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综合小说 > 清歌街 > 第二十四章 修复
    既然已大致推测出事件的真相,钱峻洋自然就不能让事情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必须要自救!
    哪怕身体已经快到极限,生命之火即将熄灭,也绝不能让对方的阴谋得逞。
    一旦让对方获得了身体主导权,他必然会立即着手去寻找下一个寄居者。
    这场延续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转生,还将会无休止的继续下去。
    “阿彩!”
    钱峻洋大声呼唤小狸猫。
    令他不安的是,最近一直黏在他身边的阿彩,在昨夜之后就再也没出现过。
    无力感刚从心底升起,钱峻洋迅速把这种感觉压了下去。
    “叶松然!你的确是个厉害人物,可你毕竟还是个凡人,是无法违逆天道规则的。所谓的长生久视,只不过是将腐朽的过程延长而已。你可能会成功一百次,但只要有一次失败,终究还是难免沦为历史尘埃。”
    钱峻洋先喊出两句给自己壮壮胆。
    随后开始思考对策。
    假如阿彩就此失踪,下一次再陷入幻境,钱峻洋该怎么办?
    万一沉沦下去,让叶松然有机可乘,就真的大势已去了。
    如今掌控身体的人还是我,叶松然早已是冢中枯骨。
    无论你以前做过多少安排,留下多少后手。
    我也会一一破解,现在优势在我!
    想到这里,钱峻洋握紧拳头挥了挥。
    这时候,楼梯上传来脚步声。
    “钱哥,我把画拿过来了,你是不是在楼上工作室啊?”
    唐梓语语声清脆,透着一股跃跃欲试的情绪。
    “你快上来,我倒是想看看叶松然有多少斤两。”
    唐梓语感觉出了钱峻洋语气中的不善,
    “怎么啦,哪来这么大的怨气,叶松然哪里得罪你了。”
    钱峻洋冷笑,“哪里都得罪了,让我来揭开这个伪君子的真面目。”
    唐梓语走进工作室,一脸的纳闷。
    “我知道了。你刚才笃召,一定看出了什么蹊跷。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哟,连这个都被你看出来了。我算出了唐瑜静当年远赴海外是被迫的,为的就是躲避叶松然。好好的一个女孩,被逼得有家不能回,嫁的人也未必是她真心喜欢的。最终客死他乡。你说这叶松然是不是害人不浅。”
    唐梓语眉头微皱,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钱峻洋。
    “笃召还能看出这个,也太详细了吧?如果你真有那个本事,就应该先给自己算一算,看看在哪个医院就诊比较好。”
    钱峻洋经她这么一提醒,如同醍醐灌顶一般,思路一下子打开了。
    以前他一直认为所谓相面、测字、卜卦,无非都是些骗人的玩意儿。
    他用两块筊牌笃召,也不过是在玩而已。
    现在既然知道,自己可能真的有特异之处,没准还真能靠着卜算找出一条生路。
    他看向唐梓语手里拿的东西,眼神一下子就直了。
    这究竟是啥玩意儿?
    “你说的字画就是这个东西?”
    唐梓语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说话也没那么流利了。
    “这个嘛……保存的好我还来找你干嘛。可能难度稍稍大了点,但我相信你的修复技术。请让我见证奇迹吧!”
    说罢,将一个无纺布袋子递了过来。
    钱峻洋接过,一脸嫌弃的看着里面那张东西。
    “不会真拿了一块抹布过来吧?”
    唐梓语看着袋子里黑乎乎一卷东西,心里也不是太确信。
    钱峻洋看见她这个样子,也不多废话了。
    把画取出,小心翼翼的在一张长条案上铺展开来。
    “我也没有十足把握,现在画都成这个样子了。修复的时候,万一毁掉了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钱峻洋先给打了预防针。
    如果有其他客户拿了这种品相的字画过来修复,钱峻洋要么是一口回绝,要么就让对方签下免责协议书。
    肯定不会这么大大咧咧、不计后果的去尝试。
    但他信任唐梓语,相信小丫头不可能拿这种事情来敲诈他。
    关键的是,他希望从这幅画中找出一点线索。假如这幅真是叶松然的作品,无论是字迹还是画风,都能从中品鉴出一些作者的性格特征。
    正所谓,画为心相,慧由心生。以画观人如相其心。
    取出了一个小盆,往里边倒了半盆开水。
    从墙架上取下一个排笔,在盆中蘸饱了开水。然后就将开水均匀的淋向字画,一遍之后又开始反复冲刷。
    唐梓语看见钱峻洋用开水洗画,总感觉这幅画要完。
    “你在干嘛,哪怕对叶松然有意见,也不至于这么对待他的画吧。”
    涉及到专业上的事情,钱峻洋还是要解释清楚的。
    “用开水冲洗是基操啊,有些狠人直接用开水泡古画,那才叫胆子大。”
    唐梓语吃惊的问道,“这也行,不会破坏吧?”
    钱峻洋回答的很淡然。
    “死马当活马医呗,也有成功的时候。”
    唐梓语语气犹豫不定,“都说你修复古画很厉害,怎么我觉得这么不靠谱呢?你以前到底修坏过几幅画?”
    钱峻洋一脸严肃,“修复成功率100%,没有把握的事情怎么敢做。花大价钱来修复的画,哪一件不是精品。哪怕是假画,人家雇主也会当是真的。真给弄坏了,这个小院子赔给人家恐怕都不够。”
    “你看这幅画上画芯是被烟熏过的,而且还有明显的水渍、茶渍,霉斑污染也挺严重。我这是用开水高温强去污的特性,去除多年积攒下来的灰尘和污渍,以及多年来湿气侵染造成的霉斑。”
    唐梓语还是不信,“如果真这么简单,那只要用开水洗一洗,什么人都可以清理古画喽。”
    “哪有这么简单啊,操作技巧需要相当的细腻。要根据纸质材料的不同,污损状况的不同,再结合作品具体的情况,采用浸泡,烫洗、淋洗、冲洗的不同方法,水温是有讲究的,手法也是有要求的。你别看我好像很轻松,实际上每一次刷上去都是有分寸的。既要将污渍淋洗干净,又不能让水流太大伤了纸上的纤维。”
    钱峻洋动作相当熟练,一边说话一边还能游刃有余的刷洗。
    连续几次换了好几盆水,这才找来了吸水毛巾,一点点的将画上的水分吸干。
    这时再看画面,纸色、墨彩、印鉴、题字都显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