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综合小说 > 宅居桃花源 > 第二十八章 桃花源的第一堂课
    云谣笑着质问道:“半年一百万,做短视频能赚到嘛?”
    陶源用不确定的语气说道:“也只能试一试了。”
    他说完用真诚的表情看着云谣,“虽然我不喜欢抛头露面,但为了我们的未来,我愿意出现在大众的镜头前。”
    “嗯,你对我真好!”云谣将身体靠在陶源胸口,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
    陶源上次在网上购买的真空抽气泵和打包袋子也到了学校,有了这种厚大的真空打包袋,水下运输材料就更方便了。
    与云谣分开后,陶源拿着东西去了集市上,买了一床棉被和几条毯子,然后慢悠悠回了桃花溪。
    在本地买东西太不方便了,陶源想要的很多东西都买不到,网上购物又比较慢,而且必须还是云谣接收,可陶源觉得他要买的某些东西,最好还是不要让云谣知道的好,因为奇怪的东西买多了,他不好跟云谣解释。
    下午,估摸着桃花源水潭边已经没有人了,陶源才换了衣服下水,用真空包装将买的衣服、被子以及书本之类的东西运进去。
    进出次数多了就习以为常了,哪怕晚上水下十分昏暗,他也不再惧怕。
    几番周折,老宅的杂物间堆满了东西,似乎成了一个小超市的货物仓库。望着堆积在一起的东西,陶源再次滋生了开店的想法。
    只不过他现在是桃花源的教书先生,灵魂引导者,应该大公无私,比桃花源其他人还要慷慨才是,所以他开店卖东西是不是不合适?
    晚上的桃花源上空有星星,所以不是特别黑,陶源点燃蜡烛将老宅的大客厅照亮。
    蜡烛亮度不及电灯泡,所以感觉整个老宅子有些阴森,家里除了他之外没有其他人,安静的可怕,没有人烟人气。
    陶源一向不惧鬼神,不怕孤单,可是此时的他看着幽深黑暗的房门,却有点孤寂和发怵,突然很想有人陪着,哪怕只是一只狗一只猫都行,只要是活物就好。
    一个人了无牵挂的时候,他可以享受孤独,可是心中有人之后,便再也忍受不了独处。
    他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了很久,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些什么,思绪很乱,不知几点才睡着。
    ……
    早上,他将敲钟挂在了学堂旁的桃花树树枝上,敲锤也挂在旁边,试敲了一下,铜钟发出悠扬的声音,在桃林中荡漾开来。
    陶源很满意这个效果。
    此时的学堂,摆了三十张木桌,配备长凳,一张桌子可以坐两人,学堂可以容纳六十人。
    学堂前方的柱子钉着一块约两米长,一米宽的平滑木板,刷着黑色的漆,和外界的黑板效果一样,他用粉趣÷阁试着写了几个字,然后用一块抹布擦干净,感觉效果还不错。
    此时学生都还没有来,陶源却有点紧张和期待。虽然他以前兼职做过家教,但那是一对一辅导,现在要面对几十号人,而且还是没有任何基础的桃花源孩子,心里多少有点没底。
    在学堂转了一圈,看了一眼刚刚建好的公共厕所和用来放书籍的小图书馆,陶源才回家煮早饭吃。
    虽然他对马上要来的上课一事感觉有点紧张,但是此时依然悠闲一人吃着早饭。
    不久后,院子外也开始有人声了,想必是路过的学生。
    等他吃完饭,换了一身白色的书生长袍,带上书生白帽子走出院子,恰好有七八个小孩子从落河村那边陆陆续续过来。
    见到陶源,他们纷纷恭敬朝他鞠躬,喊道:“陶先生早!”随后又快速离开,往学堂那边走去。
    等他跟在后面来到学堂,才发现几个村长都到了,在学堂里聚在一起聊天。
    附近也有很多小孩子在嬉戏打闹,从五岁到十三四岁都有,一个个天真活泼,不过女多男少,阴盛阳衰,而且那些年纪稍大的女孩子,都比其他小孩子矜持很多。
    甚至还有一些十几二十岁的大人也来凑热闹了,三三两两站在桃花树下说话,看到陶源出现,纷纷把目光落在陶源身上。
    陶源穿着一身外界买的白色书生服,戴着白色书生帽子,遮住了短发,这么一看,根本看不出他是外界之人。
    服装设计源自电影服装,加上他本来就五官秀气,身型提拔,穿在他身上凸显他俊朗非凡,英气逼人,倒有八九分几分张国荣宁采臣的书生气息了,确实让人眼前一亮,不过陶源根本无暇顾及这些人,只是冲他们微微一笑,径直走向学堂。
    “陶先生来了!”
    见陶源到了,四个村长都笑眯眯从凳子上起身,迎着陶源走来,随即朝陶源作揖,很是恭敬。
    可以看出,桃花源中的人都特别尊师重道,很尊敬他,让他感觉有些受宠若惊。
    他激动问道:“李村长、林村长、赵村长、黄叔叔,今天你们怎么亲自过来了?”
    李家村村长李宏伟朗声笑道:“今日是陶先生首日授课,意义非凡,我等若不亲自前来恭听,岂不是怠慢了陶先生!”
    “不错!我等若是不来,是对先生大不敬!”赵家村村长赵长青也笑着附和。
    林家村村长林枫夸道:“陶先生这身打扮,俊朗儒雅,真如画中走出的文人雅士!”
    陶源忙笑着作揖道:“林村长过奖了!”
    一番客气之后,黄木提议道:“如今学生已来齐,我等还是不要再叨扰陶先生了!”
    “是是是!陶先生请!”
    其他几名村长忙热情邀请他进学堂。
    陶源客套一句,转身去了铜钟旁,拿起锤子在铜钟上急促敲几声。
    听到钟声的孩子们很快跑进了学堂,乱做一团地四处找位置坐,一番折腾后,总算都找到了位置坐下,眼睛齐刷刷看向站在学堂最前面的陶源,一个个正襟危坐,很是规矩。
    台下五十多双大眼睛盯着陶源,学堂外也有十几双眼睛关注着他,让陶源心里有点紧张。
    “同学们早!”他微笑大声喊道。
    “先生早!”台下学生站起来,异口同声喊道。
    陶源这才发现,原来这里和外界也差不多的礼义,应该是黄朗教的结果,因此紧张的心也放下了很多。
    “请坐下!”陶源挥手示意他们坐下。
    等孩子们都坐下,他才朗声自我介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