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历史军事 > 菩萨劫 > 第七十九章 天人乱情 乔娇生死
    最快更新菩萨劫 !天宫瑶池中传来嬉闹笑声,几个薄纱贴身酥胸半露的仙子红了芙蓉面,扭捏地躲避水中大手的袭击。
    “天帝大人,快来抓我,人家在这里呢。”
    “还有我,捉到我,人家就从了你….”
    帝释天勾起嘴角,鼻子轻轻哼着,他向后仰去,浮起到了池边。修长精瘦的臂膀搭在池边,手头一挑一挑地弹着水花。
    “没意思!”
    好听的男音落下,却让不远处面色潮红的仙子们白了脸。她们面面相觑,却利落的剥去自己身上的纱裙。顿时仙气飘渺的瑶池变得绮丽无边。
    白嫩肌肤的艳丽女子荡漾着腰身来到天帝身侧。有的娇柔的钻到男人的臂膀下按摩天帝精壮的臂膀。还有一个仙子张开红艳艳的小嘴,顺着男子的胸膛下滑没入水中….
    “嗯…”帝释天头微微扬起,湿漉漉的黑发垂落在水中晕染开来,挑拨着水中起伏的小脸。浮在空中的仙子听到了天帝厚重的呼吸服侍得更是尽心尽力。这些伟岸身躯左右的仙子更抛却往日端庄,媚眼含春,芊芊细腰摆动将瑶池之水晃荡得厉害。
    “碧落….”粗喘随后便从帝释天好看的唇中溢出:“碧落…”天帝的一只大掌突然收紧,另一只手探入水下…
    “天帝....”闷头在水中的女子哪里等的了,水中姐妹们摇曳的影子和鼻间的男体让自己心痒耐,她忍不住从水中探出头颅,撅着小嘴凑到了漂亮有型的双唇前:“天帝...”她忍不住将自己的贴了过去,用最直接的行动挑逗他们伟大的帝王。
    帝释天毫不推拒,腰杆一挺,水波一荡,一声娇喘,一声声撞击。
    “碧落...碧落...”深陷在欲望中的帝释天左拥右抱,一刻不得闲。
    “天帝!天帝!”身边仙子纯情难耐管不了天帝口中唤着谁的名字。
    男女喘息混合在池中,直到一仙子太过投入,一手将帝释天蒙着眼睛的丝缎扯了下来。
    桃花眼看到一池色欲垂涎的女子,没有一张与心心念念的碧落相似。心中没由来的倦怠让桃花眼眯了起来,缓了身下的动作。
    正欲仙欲死的仙子顿感节奏减缓,更加急促的摇摆腰肢,可下一刻便被天帝推得老远。
    “都退下!”
    还在喘息的几个女子酡红着脸面,捂着胸前,相互埋怨。可知道,她们能服侍帝释天都要排着号,并且自从佛会后天帝不再对她们这些侍宠仙子有兴致,每次他都要在眼睛上系着带子喊着那修罗道的女子名字才能尽兴!这可好,丝带一拽,她们的好事也就没了。
    女子姗姗而退,帝释天毫不掩饰露出眼中的阴狠。他没想到一个碧落能让自己到如此地步!他堂堂一个天帝,享受天福,如今只能闭着惦念一个女子!
    “碧落!你这个妖精....”
    水雾缭绕,他想起善见城内寝宫浴池。那天,差一点!自己就将她弄到手!邪气的声音从帝释天口中传出:“无论是止水还是碧落,都逃的太久l ,我是该收网了!”
    碧落猛然张开眼睛,脑海中闪烁一道白色光芒恰巧与眼前的苍茫白雪重合。
    她记得佛会那天,自己要小解,一出门便看见一道白影。当自己被骗入帝释天的寝宫时,从自己身边冲过去的赤裸女子身材娇小,那背影真是熟悉。熟悉?天人自己认识几个?能让她感到熟悉的无非是红果大婚时遇到的那些仙娥!
    是乔娇!那娇小的背影自己怎么会认错!她构陷的乔娇!
    可乔娇何时成了帝释天的女人?她不是爱慕增长天王?乔娇攀高枝本来与自己无关,可偏偏在佛会那日被自己遇见?接着自己又被轻薄又丢了斑羽。乔娇又如何知道自己身上的斑羽在自己身上?红果、帝释天、乔娇!乔娇、帝释天、红果!乔娇、红果、帝释天....…
    不!若结了仇恨的,只有红果和乔娇。而大婚后红果亲口说自己被乔娇和清莲折磨吃尽苦头。难道她们为了报复自己合了一伙?然后同时拜倒在帝释天魅力下?这种推断也有道理,可是又太巧合!两个女人的性格根本不可能走在一起!
    红果和乔娇?乔娇和红果!
    若是...红果根本不甘心回鬼道,或是偷偷潜回,将折磨自己的乔娇给杀,拨了皮办成乔娇的样子....这才合情合理!
    碧落呼出一口气,又被接下来的推断吓得一身冷汗。
    帝释天既然能看得出自己当初带了猪皮面扮鬼丫鬟,更能看出这乔娇是红果所装扮,为何不惩办了杀了天人的饿鬼,并且更恶心的是与饿鬼共浴交合?!
    若第一个推断是真的,那么帝释天为何要帮她们?
    若第二个推断是真的,那帝释天....就是个....恶心又狡诈的狐狸!
    碧落揉揉脑袋,这回廊一坐下估计坐了半个时辰,看样子增长天王那里求证一下乔娇的生死是必须的!
    “碧落...你终于要回屋子了!看你想事情,我没敢弄出多大动静,你还冷不冷?”毗摩质关怀的声音又传来。只见这修罗王像是自己的灵力使不完,双手从碧落坐着的长椅上收了回来,那周围十米之内全飘荡着他浓稠的灵力。而自己就坐在那个范围内,也因为自己出神并未注意到修罗王的灵力已经将自己包裹起来。
    “不冷,谢谢。”
    碧落鼻头一酸,手不自然的捂着腰间的银铃。其中一颗里面藏着手炉,它也给了自己温暖。藏缘,再等等我,我将事情想明白弄清楚,不再缠绕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便干干净净地去找你....
    "你肚子疼吗?"毗摩质间碧落手捂着腰,心中焦急担心便一个大手将碧落拉近怀里。这次他直接用手敷着碧落的腰侧,皮肤贴着皮肤给她传送灵力。
    “不疼...”还有毗摩质,她该如何拒绝他。“毗摩质,等事情结束后,就回去吧,修罗道不能少了你,你放心,我也回去。”然后再跑出来。
    毗摩质大手顿了一秒,之后继续传输着灵力:“你刚才让我陪你的,现在又要赶我,别再搪塞我,也别再拒绝我。”
    唉.....
    鬼柔踏进院落,恰巧见到了毗摩质从后面环抱着碧落,那表情让鬼柔动容恍惚。这是个什么样的男人?面目怪异,表情伤感、眼睛又有满满滴爱意。反观碧落,一脸的无奈和...无情!
    为什么,所有男人,都爱你?碧落!
    刚才她去了城主府,在往日经常幽会的卧室找到了靳郎。一推门,屋中的气味好比当初自己在的柳巷平房,潮湿带着腥咸!而靳郎正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脱光了衣服弓着身子对着自己。靳郎皱紧眉头,口中喃喃的说:“快回来,快回来...”,而他的两手正……
    她顿时心一软,觉得自己直接给他了断是否太绝情...毕竟他现在的颓然多半是因为自己。
    也许是靳郎太过投入,粗喘着半响也没发现自己进了屋子。
    直到一道污浊落到了自己前方地上。腥味更胜!
    鬼柔以为他可以清醒了,可谁知他直接背过身去,呼呼大睡起来。她蹙着眉头,绕过地上的赃物,轻轻地来到床前。她来之前,特意又在自己院落的假山山洞中找来当初备用的皮面,换成浅浅的才来见他。可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喂...”鬼柔刚开口轻轻唤醒靳远,却蔑见靳远枕头上的一块方帕!靳远,刚才就是将方帕压在脸边,对着方帕上勾画的女子.....自慰!
    手中的方帕飘落下来,灰白色的底不知被靳远握着多少时日已泛出黑印,但那人物却画的七分神似。
    碧落!
    鬼柔回神,那心中泛起的何止是酸楚!还有淡淡地嫉妒!
    丑的俊的,英勇的龌龊的!都爱她!而自己,却因为样貌被嫌弃、被抛弃、被憎恶。
    “你回来了?!和那靳远说清楚了?”
    碧落挣脱了毗摩质的怀抱,看着依着院门站立的鬼柔。她那模样,好似受了委屈。
    “说清楚了,缘起还是缘起茶楼,我已经拿到地契。”
    地契?自己当时一掌打醒了靳远,他眯着眼睛看了自己好一会儿才舔舔干裂的唇瓣说:“原来是浅浅,这些年你到哪里去了?你回来了?”他一边说,消瘦的手臂就要揽上鬼柔的腰肢。
    “这些年,你可想我?”问她去哪里只是客套话,所以她也问一问客套话。鬼柔身子一软跨在靳远身上,娇媚一笑褪下裙摆。
    “这...”靳远没想到浅浅能这么直接,只是刚才....现在自己如何能应付得了!
    “怎么?不想我?”鬼柔趴伏在靳远身上,两只小手灵蛇一样。
    “这.....”靳远咬着牙,他要快快安抚浅浅,她一回来定会问为何缘起茶楼空了,还换了名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