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溪小说 > 历史军事 > 胜诉才是正义 > 第250章 乔治
    “啊…………”在电话被挂掉的一瞬间,瓦妮莎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爱德华骤然感到了压力,无所不在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收拢过来,让他感到瓦妮莎这个女人的潜力实在是深不可测,如同浩瀚夜空中的的黑洞,不停的在吸收一切可以吸收的,不放过任何可以放过的……

    你明明看不到,却能够感知其威力……

    此时他才察觉出自己的渺小,于是提起精神“各员一层奋励努力”,拿出在图书馆挑灯夜战的劲头来面对对方“今日天晴波高”……

    两只手也开始向之前那张alu的名片那样弹了几弹……

    “嗷呜,嗷呜……”

    “嗷呜,嗷呜”

    今天恰好是月圆之夜,两人外形虽然没有发生变异,但嗓音和语言显然兽化……

    ……

    过了好久,才一起懒洋洋的倒在床上。

    瓦妮莎挣扎着支起上身来,弹着弹着的给自己点了根烟,美美的深吸一口,然后靠在床头,长长的舒出一口气……

    这让爱德华有点不爽,看着对方抽事后烟,而自己只能喝水,气势上差太多。

    之前谈判以及搏杀好不容易拉回来的气势,就这么被一支香烟给破坏了。

    “看起来,你很不错”瓦妮莎有点不客气的把烟喷到他脸上。

    “我讨厌抽烟……”爱德华顺手拨弄着,手感还挺好,弹……

    “好吧……”瓦妮莎在烟灰缸里把香烟掐灭“刚才非常解压,你看上去挺瘦的,但倒是出乎意料的强……”

    某人虚荣心立刻膨胀起来,毕竟男人听到这话都是要膨胀的,而且不止是虚荣心……

    “而且,哎……你好像很爱干净?”瓦妮莎又说道

    “???”爱德华一愣,这叫什么话?每天洗澡不是正常纽约人的标准么。

    “我以为你身上会有很大的味道……毕竟你的外公是拉比,我以为你会是那种极端正统派呢……”

    “fxxk,这是谁说的?简直是在造谣!”爱德华脸都绿了,不爱洗澡这个指控在西方是非常严重的,毕竟白皮体味重,两天不洗的话,那味道就能熏死人,立刻进入社死状态……

    “罗克韦尔……”瓦妮莎的回答也出乎意料,“他说,越是正统的犹太人越是不洗澡……但说实话,我日常接触的犹太后裔不多,所以对你也有点好奇……”

    “这个混蛋……”爱德华破口大骂“老子早晚去irs举报这个混蛋,让irs把他所有的家具都充公!……fxxk……”

    随即他脸色诡异的朝瓦妮莎一笑“但是,你现在还觉得我会是那种臭货色嘛?”

    严格来说,罗克韦尔说的这些倒也不算是的造谣,而是典型的西方式宣传方式-“我告诉你的都是真实信息,但不是全部”。

    犹太教是统称,里面稀奇古怪的小支派很多,有些严格来说处于“反人类”的边缘,但犹太人经历过大屠杀后明白,不管三七二十一,只要是犹太人就算自己人,先把人数堆起来,其它别的再说。

    如此,不管是以色列还是米国对这些教派也就捏着鼻子认了。

    这些教派吧,你说他们是x教,这不客观,毕竟教义比较和平,一不圣战,二不骗钱,三不骗色,四不禁止吃麻辣烫

    但是说邪门倒是恰如其分。

    反而是俄国犹太人没有这个问题,毕竟他们碰到困惑的时候更习惯于去找书记反映,而不是向拉比敞开心扉,某些邪门行为在聂乐或许不是问题,但在莫斯科是要直接被送进疯人院的……

    罗克韦尔说的臭烘烘的犹太人其实是指犹太教中的一个小教派:古尔哈西德派。

    这个派别在米国也是“臭”名昭著。

    不用别人黑,自己就是臭的,真正意义上的臭。

    古尔哈西德派的教义之一是:不让信徒洗澡。

    实际上这条禁令倒不是针对洗澡的,而是教派要求禁欲,但这玩意怎么是能说禁就禁的呢?何况对人来说,尤其是是男性,是不是的撸一管不是最好的解除无聊的方式么?

    于是派生出一系列奇葩律法包括但不限于:

    夫妻之间只能在妻子姨妈结束后的第二天x,这样理论上每月最多只能x两次。

    x时只准露出那个器官,全身其他部位必须有衣物遮盖。

    男人必须位于上方-这不代表男权压制,恰恰是因为男性体力好,力量足够,在上的话就可以采用且必须采用最少身体接触的姿势-这种姿势水平应该也是挺高的。

    那个过程中,只有x器官做功,其他动作一律停止,严禁诸如kiss、触碰、等等。对此爱德华蹭琢磨,不知道两个人的头发相互摩擦是不是在禁止之列。

    x时必须全程保持静默!

    必须速战速决,严禁停顿、放缓等拖延时间的行为-吃小药丸那更是直接被视为亵神。

    男子x时要全程默诵经文,严禁头脑中出现淫秽念头。

    等等……

    从这些规定中可以看出,当初制定这些流程仪轨的拉比,应该是各中高手,因为如果不是经验丰富的话,是万难想的如此周到的。

    所以,古尔哈西德派即使是在严守律法的极端正统派中也是极其怪异的,或者说受到严重的排挤和孤立。

    其男性在婚姻市场上一直受到歧视,没有女孩子愿意嫁给他们,一想到x时候对方不是叫着自己的名字而是在不停的念经,哪怕是再开放再猎奇的米国大妞也无法接受,fxxk的,这样很容易让人精神分裂的……

    在这种情况下,教派确实不敢让信徒尤其是男信徒自己在家里洗澡,否则大概率是要大肆施法的。

    解决方案是每周只能去公共浸礼池泡一次。拉比说的也很明白:洗澡的时候一个人脱得精光,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的,还触碰不该碰的部位,是跟自撸一样的道德堕落行为。

    前些年就出过个案子,是信奉古尔哈西德派的一甲子起诉航空公司,原因是他们被赶下飞机!

    这是严重的歧视行为。

    但全没有多少人愿意表示声援,反而都是站到了航空公司那边去。

    就是alu也不大愿意提供法律援助,其阻力主要来自那些律师“谁fxxk的愿意代理官司,就谁去,自己都不愿意去的就fxxk的闭嘴!”

    他们被赶下飞机的原因是……呃……这一家子身上的气味引起了机舱乘客和机组人员的不适,而且机组人员特别说他们身上有异味就是因为他们一周只洗一次澡。

    撒一个谎往往需要用很多谎言来掩护。

    侵犯人的权利也是一样,往往需要侵犯一系列的权利,才能使最初那个侵犯显得天然合理。

    实际上这个教派影响力很小,人数也极少。

    毕竟这么变态的教派可吸引不了外人。

    但被罗克韦尔这个极端反犹反黑的家伙知道后,就成了他挂在嘴边的段子。

    为此,不少犹太社团都跳起来起诉这货造谣,然而很遗憾,在米国的法律体系下,这基本是不可能胜诉的。

    毕竟造谣和言论自由只相差一层纸。

    所以,哪怕爱德华精通法律,也只能琢磨让irs来给自己报仇,而不是指望正义女神开眼。

    反过来说,罗克韦尔现在混得那么惨淡,多半也是因为那些被地图炮的人隔三初五去irs举报所致……

    总之,大家在法律的名义下,相互伤害吧……

    “所以,现在你觉得我怎么样?”他手不停,问道“清香可口?”

    “不臭,但你的脾气真是让我讨厌……”

    “是嘛?”爱德华狞笑一声“我不但不臭,而且还很香,现在我要你更加讨厌我!”

    说着把瓦妮莎的头按了下去……

    对方毫不示弱,充分发挥唇齿优势,杀的爱德华节节后退,一溃千里,而对方还不放手,竟然还津茎有味的继续的抽真空。

    这场事关布朗斯克与布鲁克林荣誉的战斗,最终还是以爱德华的失败而告终。

    他有心趁着瓦妮莎去上厕所的时候再嗑上几粒,好杀杀她的威风。

    然而发现,小青花瓶子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空了……

    俗话说三十如狼四十似虎,三十五岁如狼似虎……

    瓦妮莎今年芳龄正好35……

    某人这方面的能力其实不差,这玩意也讲究个用进退废,这一年多来,他几乎天天没得空闲,表面上看好像是受尽了折磨,仿佛一只被榨干了的橙子。

    但实际上,不管是他的自我感觉,还是梅根们的反馈,都实实在在的表明,“简直可以去拍那种电影了!”

    可是最近实在太累,压力太大,整个人处于比较虚弱的状态,碰到伊莲娜茜、莱瑞这种的倒是还能友好切磋一番,而梅根来的话,双方事先就得约法三章,免得这大妞发起性来,让爱德华起不了床。

    但就是这样,他还是吃了药想去找贝丝·哈蒙,可见j虫上脑起来,那真是不管不顾了。

    瓦妮莎从厕所出来,看样子是意犹未尽,又弯下腰反复拨弄捶打抚触通过各种物理方式检验了一番,结果让她撇撇嘴:“看来,你最近确实是太累了……之前你的粗暴和火热还让我以为今晚会毕生难忘呢……”

    “这几天,身体不好,身体不好……状态,状态也不好”虽然之前谈判时气势十足,但现在也知道自己理亏,不管怎么样,至少要落个态度好……

    “那好,我先回去了。这是我的名片。明天我们让彼此的专业人士接洽一下,在不要造成市场波动的情况下完成这一切……”

    “k。我让人送你吧……”爱德华献殷勤“毕竟已经午夜了……”

    “不,谢谢,我有自己的司机……”

    瓦妮莎收拾完身上的衣服,开门下楼“再见亲爱的小宝贝,下次有机会我们可以继续的彼此了解……”

    “好的,给我一点时间……等我恢复了……”

    “嗯,这话我听了无数次了,真是没意思啊……”瓦妮莎一点面子都不给,就此扬长而去。

    爱德华叹了口气,没办法,这确实让人抬不起头啊。

    他慢吞吞的走上楼梯,不料书房的门被打开。

    一个年约三十五六的人从里面走出来……

    爱德华脑门上汗下来了。

    书房就在自己卧室隔壁,隔音效果是不错的,但方才瓦妮莎声音高亢洪亮,大有直追玛利亚·卡拉斯的风范。

    甭问,隔壁肯定都听到了。

    大家都是男人,也可以理解,但说起来终归是有些尴尬的。

    这个叫乔治·索罗斯的中年人眼下跟着卡尔·赖特混,他是自己找上门来的。

    那时,梅尔菲斯特还没跳楼,而且拿到了沙克·海恩的授信额度后开始反击。

    卡尔·赖特一个人应付不来,正手忙脚乱之际,索罗斯敲响了门。

    说起来,他也算是华尔街人,去年刚成立了双鹰基金,这是一家很小规模的对冲基金,资本仅仅400万美元,在华尔街只能算虾米。

    但索罗斯的一番话倒是让爱德华非常赞同,其实对方的观点和他差不多“反大鳄”,但索罗斯显然在这个问题上下过很大功夫,说起来一套一套的,能把简单的问题演绎成完整的哲学体系,这让爱德华大为惊叹。

    不要小看这手功夫,虽然在操盘中作用不大,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那可是太好用了,用一堆完全正确却有不着四六的话,把受众弄晕了,乖乖跟着自己脚步前进,这是人才啊。

    爱德华如获至宝,让人把索罗斯的观点言辞记录下来,然后传真给汉森和摩根,有了理论加持之后,这对组合的忽悠能力就更上一个台阶了。

    而且索罗斯又展现出操盘手的潜质,这让卡尔·赖特非常满意-他的压力能减轻许多。

    就这样,索罗斯自带干粮,呃,不对,自带资本开始进驻,双方形成了实质上的盟友关系。

    既然这么晚才走,那说明他显然也没闲着,下班后还埋首在浩瀚的数据中进行复盘,而自己……

    爱德华感到挺羞愧的……

    当然也是在拼命,而且效果斐然,不管是瓦妮莎的尖叫还是自己几乎直不起来的腰都说明了这一切。

    但为什么还是会有愧疚感呢?

    “嘿,乔治”他主动打招呼“那么晚了,干脆睡在这里吧,我有空房间。另外可以的话请说英文……”