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穿越小说 > 红穿之新红大别山 > 第六章 三位大人物
    出于礼貌,我和韩维也赶忙站起来,讪讪地望着新来的二人,但没有敬礼,因为不会。  新来的二人望了我和韩维一眼,倒也不以为意。  “王团长,怎么搞的,一个星期打不下小新集?”  走在前头的瘦高个火气很大。  王团长,三十团,会是谁呢?我望向韩维,她也有些茫然。  “报告军长,正组织再次进攻。”  王团长挠挠头,为难地回答。  军长?好大的官啊,不过从装束上可是一点儿也看不出来,看起来就和普通士兵一样。这个军长又是谁呢?  “你的大炮呢?用炮猛轰!”  军长又说道。  “军长......”  王团长神态有些奇怪,直冲军长眨眼睛,看得军长有些云里雾里。  “估计缴获的那几发炮弹早就打光了吧。”  同来的另一位红军说话了,浓浓的山西口音,不过还能听清楚他说的什么。  “参谋长......”  王团长有些着急,可不待他说完,军长又拧眉说道:  “明早拿不下新集就得撤离,白军从北南两面围上来了。”  “报告军长、参谋长,我们正审讯特务。”  王团长大声地报告起来。  我也终于明白王团长为什么神色奇怪了。军长、参谋长正给他谈论军事机密,他想阻止没能阻止得了,都给我们这俩“特务”听去了。  “特务?!”  军长和参谋长异口同声地说,看看王团长,又将信将疑地看着我和韩维。  “是,就他们俩,侦察连在新集西面带回来的,正在审。”  王团长回答到。  军长扭头扫了一眼王团长,脸色阴沉下来。  军长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估计军长见我们穿着红军服,把我们当团部战士了,所以毫不避讳地和王团长说起了军情。而我们也获得了不应该我们知道的军事机密。  一想到这儿,我脊背一阵发凉。  军长伸手把书记员记录的询问趣÷阁录拿过去,简单翻了下,又递回了书记员,厉声说道:  “哪有穿着红军服来投红的?!而且你们的军装也太新了吧,是你们国民党党部新给做的吧?”  然后,又把声音提高了八度,说:  “我看你们就是化妆侦查摸情报的!”  “这......”  “我......”  我和韩维都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我们的军装刚发的,当然很新,而且机器织出来的布匹颜色灰得纯正,他们的灰军装补丁摞补丁,并且土布织的灰军服颜色发白,两相比较确实不像一个织布系统出来的军服。  见我们窘迫而不能自辩,军长断定自己推断正确,于是大手一挥说:  “大敌当前,奸细不能留。毙了吧!”  “啊?”  我和韩维一瞬间张大了嘴巴,同时脸色变得煞白。  我们都是共产党员,无意中穿越到自己的队伍,还没说上两句就要被自己人枪毙了?太冤了吧。  我和韩维把祈求的目光分别望向王团长和参谋长。王团长别过脸去,参谋长低头若有所思。  也难怪,自己没审出来“特务”,倒在“特务”面前泄露了军情,而这“特务”被军长一眼看穿了,王团长脸上挂不住,确实不好再说什么。  参谋长也是不小心多说话,把“炮弹打没了”的军情泄露了,这会儿也是不好再出面拦阻。  行军打仗的事,哪有时间审那么仔细,所以俩人都没表示异议。  我和韩维对他们来说就是来历不明的人,又没“投红”介绍人,任谁也把我们当“特务”。可我们真不是“特务”啊。  我和韩维急着想分辨,可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不知道怎么才能解释清楚我们的来历。我们这边内心干着急,可背后站着的两个红军战士不容分说已拿出两根大拇指粗的麻绳,麻利地套在我和韩维的脖颈上,向后一拉,在我们的胳膊上缠绕了两圈,然后再把两个手腕紧紧地绑在一起。  我脸憋得通红,一点儿声音也发不出来。望向韩维,她也是涨红了脸。  站我后面的红军战士力气非常大,一把就把我揪起来,拖拉着我往外走。韩维也被拽着紧跟在后面。  完了,要被枪毙了!我头脑中闪过绝望的念头。现在就是有再好的理由也说不出来了。  穿越?红军?也许这就是一场噩梦吧。噩梦赶快醒来吧,我可不想挨枪子啊。可任凭我怎么努力,这噩梦也醒不过来。  两个红军拉着我和韩维,我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了了,就那么机械地被拖着走。此时,已经快走到照墙边上了。我知道,绕过照墙,出了院门,拉到河滩,对着后脑勺“砰砰”两枪,我和韩维的小命就交代给红军了。可我什么也想不了,什么也做不了。  这时,只见韩维猛地挣扎着转回身子,冲堂屋尖着嗓子高喊:  “旷继勋、徐向前、王树声,我知道怎么破新集!”  旷继勋、徐向前、王树声,稍了解中共军史的人都知道,这都是中共军队里赫赫有名的人物啊,一个军事家,一个开国元帅、一个开国大将,就是屋内的这三个人?我们有幸一下子见到三位大人物?  可是,这三位都是红军里面坦荡荡的大英雄啊,怎么会不分青红皂白杀人呢?不管他们是不是吧,韩维这一嗓子很有效果,我们又被带进大屋里。  没有松绑,没有让座。三人也没否认自己不是旷继勋、徐向前、王树声,不否认看来就是,不过也没有责怪韩维的直呼其名——红军讲究官兵平等。  我望了韩维一眼,韩维点点头。  韩维是专门向学员介绍红四方面军的,对四方面军的主要人物肯定有所了解。  按时间推算,这时鄂豫皖红军的建制是红四军,军长是旷继勋,参谋长是徐向前,王树声是十师三十团团长。  旷军长问韩维:  “看你是个年轻的姑娘家,你有什么办法攻破新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