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综合小说 > 清歌街 > 第四十六章 在路上
    两个年轻身影靠得很近,在街上缓步而行,一路还在窃窃私语。
    如此亲昵的姿态,在外人看来必定是一对情意缠绵,蜜里调油的小情侣。
    实际上他们之所以压低对话声音,是因为谈论的内容过于惊世骇俗,绝不能宣之于众。
    “梅冉那里你去打听过了吗?”钱峻洋继续询问信息。
    “是关于麦芽糖吗?她这个人的身份确实没什么破绽,冉冉认识她纯属偶然。好像是在一次学校文艺汇演上结识的。”
    钱峻洋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沉默了好一阵子才缓缓开口。
    “这就对了,在我读取到的内容中,异能者也不是一开始就身怀异能的。而是要等到一定的年纪,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某种传承,或者是突然觉醒某种血脉,才能掌控一定力量。我猜麦芽糖可能是到了十三四岁,才通过一次契机成为异能者的。”
    唐梓语瞥了他一眼,奇怪道,“你到底知道多少,为什么连她什么时候成为异能者的都一清二楚。看来你们之间的关系没那么简单啊。”
    钱峻洋头微微上扬,看着有些阴沉的天空,语调十分平稳。
    “看她的样子你也能猜到啊。如果她只是个普通人,那么她单纯是长得比较面嫩而已。现在都知道她是异能者了,自然就可以多想一点。她四年前的长相,跟前两天几乎没什么区别。假如再把时间往前推,尽管记得不是很清楚,大概初中之后她的样子就没怎么变过。”
    唐梓语嘴角泛起一层涟漪,眉眼笑得弯弯。
    “她这种能力也太幸福了吧,几乎是每个女孩子的终极梦想。可以永远保持年轻的外形,哪怕付出再多的代价,都有人会趋之若鹜的吧。”
    钱峻洋提醒了一句,“保持年轻的外貌大概不是她的能力,顶多算是一种副作用。根据我那次的体验,她似乎可以通过触碰别人的影子,影响到对方的精神和身体状态。”
    “对啊,那天她忽然跳到了你的影子上,还宣布自己赢了游戏。当时觉得她要么是在装,要么是真的幼稚。没想到是深藏不露啊。”唐梓语颇为感慨。
    钱峻洋道,“她这个人的性格的确有点幼稚,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的。第一次见到她,看见她爬在那么高的邮筒上玩的正开心,一点都不带害怕的。反而是她学弟被吓得不轻,在下面央求她快点下去。”
    唐梓语突然想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说道她的学弟,冉冉真是念念不忘啊。我打听麦芽糖的时候,冉冉总能扯到学弟身上,一副贼心不死的样子。你不是见过她学弟吗,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成色?”
    钱峻洋用了一个比较容易听懂的说法。
    “那人穿上男装,你和梅冉会被迷得神魂颠倒。如果他穿上女装,绝大多数女孩都会变得黯然失色。”
    “哇,听着还真是个极品啊。难怪冉冉把她吹得天上有,地上无。几乎是粉丝单恋偶像的感情。”
    钱峻洋听着心里有些不舒服,“这种人有什么好,不知道会招惹多少烂桃花。做他的女朋友,到最后只会身心俱疲,心灰意冷。麦芽糖心态这么好的女孩,最后还是不得不跟他分了。”
    唐梓语笑眯眯道,“至少曾经拥有过呀,这种高质量的情感体验也不是谁想有就能有的。假如冉冉有这个机会,她肯定是会不惜一切代价疯狂一把的。”
    钱峻洋神情突然变得严肃,“虽然你这个说法挺不靠谱,但是还是要以防万一的。假如你发现梅冉有去联系那个学弟的迹象,一定要及时阻止,并且在第一时间联系我。”
    “为什么啊,你有什么资格阻止一个女孩去追寻自己的幸福。”唐梓语依然保持着玩世不恭的态度。
    钱峻洋声音变得沉重。
    “永远不要高估人性。麦芽糖表面上看着非常随和,像是个毫无攻击性的小女孩,那是因为你没有触及到她的底线。有些人一旦触碰到了他的逆鳞,或许就会引起一场火山喷发,带来的后果是绝对无法承受的。”
    唐梓语眼睛突然瞪大,表情十分惊愕。
    “难道她对学弟仍然余情未了,会因为他去跟别的女孩拼个你死我活。”
    钱峻洋声音变得特别冰冷。
    “哪里有什么你死我活。她要对付普通人,跟捏死个蚂蚁有什么区别。假如冉冉真触怒了她,保证连死因都查不出来。”
    唐梓语感觉一股寒流从脊椎直冒到天灵盖。
    “有这么可怕吗?那天我对她也不是特别尊重啊。”
    钱峻洋顺便帮她回忆一下。“那天你按着她的脑袋,说她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差一点点就捏着她的脸教训了。”
    唐梓语回想了一下,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心中不由发虚。
    “这可怎么办啊,不会莫名其妙的被干掉吧。”
    “这倒不至于,你也不会因为这些玩闹的小事,想着干掉你的同学吧。”
    唐梓语终于舒了一口气。“也是嗷,打打闹闹的很正常啊。”
    钱峻洋立刻补了一句,“拌拌嘴,打打闹闹的都无所谓。可要是有人打她男朋友的主意,你说她会不会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唐梓语代入角色想了一下,还真没准。
    “像我这样的普通人,一开始肯定是怒不可遏,恨不能立刻拔剑斩仇人。可最终情绪是会稳定下来的,因为没这个能力呀。但如果真有杀人于无形的办法,可以彻底逃脱法律制裁,那就两说了。所以……太可怕了……最近一定要盯着冉冉,免得她去作大死。”
    钱峻洋突然笑了,“麦芽糖没你那么心狠手辣,人家是个心怀善念的好姑娘。”
    唐梓语突然感到特别紧张,立刻回头左右张望。找了好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回头狠狠地瞪了钱峻洋一眼。
    “明知我胆子小,还在吓唬我。刚才还以为她出现在了我身后。”
    “所以背后不要说人坏话,要与人为善啊。我跟她顶多算是个半生不熟的关系,她还能冒着身份暴露的风险帮我,就凭这一点,她的人品就可见一斑。”
    “嘁,就她是善良小天使,我是心狠手辣的恶毒反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