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历史军事 > 空间小农女 > 第553章 云溪山庄的日子
    最快更新空间小农女 !大师也不理这几人呆掉,自己盘膝坐定,不理人了,
    玉玥愣愣地走了出来,外面红火大太阳的,绿树、红墙、琉璃瓦,迎面吹来的风都带着檀香的味道,满耳只听到檐角吊着的铜马、铜铃的响声。抬眼望去,只见各色经殿掩隐在山岭、绿树或崖壁之间,香客们络绎不绝地穿梭其间……
    不可能,这美好的生活,不可能是假的!玉玥打起精神,决定不去管悟怔大师的话,寻了《归来寺》的监院,俗称叫作“当家师”的,《归来寺》的内当家慧能大师,都是熟人了,慧能大师笑着同玉玥打了个稽首:
    “小施主,今儿又来了?”
    “来了,听了经,有大悟啊,特别过来捐些香油!”
    “小施主,随意就好了!”亲手拿过布施簿来,玉玥提起笔来,在上面认真地写了写。然后出去,金嬷嬷带着一个小和尚,径直去副寺也叫都仓的慧明大师处,他掌着《归来寺》的仓库,俗称“库头师”。把拉来的几车粮食交割清楚了,玉玥方才同慧能大师告辞出来,同大舅舅大舅娘一起离了寺,回了《云溪园》去了。
    “玥儿,这个大师那是高人,他说你这婚事不算退了,我虽不信,可也要打起精神来,我想着,等你大表哥同汤家的事定了下来,就着手办你的事情,前几日,也有不错的人寻到你母亲处要议亲,我们就先议起来怎么样?”
    玉玥看着他,敢情这一路上没说话,却在这里等着的哩,议什么亲啊!
    “大舅,再说罢,我其实并不想……”
    “不可乱说,这女孩子怎么能没个婆家,本来还想要多留你两年,我今天听了大师的话,却有些不放心,必要趁着贤王还在外地,把你这亲事给定了!”
    这是要杀个别人措手不及?玉玥也觉得,贤王处难得处理,那么,就定亲也行吧,玉玥想着要见见那桑海了……要在这件事上,取得一致意见,玉玥知道,平等才是夫妻相处之道,桑海同自己也算是能平等交往吧?
    两人各自肚子里打着小算盘,并没有再对这次订亲的事情有所议论,就这短暂的几句话,那个柴胡也是没有听到的,玉玥看着远处院门外巡逻着的柴胡,不由得眯起了眼睛。这是个暗桩啊!
    不过玉玥不着急,过几月自己就要进京去了,玉珠的婚礼八月十六,之前娘亲肯定是要生了孩子的,这时间左右点没定,不过,自己不急,真不能急,这才退亲没多久呢,才离狼窝怎么又能匆匆忙忙进虎口呢?
    大舅舅带着舅娘第二天一早回京去了,一要打听郝家怎么退的亲,二来,却要请人和八字,准备去提亲去了,不管怎么说,悟证大师批了天作之合,那可是绝对假不得的!
    玉玥仍然呆在庄子里,老祖扛着锄头就下了田,这么毒的太阳,能种地么?可显然老祖认为能种,带着手下小厮,一早一晚的,忙碌着,《云溪园》早被田七安排着变成了花庄子,所有的田里,种满了各式的鲜花,玉玥对此是十分满意的,田七手下尽是能人啊,这看起来,那就是一年四季都有鲜花开放的样子。玉玥由空间取了一包蔓珠沙华的种子,交给庄头,让他寻地去种了……
    “姑娘,这是……”
    “不要管它,去种吧,开了花你就知道了,这花可以入药,而且还很贵重!”
    玉玥这也就是随手而为,不过是自己在空间的蔓珠沙华田里,看着太漂亮了,想着在外间也种上一片,好歹也方便大家长长见识嘛。听到说是贵重的药材,庄头就拿着去了庄子的深处,在山脚边种了一片,这里很少有人能进来,最为保险,山上用巨大的花盆,种着各式的梅花,这是冬天才搬到主花园的。里面还有十几株墨梅。
    玉玥整天恢复了简单的生活,偶尔接到京里的消息,听到高、汤两家的亲事定了下来,腊月间成亲,日子就安排在玉玥的及笄礼后……
    也就是说,由七月底八月初,高、范两家就会陷入一连串的喜事之中,先是两位孩子的出生,玉珠的及笄礼及婚礼,准备两个月,十一月份玉玥及笄礼,然后就是大表哥成亲,其间那过六礼就平均一个月要办一次……
    今年,那就是高范两家大喜之年,大家都忽略不计玉玥的和离回府。呵呵,个别人,比如高四海比较白胆,还曾小声嘀咕着,这和离好啊,表妹一和离回来了,看看,喜事一件件的都来了……
    玉珠的及笄礼准备的也很不错,为了那及笄礼上最重要的道具,一钗子,玉珠选了几次都没有定下来,范家两位夫人拿着《珍宝楼》里的东西,真心是找不到买的!
    玉玥只好还是画图出来,拷贝了一些现代的原素,订做钗子去了……单掌柜的赶着做了出来,却不合范家两位夫人的意。玉兰公主等人,都在寻摸着,最后,还是钟无艳拿了一只钗出来,这才让大家满意了。
    不满意也不可能了,那是当初得自宫里的一支钗,还有什么衬不过的。
    上面那红宝石,可不是一般的色彩足,四周镶着的金刚石也是少见的粉红色,玉玥看到这只钗,就觉得,真是太漂亮得过分了……
    她却不知道,高小姐却对钟无艳道:“这件东西,你怎么舍得拿出来了?”
    “这不是我侄女的大日子嘛,你们两个这般身子重了,操太多心也不好!”
    “没事,反正我看她也没有生女儿的命!”
    “玥儿这里,我看着要紧着把身份要一个下来,老王爷说了许多次,钟唉,有动静没有?”玉兰公主在边上,寻思到哪里就说哪里,这时自然抬起头来问钟无艳,
    “也是奇怪了,本来那就是应该的嘛,可是这干闺女认可以,却说由我这头算起来,这一算可算不到郡主或县主的位份啊!”
    “皇后这是什么意思?那边秦家,听说也是认的干亲,也封了县主!”
    “真是搞不明白,不是金家在中间搅事,就是柳家!”
    “柳家如今正自顾不暇,哪有时间来理这事!”
    “可不,她那个县主女儿可是被宗人府里拘起来了!”
    “不是成亲了么?”
    “那也是个废掉的旁支,再说了,庶子不说了,还不知道能不能姓端木呢!”
    “都是贤王爷惹的事!你这好女婿真是不省心!”
    “什么我女婿,都和离了,能不能谈啊,还接不接着聊?”高小姐不依了。
    “和离了也是你女婿!”钟无艳根本不怕她,紧着说了一句!
    “真是不能聊了!我这肚子涨了,好疼!”高小姐摆开架式,我是孕妇我最大!
    钟无艳看了看他,轻笑道:“好歹几年不见,你这装样子的功夫怎么仍然没怎么进步啊,真是装都装不象,真不敬业!”
    高大小姐气绝!指着她没话好说。
    三人都有意识地回避了金家这个话题而不自觉。一番插浑打科后,大家就散了。
    玉玥的县主或郡主之位拿不下来,三人对及笄礼上的发钗又很着急,毕竟这正规场所,凤钗是主流啊!一个女人怎么能在这个时候不戴凤钗呢?两个女儿,解决了一个的问题算一个吧,玉玥的还有时间!三人一颗红心两种准备,开始为玉玥的及笄礼准备东西。
    这个,玉玥自然不知道,在她看来,及笄礼无非就是给两位老祖一个机会,一个把曾掌柜的掌勺弄来府里的机会,两人如今是不能碰,一开心那就是,站出来大喝一声!
    “请曾掌柜的来,摆席!”
    一点新意都没有。玉玥心里的及笄礼,那就是吃吃喝喝的过一天。可这古代又有规矩,所以不过是姐妹们一起吃一餐!吃一餐的事情,玉玥一般都不怎么上心!所以,她折腾着正研究菜谱,也许应该叫拷贝菜谱。
    玉珠自己也是有数的,拿出自己记的菜谱来,跟在玉玥的身后,鹅毛笔也是记得飞快,玉玥的生活充满了无语,一举一动着,两个书记员跟着,(半夏也是个记菜谱的)呵呵,真是的,不过,还是让玉玥给创新了好几样亲菜出来,不过,玉玥最引以为傲的臭豆腐被玉珠严拒了,不可能嘛,自己的婚礼上,臭哄哄的上一盘子来,难道说自己是臭美的?
    大奶奶却乐了……
    “这好,我家有时买不了的豆腐,拿着真是难办,丢又可惜了,不丢只能拿来喂猪,可你们说说,那豆渣都吃不完了,这下好,以后有买不掉的,我就制成这臭豆腐……”
    “大奶奶,我记得我给过你家臭豆腐的方子啊!”
    “呵呵,你大伯说,臭豆腐怎么能吃,一定是你写错了!”
    “那豆渣做菜肯定也没有的啦?”
    “你大伯说,那豆渣自古就是喂猪喂鱼的,难道还有让人吃的?”
    玉玥瞠目,这强人!而玉珠在边上,早就笑了起来!
    “大奶奶,玥儿炒的香草豆渣,那是一个美味呢,我一直以为你们家肯定都吃着的!”
    关键在于,它还很有营养啊,不过好在他们家豆腐也没少吃……真是没话说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