨虽然惨了一点,但两个人重新学习后职业规划都发生了改变。
    “我没醉,我还清醒得很呢,你才醉了,”赵和贞起身,“我家有酸梅汤,我给你酸梅汤解酒。”
    赵和贞虽然有赵含章的大部分记忆,但并不是那么详细,很多东西她都不知道。
    2、帖子一经发布不可删除,且须为用户首次发布,不可使用已参与其他活动的作品发帖
    3、用户不得发布水帖、无意义文字/符号以及与活动主题无关的内容。
    4、活动结束后将由运营团队手动发奖,请耐心等待。
    本活动最终解释权归我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