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历史军事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五百五十七章 兄妹对话
    唐时明月宋时关正文卷第五百五十七章兄妹对话苏宸在书房整理要随身携带的物品,像衣物类他都不在乎,因为润州还有他的府邸,可以随时取用,书籍这些也用不上,因为他记忆力精神,大多数古籍都背下来了。
    再说,他自己以及是状元了,不必时刻拿一些书籍下苦功了。
    他在整理一些关于秘谍司、天工院、内库的建设条款,不想因为自己即将去润州做监军,就忽视了这三方面,这是未来南唐恢复觉发展的希望。
    苏宸有一种预感,这次大宋是无法拿下南唐和金陵的,不止是因为他在这,而是宋灭唐时机未到。
    现在的南唐,并没有腐朽到无药可救的地步,国库也没用空虚到没用军饷,所以,南唐是由浴血一战的实力。
    因为在历史上,北宋真的灭南唐,是在公元975年,距离今天的十年后。
    为何这十年期间,无法灭南唐呢?因为南唐的一些臣子和将领还在,虽然衰落,但还没有到崩溃的边缘。
    宋军的兵力浩浩荡荡二十万,但是,南唐的兵力加起来,也并不少,在人数上,宋军并不占绝对优势,又是长途跋涉,又是水师作战,反而对宋军不利。
    所以,苏宸有信心,能吴越兵对抗,甚至击败都不在话下。
    书房门外响起敲门声,然后杨灵儿端着一杯燕窝羹进来,给苏宸补身子。
    “是灵儿啊!”
    杨灵儿走到书桌前,放下木盒,取出燕窝羹,说道:“苏宸哥哥,时候不早了,你明日还要出征,喝点燕窝羹,就早点歇息吧。”
    苏宸关心道:“灵儿,你还没睡吗?”
    杨灵儿有些委屈道:“苏宸哥哥明日便随军出征,灵儿担心,如何能睡得着?”
    苏宸放下笔,起身微笑道:“别担心了,我不会有事的,这一年的变化你也看到了,我的能力大涨,不论是文学造诣,还是武功刀法,都足以自保了,我们再也不会受欺负了。”
    杨灵儿点点头,说道:“可是,我总感觉,苏宸哥哥不是当初的义兄,这一年来,你的变化太大了,说话的语气,性格,眼神,还要文采、发明等等,都不像原来的义兄,有时候我在想,你是不是换了一个人。” ()
    这是灵儿心中埋藏许久的疑问,以前的苏宸,纨绔子弟,在前年还嗜赌,读书也平平,跟现在的苏宸完全不是一个人。
    她是身边人,对苏宸最了解,所以,其他人能够被苏宸的“藏拙”“明哲保身”说法蒙混过去,但是杨灵儿却很难相信。
    不过,还在杨灵儿年纪还小,记的细节已经不多了。
    苏宸想了一下,解释道:“是这样,我以前的确能力普通,但就是那一日赌局失败,碑人坑了之后,还被人打了,陷入昏迷,做了一個奇怪的梦,仿佛有一位仙人从梦中指点了我,我就瞬间开窍了一般,再醒来,脑海里就多了许多发明创造的格物想法,也会出口成章,文采飞扬了,这一切,说不清道不明,或许是我的机缘到了,也或是祖上积德有仙缘,真有仙人托梦来点化我了。”
    “哦,有这样的事?”杨灵儿听着十分吃惊,将信将疑。
    苏宸继续说道:“别忘了,在史书记载着,汉高祖刘邦四十多岁还是一个乡村地痞,整日好吃懒做,好逸恶劳,也是梦见赤帝,然后斩白蛇起义,最后成为大汉开国皇帝,这个转变更大了。”
    杨灵儿听到这个“斩白蛇起义”的典故,倒是信了几分,史书上许多大人物出生或者转变,都是跟梦境有关。
    比如,刘邦的目前刘媪,传言她常常喜欢在一个大水泽旁的山坡上休息,有一天她在那里休息的时候,梦到自己遇见神仙了。那时候,电闪雷鸣,太公担心刘媪就去看看她怎么还不回来,谁知竟看到一条龙在刘媪的上空盘旋,更为奇特的是刘媪因此便怀上了身孕,身下了汉朝的开国皇帝刘邦。
    这里杜撰的成份就更大了,完全是神化封建统治者的与众不同,成为九五帝尊高贵身份和地位的宣传故事。
    但这个时代没用那么多的自然科学知识,苏宸这样一解释,杨灵儿反而能相信。
    杨灵儿好奇问:“苏宸哥哥,这次去润州,你真的有办法击退吴越大军吗?”
    苏宸微微摇头,脸色冷静说道:“现在还不好说,需要对上之后,我观望、研究一番吴越大军的情况,物资、兵力、补给等,在做定夺吧,打仗除了打技巧,还要拼国力,拼粮草兵戈等,我带兵经验也少,还做不到像诸葛孔明、张子房那样,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 ()
    杨灵儿点头,又说道:“苏宸哥哥,你觉得,唐国真的值得我们守护吗?”
    苏宸抬头看了灵儿一眼,很奇怪他为何这样问?
    “你怎么忽然问起这个问题了?”
    杨灵儿早有了准备,回道:“我出去逛街,听了不少街人和儒生谈到了唐国,朝政低迷,国库空虚,官家并无治国才能,唐国江河日下,以后大宋统一势不可挡,所以,我就在想,我们抵抗宋军,为唐这样出力,是否值得!”
    苏宸没用多想,就事论事,解释道:“虽然都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要懂得识时务,但是,这片土地,属于我们江南人,若有机会,还是希望能够报效国家,不能因为强弱,就倒戈,这个骨气和气节,还是要有的,除非,最后无力回天,难以阻挡,那时候,在生死与归顺的选择上,我们再考虑吧,现在,还是要为国出力,守护一方百姓。”
    杨灵儿闻言点头,觉得苏宸说的也很有道理。
    她心中其实很想说,自己就是杨吴皇族的后人,拥有几万黑云都后裔人马的支持,随时要推翻南唐,但话到嘴边,杨灵儿没有开口,总觉得时机还未到。
    苏宸说道:“好了,不早了,灵儿也该休息了,我喝完燕窝羹,就去睡了,明日官家会带着文武官员一起送行。”
    “嗯嗯,那苏宸哥哥此行要多注意安全了。”
    “一定!”苏宸笑了笑,喝下燕窝羹,然后把青白瓷碗放下。
    杨灵儿接过空碗,放在木盒内,眸光深深看了苏宸一眼,转身离开了书房。
    看着小妮子的身影,不知为何,苏宸总觉得,灵儿变得有点古怪起来了,至于哪里古怪,暂时还说不清楚。
    苏宸摇了摇头,不去多想了,打算今晚睡在柳墨浓的房间,即将离别,当有花堪折直须折了。
    。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