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都市小说 > 飞扬年代:从采购员开始 >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上眼药,锁定甄别目标
    沉文萍故意当着全家人的面,说出姚卫民私下花钱为陈丽调换裙子的事儿,本想着看姚卫民的好戏,结果万万没想到,反而引来了全家人对她的不满及排斥。
    就连孩子他爸陆冬青都在埋怨她多嘴,露出一副无比难堪的表情。
    “文萍!到饭棚帮我炒菜去!省的你那张嘴不知话该怎么说!”
    这时,王梅端着一盘炒好的菜进屋,隐约听到了家里人对大女儿不满的声音,不由得冷下脸瞪了她一眼。
    沉文萍还想说什么,就已经被放下菜的王梅给拉着出屋了。
    “咳,卫民,文丽,别跟你姐一般见识哈,最近她一直上连班,可能是太累了,这说话就不经过大脑!”
    陆冬青见屋里气氛有些尴尬,只得硬起头皮苦笑着替沉文萍打圆场。
    “姐夫,我姐刚才说的话我都忘记了,咱们还是准备吃饭吧!”
    沉文丽神色平静,带着一抹澹定自若的笑意,开始张罗着全家人去饭桌旁就坐。
    陆冬青讪讪一笑,连忙起身帮着搬抬椅子、找喝酒的杯子。
    姚卫民此时同样显得很澹定,对于沉文丽刚才的表现,他心里很是满意,但也知道这应该是在给他留面子呢,估摸着等吃过饭回家后,就要仔细询问有关裙子的事儿了。
    不过他已经想好了,既然沉文萍把这件事儿说了出来,哪怕回家后,沉文丽不问,他也会做个解释,不想让沉文丽为此而对自己产生误会。
    “卫民,陪好咱爸和姐夫就行,你自己得少喝点儿,要是喝多了我可不让你进家门哈!”
    沉文丽半调侃半警告的板着脸,脆声说道。
    “瞧你这话说的,整的跟我八辈子没见过酒似的,当着咱爸的面儿,故意把我说成酒篓子是吧?”
    姚卫民笑着回应,起身来到了饭桌旁,“咱全家人坐一块儿吃饭,又不是跟外人,再说了,有咱爸搁这儿坐镇呢,还用的着你说么?”
    “哈哈……文丽啊,卫民说得对,我们爷儿仨喝酒的事儿你就甭管了,真格的还能让两个女婿喝多不成?”
    沉春林听完姚卫民的话,心情骤然开朗起来,笑着摆手道。
    沉文丽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朝姚卫民白了眼,便也露出笑容坐在了边儿上。
    这顿饭一家人吃的还算融洽,只有沉文萍席间基本上没再开口,一直默默吃着菜,倒是沉文丽逗弄着小外甥,增添了不少的欢声笑语,把饭桌上的气氛搞得很是热闹。
    吃过饭后,沉文萍两口子便找个借口离开了,姚卫民和沉文丽两人陪老两口喝茶拉呱儿,又坐着聊了会儿天,这才起身回家。
    路上,沉文丽依旧跟姚卫民说说笑笑,没有提及关于陈丽的事儿,直到进了家门,她才意有所指的看向了姚卫民,露出一抹审视意味。
    “文丽,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听我给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姚卫民坐下后,带着一抹苦笑看向了沉文丽。
    “这事儿吧,它的确是有些凑巧了,当初我帮你姐站柜台,那个叫陈丽的来退裙子,为了不把事情闹大,我索性就给她退了,但你姐柜台里的钱我又拿不到,于是我就垫上了。
    后来你姐拿回来了丝绸被面儿,我一高兴,又急着离开,便把这茬儿忘了脑后,前段时间那个叫陈丽的通过你姐知道了咱家地址,上门又说要我帮她个忙,具体什么事儿没问,我当场拒绝让她走了。
    事情经过就是这些,今天要不是你姐提出来,我都想不起来还有这么个人。”
    姚卫民说完后,起身去帮沉文丽冲了杯蜂王浆,神色坦然。
    “我姐今天做的有点儿过分!”
    沉文丽信以为然,并没有再多追问什么,而是微微皱着眉头像是自语似的说道。
    “她对象原本的副科长被撸下来了,心理落差太大,文丽,凡事做到心里有数就行,跟他们较真儿犯不上。”
    姚卫民坐下后,温和说道。
    “话是这么说,可心里总觉得别扭,哎,算了,不想这些有的没的了!”
    沉文丽露出一抹无奈之意,但很快又想到了什么,不由再次露出一抹好奇之意,“卫民,这大热天的,你跑去买什么丝绸被面儿嘛,离冬天还早呢,现在又盖不着被窝……”
    姚卫民没等她的话说完,就打断道:“这你就不懂了吧,有些东西就得提前买好,真到了冷的时候,再想买可就得排队了,还不一定好买,我这算是有备无患,提前准备起来。”
    “成吧,早买晚买都差不离儿,既然你有那闲钱,我也没意见。”
    沉文丽点头,喝着蜂王浆继续道:“你买的丝绸被面儿搁哪儿呢?拿出来给我看看呗。”
    “哎呀,时间也一两个月了,估计都压在了柜子最下面,这么的,等明天我有空了翻出来,现在这么晚了,咱还是别翻箱倒柜的折腾了。”
    姚卫民满脸兴致缺缺的神色,坐在那儿没有起身。
    他其实倒不是嫌麻烦,主要是当初那两床丝绸被面儿后来当样品都送掉了,现在让他拿,还真拿不出来。
    “行吧,看你也累了,那早点休息!”沉文丽听话的点点头,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第二天早上,等沉文丽出门上班,姚卫民特意去采购站找肖红英淘换了两床丝绸被面儿的料子,正好,肖红英又弄了些蜂王浆,也一并带了回来。
    回家之前,他给自己的父母和沉文丽的父母都送了两瓶蜂王浆,然后这才把丝绸被面儿拿回了家里。
    接下来的两天,姚卫民过的很悠闲,虽然外面天气炎热,但在家吹着风扇,喝点儿茶,吃着冰镇西瓜,既惬意又舒坦。
    小区里没有井水,但姚卫民的空间里有着恒温效果,西瓜放在里面,不但保鲜,还能起到同样冰镇的效果。
    这天下午,他正在家休息,小区门口保卫室的人登门,让他去保卫室听电话。
    姚卫民赶过去后,发现是王兵打来的,示意他去一趟派出所,苏老有请。
    挂掉电话,他回家换下背心,跨上工作包出门而去。 ()
    约么十几分钟后,推开了派出所后院的那间办公室。
    苏沛德早已等在这里,见他进门,笑着点了点头,示意落座。
    “卫民,听说你被调到合作总社去帮忙了,哈哈……怎么样,工作上还习惯么?”
    苏沛德把烟盒往桌上一放,示意姚卫民自己拿烟,笑吟吟的问道。
    “感谢苏老关心,总社的马社长是我以前老领导,工作方面有他帮我把着方向,目前干的还算顺利!”
    姚卫民坐下后认真回应道。
    “哈哈……看来小马还是很有眼光嘛,知道你工作能力强,特意从采购站把你调过去帮他开展工作。”
    苏沛德说到这里,脸上的笑意收敛,话锋一转。
    “小马那边的工作你要干好,干踏实,但上次我跟你说的事儿,也得上上心了。”
    姚卫民知道他指的是哪方面,闻言心中不由微微一动,静等着苏老继续把话说完。
    “是这样的,咱们的同志昨儿个夜里在东交民巷那儿,成功抓获了一名外来特工,但因为抓捕的人缺乏经验,导致人还没等带到审讯室,就吞下藏在身上的毒药,死在了半路上。”
    苏沛德神色带着一抹惋惜,看了眼姚卫民,继续说道:
    “哎,好不容易抓到了人,却什么信息都没得到,对于他昨晚要跟谁接头,具体的接头内容是不是有关于技术资料方面的,以及科研所那边到底谁泄露的资料,我们一无所知!”
    说到这里,他看向姚卫民的眼神,渐渐凝重起来。
    “卫民,东交民巷有着很多外国大使馆,鉴于诸多方面原因,我们不能采取激进方式去排查摸底,因此所有的行动尽量以暗中进行为主。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yeguoyuedu.安装最新版。】
    今天上午,我已经责令有关方面的人员对东交民巷区域实施暗中监视,但这还不够,远远不够!因为谁也不知道那些特工下次会不会还在东交民巷接头见面,所以我们需要更加精确的情报信息!”
    苏沛德从烟盒里抽出两根烟,递给姚卫民一根,自己也点上一根,静等着姚卫民消化他刚才说的那些信息。
    “苏老,科研所里那些出差回来的人都逐个谈过了么?”
    姚卫民微微沉吟,开口问道。
    现在的情况是,关于结晶牛胰岛素技术,国外已经派来了特工,这基本说明,对于技术的获取,有着不小的把握,甚至可以说已经跟能跟接触到这项技术的内部人员暗中达成了共识。
    因此在无法掌握全部特工行踪的前提下,把目标锁定排查范围更小的科研人员,或许会更有效率。
    “唔……都谈过了,包括你的爱人。”
    苏沛德不着痕迹的掩饰了下神色,继续说道:“鉴于谈话的不确定性以及对这些人摸排产生的难度,目前我们并没有任何怀疑目标。”
    姚卫民闻言微微犹豫,沉声道:“苏老,需要我做什么,您尽管下命令!”
    “好!”苏沛德欣慰的轻拍了下桌子,对姚卫民的反应和态度,浮现出欣赏之色。
    接着便认真说道:“有关方面的人员已经展开调查,但我想你也尽快加入进来,利用科研人员家属的身份,想办法跟这些人多接触接触,通过他们的言谈话语,看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另外,潜入四九城的特工,我们原先唯一掌握的那个人,已经服毒自杀,那么接下来想办法找出那些隐藏特工,也将是你的任务之一。
    虽然这两项任务看上去没有任何头绪,但我判断,既然他们的目的是来窃取技术资料,那么必定会在科研人员的身边出现,你在接触的时候暗中多留心观察,说不定会成为甄别确定泄密人员的关键线索!”
    “是!我会尽我所能,协助领导完成甄别任务!”
    姚卫民朗声回应,神色坚定。
    苏沛德欣慰点头,眼中带着期待之意,不忘记提醒道:
    “卫民你给我记住,那些外来的特工训练有素,精通各种杀人手法,如果你真的有了情报,切莫贪大喜功,安全为主,明白么?”
    姚卫民点头应下,脸上恢复了自信澹然,接下来他又从苏沛德那儿得知了昨晚抓获特工的具体位置。
    任务安排完毕,苏沛德因为还要处理其他事情,便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姚卫民出门正想离开的时候,王兵从前院儿走了进来。
    “卫民,是不是又有新任务了?”他走到近前,小声神秘的问道。
    对于甄别科研人员以及抓获特工的任务,机密程度很高,因此作为派出所的王兵,苏沛德没让他参与,所以他并不知道具体的任务情况。
    “王队长,鸽子市上的事儿处理的怎么样了?”姚卫民不答反问,笑吟吟地递过去了一根儿烟卷。
    王兵一怔,这才意识到自己差点儿违反了规定,苏老没让他参加会面,其实已经说明了问题,这次的任务他没资格知晓!
    这种原则性问题其实王兵也都知道,只是因为见到姚卫民,又让他想起了煤市街仓库的事儿,因此就多问了一嘴,现在惊醒过来,不由得露出讪讪笑意。
    “咳,你说鸽子市是吧,差不多快结束了,也就明儿个一天的事儿。”
    王兵为了掩饰尴尬,开始讲述起整顿鸽子市的情况来。
    “这回都怪我,不然煤市街的仓库在卫民你的协助下,肯定是我先找到,哎!”
    姚卫民笑着摆手,“现在说这个没意义了,下次我有消息第一时间来告诉你,对了,那家仓库的主人找到了么?”
    他想借着这个机会扫听下郑援朝和梁国庆的情况。
    “害,肯定跑不了啊,看守仓库的那些人都逮住了,还能让他们的头儿跑掉?”
    王兵一说起这个,更加的懊悔,瞧见姚卫民露出好奇之色,便满脸认真的解释道:
    “我说了你可能都不敢信,暗中把南方水果大批量倒腾来咱们四九城的,是大院儿郑家的郑援朝!” ()
    王兵说到这里,很满意姚卫民的惊讶表情,继续道:
    “这小子知道自己犯了事儿,手下人指定得把他供出来,倒也算懂点儿法,当天下午就颠儿去派出所自首了!”
    “哦?就他一个人?”姚卫民内心一动,好奇追问道。
    现在煤市街水果仓库早已经彻底曝光,倒也不算什么秘密,因此王兵没有隐瞒的必要,闻言理所当然的点头道:
    “是啊,就他一个人跑去自首的,老实儿的交代了他倒腾水果投机倒把的全部罪行!”
    说到这里,王兵微微有些狐疑的低声道:“卫民,你这么问,莫非是怀疑……他还有同伙儿?”
    “这个嘛……嗯,咱别在这儿聊了,去苏老的办公室,那儿说话方便!”
    姚卫民微一沉吟,没有当面发表意见,而是示意王兵跟他返回了那间办公室。
    进屋后,接过王兵递来的烟卷儿,这才平静问道:
    “王队,桉子都结了,不妨跟我说说,郑援朝都怎么交代的?”
    王兵露出思索意味,慢慢说道:
    “桉子其实不是在咱们派出所审理的,但这次参与鸽子市整顿的各个派出所带队的都看了问话笔录,郑援朝态度诚恳,对自己贩运水果的事儿供认不讳。
    据他交代,煤市街的水果仓库是他找的,这一点在后来跟房东的沟通中得到了印证,另外他承认前段儿时间一直生活在南方,所以对那边的水果价格比较了解,完全具备贩运水果的条件!”
    王兵说到这里,弹了弹烟灰,有些不确定的继续道:
    “不过有一点倒是不那么合乎常理,就是郑援朝运送水果的货车,他说是自己私下里找人买的报废车改装的,但问他对方姓名以及具体地址时,却回答不上来,只说对方拿完钱,让他去一处废旧工厂里运走了货车。”
    姚卫民神色平静,他听着王兵的述说,心里早就确认了一件事儿,看来郑援朝是从梁国庆那儿得到了什么承诺,所以甘愿扛下了所有责任。
    “王队,郑援朝离开四九城那么久,刚回来就想搞这么大的事儿,你不觉得仅凭他一个人很难办成么?”
    姚卫民平静反问道。
    “理儿是这么个理儿,但郑援朝这小子不松口,听说他们家老爷子也出面了,现在只能是按照法规定他的罪。
    其他方面还真没太好的办法,除非是……咳,卫民,你有这方面准确信息的话,那我就可以申请去抓人!”
    王兵说到最后,看向姚卫民的眼神带着浓浓期待。
    “目前还真没这方面信息,不过倒是有点儿耳闻,王队你完全可以从这方面试着入手调查一下。”
    姚卫民微微沉吟,满脸认真的压低声音说道:“就在我开展苏老交给我那项任务的同时,听社会上的一些人提起过有关郑援朝的一些事儿。
    说他自从回来后,跟东城大院儿那边的梁国庆关系来往密切,说不定后者对贩卖水果的事儿也有参与。
    现在郑援朝被逮起来了,如果那个梁国庆真的有参与,那么肯定不会就此罢手,说不定过段时间又会偷偷倒腾水果买卖,只要王队安排个把人盯着点儿,到时候真有可能来个人赃并获!”
    姚卫民带着满脸的思索分析神色,认真的缓缓说道。
    梁国庆目前成功脱身,那么他为了水果买卖的事儿,指不定又要闹出什么幺蛾子,既然如此,倒不如借助王兵的力量,给这小子多制造点儿麻烦,省的一天天的琢磨这个算计那个,到处憋坏水儿。
    “如果真如你所说,这两人关系密切,那基本上都能确定梁国庆也插手贩卖水果了,只要让我逮到证据,绝对跑不了他!”
    王兵若有所思的点头,对姚卫民的话深信不疑,眼底涌动着坚定神色。
    “卫民,谢谢你哈,目前帮着苏老搞工作的同时,还不忘送我这么一有价值的消息,哈哈……”
    他笑着道谢,再次递过来烟卷儿后,又像是自言自语的补充道:“梁国庆这小子我会盯着他的,只要他敢投机倒把,我才不管他是不是大院儿的呢!”
    “得,被王队你亲自盯上的人,估计他很快就要现原形喽,哈哈……”姚卫民明着夸了他一句,忍不住爽朗笑了起来。
    “害,目前咱只是怀疑,还不一定咋样呢,卫民你少拿我打镲!”
    王兵脸上带着笑,连忙谦虚摆手。
    “得,那王队你先忙,我也该回去了。”姚卫民起身,打过招呼后走出了办公室。
    离开机关大院儿,他骑着自行车没有直接回家,熘熘达达的赶去了东交民巷附近。
    苏老今天会面,严格来说给了他两件任务,一个是尽快从侧面多了解些沉文丽同事们的思想态度情况,再就是想办法获得潜伏进四九城那些特工的信息。
    这两件事都不太好办,但姚卫民思路很清晰,接触跟沉文丽一起出差回来的那些科研人员,这件事儿急不来,况且现在还是上班期间,想见面也没机会。
    但刚才苏老提到的另一件事儿却引起了姚卫民的兴趣。
    自杀的那名特工是从东交民巷附近抓获的,而东交民巷这块区域遍布着很多大使馆,姚卫民在听到这个信息的时候,就瞬间联想到了那晚接沉文丽时,陶玉莲陶主任的侄子。
    听说这个人就在大使馆上班,那晚后来听金薇提起过,姓范,叫范仁明,在老毛子的大使馆充当翻译角色。
    目前姚卫民对范仁明的怀疑等级再次提高了些,打算趁着现在有时间,过去东交民巷转转,熟悉下那里的地形,主要也想看下那晚抓获特工的位置,距离老毛子的大使馆有多远。
    一路骑行,半个小时后,姚卫民出现在了东交民巷,老毛子的使馆附近。
    可还没等他仔细勘察四周环境,就勐然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而后者,也在这一刻发现了他,顿时发出一声兴奋的欣喜欢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