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综合小说 > 清歌街 > 第四十九章 计划
    惠恩师太气势一收,语气转为温和。
    “贫尼是外人,本不该插手贵寺内务。可缘智师弟接连数次来老身这里求告。担心他走后你们这帮小和尚扛不住事。依我看这座封魔台绝非人力可镇压,需要借助外力,假手于他人。”
    法通顾不得额头上鼓起的大包,急声问道。
    “敢问师伯,我们应该怎么做?”
    惠恩师太微笑,斜斜的阳光照在脸上,给苍老面孔上镀上了一层光晕,宛若佛光临身。
    “能做的老身都做了,能不能借篷使风,就要看东风会不会来了。”
    法通和尚不解,追问道。
    “东风又起于何处?”
    “风起于青萍之末。”老师太语气愈发平和。
    法通虽是净土宗而非禅宗,但和尚爱打禅机的毛病,他身上一点都不少。
    平时面对来寺里敬香的善男信女,总是故作高深,说些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今天现世报了,面对老师太的话,他也只觉得莫名其妙,大惑不解,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只得继续追问,“师伯,恕师侄愚钝,无法体悟您的妙法禅音,还请讲的更详细些。”
    惠恩师太双手合十,口颂佛号。
    “阿弥陀佛。贫尼出家近百年,外人总以为我与佛有缘。常伴于青灯古佛之侧,每日诵读佛法经文,心境平和,无挂碍于外物。可实际上,老身只不过是借助精舍从林避世。师侄可听说过天视地听?”
    法通和尚闻言精神一振,豁然抬头。
    “果然如此,师兄弟们私下都猜测师伯有大神通傍身,原来这些猜测竟是真的。”
    “大神通?呵呵!不过是前世罪业未了,用此生百年偿还而已。我这双眼睛的确能看到一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譬如每个人的头顶三光,身后的无边恶业。”
    “从十三四岁起,我几乎能一眼看穿人心。人心险恶呀!若是能浑浑噩噩,毫无所知的度过此生,便是极大的幸运。可惜老身无福,这双眼睛能看到的太多,而心里能容得下的太少。”
    “若当时不遁入空门,避世隐居起来,只怕心境早就崩坏,沦为心魔的傀儡。”
    “啊!”法通和尚大惊,“原来你不是……”
    话说到一半,才顿觉自己失言,立即住了口。
    惠恩师太哈哈一笑,笑声甚为爽朗。
    “原来我不是为情所困,招惹的情债,才看破红尘,遁入空门的。上个世纪的人如此猜测,这个世纪的人依然没有改变。百年时光,滚滚而逝,世间的变化几乎是天翻地覆,可人性却没怎么变过。”
    法通和尚老脸一红,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低着头默默无言。
    “我接下来要用的方法,可以说是以毒攻毒。要借助清歌街上的一位故人,来消弥封魔台下的这场风波。”
    惠恩师太语气转为郑重。
    “90多年前,初次见到那人,就知道此人绝非凡品,头顶三光层层叠叠,如连绵起伏的山峦,又似水中荡开的层层涟漪,其驳杂程度完全不是普通人可比。”
    “此人名叫叶松然,出生名门,又是当年海归留学的博士。丰神俊逸,气度不凡。说一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也不为过。”
    “可这人身后漆黑如墨的罪业,更加令人心惊。普通人的罪业一般都是淡淡的灰黑色气雾,有些穷凶极恶之徒气雾浓郁,看上一眼便令人心惊胆寒。可叶松然背后的气雾几乎凝固为实质,随便扫上一眼,便如同凝望无尽深渊,置身于无法醒来的噩梦中。”
    “我当时年幼,佛法修为尚还浅薄,自然是离那人越远越好。无法理解他身上的罪业究竟从何而来。后来我遍阅典籍,才慢慢想通这一切的由来。”
    “这人是个累世妖孽啊,头顶层层叠叠的三光,根本就不是他一个人的,而是不断夺取他人的身躯,吞噬对方的灵魂。每一层光晕涟漪,便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法通和尚心中大骇,不由得双手合十,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此人的本事若仅此而已,要对付他也并非难事。但他最可怕之处在于,每一个被他夺取身躯的人都身怀异术。这些人的本事汇集于一身,真正施展开来也不知道有多可怕。”
    “我能看清这一切,可说出去又有谁能相信。对此人毫无办法,唯一能做的就是提醒身边的人。当年叶松然深爱着一个女子,恰巧那女子也是我小时候的玩伴,我隐晦地提醒了一句,幸亏那女孩有颗玲珑剔透的心,经过一番巧妙布局,终于逃脱了叶松然的魔爪。这也是我能做到的极限了。”
    “多年以后叶松然离开本地,完全失去了音讯。本以为再也见不到这人,没想到再次见到此人是在10年前,那时候他的身份是街上一个书画装裱师,名叫高维聪。他相貌平平,年逾花甲,在这条街上显得普通得不能再普通,毫无当年的风采。”
    “高维聪当时收了个学徒,那孩子也就10来岁,我观他身上气运不凡,不出什么意外,必然会成就一番事业。可惜,既然被高维聪盯上了,他的命运也到此为止了。”
    法通和尚问道,“师伯不能救他一救吗?”
    惠恩师太面色沉重。
    “救不了,那人早就成了气候,除了天收之外,我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直到一年之前,缘智师弟将封魔台之事托付与我,才有了一丝对付此人的契机。”
    法通眸中精光一闪,“师伯,您刚才说要以毒攻毒,莫非是要利用此人来镇压封魔台。”
    “镇压是不可能的,能做到削弱已经是极限了。”
    “大善。如能削弱封魔台一两成威能,至少可以给我们争取五到十年时间。”法通脸上显过一丝期盼之色。
    惠恩师太脸上尽是慈悲之意,笑容愈发和蔼。
    “师侄,辛苦了。你先退一下吧,接下来的事就交给贫尼。”
    法通在她语气中听出决然之意,心中凛然。
    “师伯,您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
    “自然是在这里等他过来,只要踏上封魔台,接下来的事就由不得他了。”
    惠恩师太神情平静,气质安然,迈着平稳的步履走上了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